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20章 你到底是谁!

    白雅勾起嘴角,“如果你爱的那个女人回来了呢?”

    苏桀然顿了顿,狐疑的看着白雅,松开了手,眼神中流淌过黯淡,“白雅,应该不会回来了,我想顾凌擎应该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才会让你做他的助理。”

    白雅敏睿的捕捉到了他眼中的异样,“苏桀然,要不要谈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苏桀然燃起希望。

    “你之前说,我很快就会后悔是什么意思?”白雅追问道。

    苏桀然幽幽的睨着她,“顾凌擎在劫难逃,你跟着他,当然很快就会后悔。”

    “顾凌擎在劫难逃,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吴念,不要告诉我你真的在担心顾凌擎,你不会对他有意思了吧。”苏桀然眯起眼睛狐疑。

    “如果你说的在劫难逃指的是夏荷的事情,我觉得你是想多了,顾凌擎不会去救夏荷。”白雅直接挑明了。

    苏桀然微微一惊,“你怎么知道夏荷的事情?”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中的更多,比如,那个任务压根是假任务。”白雅说道,审视着苏桀然。

    苏桀然更震惊了,“你怎么会知道?你是谁?”

    “我觉得,应该是我问你,而不是你问我,你又是谁,你到底替谁办事?”吴念狐疑的问道。

    苏桀然搂住白雅的腰,“要想知道我替谁办事,来我身边,我都告诉你。”

    “松开。”白雅命令道。

    “所以,你留在顾凌擎的身边,应该是受到谁的命令了?是沈亦衍的命令?”苏桀然反问道。

    白雅死死的盯着苏桀然。

    他非常的聪明,虽然有一瞬间的惊愕,但是很快恢复了镇定,不会轻易被她套出话来,跟他在纠缠,恐慌,她就会暴露的越多了。

    “知道越多,死的越早。”白雅用力的踩苏桀然的脚。

    苏桀然吃疼,松开手。

    白雅正眼不看他,朝着包厢走过去。

    “我劝你,不要走周海兰的后尘,她现在的结果你看到了,等于弃子。”苏桀然在她背后说道。

    白雅停下脚步,她真后悔没有开录音,不然说不定这句话有用。

    她睨向苏桀然,“你还是担心下你自己吧。”

    苏桀然勾起邪魅的笑容,“看来你知道的并不多啊,级别很低。”

    白雅别过脸,朝着包厢走去。

    一路上,一直回忆着和苏桀然的对话,他虽然谨慎,但她还是听出了一些。

    推开包厢的门。

    顾凌擎眉头正紧锁着,看到她后,才松了开来,沉声道:“拿个东西需要那么长时间?”

    “我在您车里没有看到打火机,所以找了一会。”白雅说道,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顾总别生气,我这有打火机。”吴主任趁机拍马屁的掏出打火机,点燃了。

    顾凌擎就着他点的火,吸起了一支烟,看向白雅。

    白雅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神。

    他示意了一下桌子上的菜。

    她闷着头吃菜。

    “这位小吴对吧,我敬你。”一个陌生男人对着白雅说道。

    白雅举起了酒杯。

    “她需要帮我开车的,不能喝酒。”顾凌擎沉声道。

    “哦哦哦,对,对,我们遵纪守法,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吴主任赶紧说道,看向顾凌擎,笑嘻嘻的又说道:“顾总,您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看上那个地段,我一定安排。”

    “那就麻烦了。”顾凌擎沉声道,目光又看向白雅。

    白雅又对上了他的目光,放下酒杯,低头,继续吃菜。

    顾凌擎微微往上扬起嘴角,心中都是暖意。

    半小时后,她吃的再也吃不下了。

    顾凌擎对吴主任说道:“家里还有孩子,我先回去,之后小张会好好安排,玩的开心一点。”

    “那谢谢顾总啊。”吴主任讨好的笑道。

    “不用。”他起身。

    白雅也跟着起身。

    他出门,白雅拎起包跟着出门。

    “以后机灵一点,你是陪我出来吃饭,不是陪我出来喝酒,每次都说要开车打发掉,知道吗?”顾凌擎嘱咐道。

    “哦,我一时间忘记了。”白雅解释。

    顾凌擎按了往下的电梯,“之前你怎么那么久才会包厢,再晚回一分钟,我就要去找你了。”

    “我在洗手间里碰到了苏桀然。”白雅没有隐瞒。

    顾凌擎的眼神冷了冷,“以后看到他躲远点。”

    “我和他聊了会。”

    顾凌擎转身,正面看向白雅,充满了防备,“聊,有什么好聊的,你在他身上吃的亏还少是吧?”

    白雅看电梯到了,“一会上了车,我再跟你好好说。”

    顾凌擎冷着脸没有说话,进了电梯,一上车,他看向白雅,“可以说了。”

    白雅带好了安全带,看向顾凌擎,凝声道:“我试探出他几点,一,我说那次任务是假的时候,他说的是你怎么知道,你是谁?这句话表示,苏桀然知道那次任务是假的,我记得苏桀然是总统的人,也就是说,总统知道那件任务是假的。

    二,他以为我是受了沈亦衍的命令留在你身边,他说,让我不要步周海兰的后尘,这句话的意思是周海兰是受谁指派留在你身边的。”

    “沈亦衍那个人非常的狡猾,或许,有些话是他故意说出来迷惑你的。”顾凌擎谨慎道。

    “我觉得不像,还有,假设,总统知道那次的任务是假的,会不会是前总统让人抓的夏荷?”白雅猜测道。

    “不可能,如果那次行动是沈亦衍父亲安排的,他知道夏荷的行踪后会杀人灭口,不会让我的人去抓,所以,通知冷销去抓人的幕后肯定不会是策划假任务的人。再说,苏桀然到底是哪派的人还不知道。”顾凌擎深沉道。

    “如果周海兰是被谁指派在你身边的,她应该知道那个是假任务,通过她找到她的幕后,说不定就知道是谁策划的假任务,策划假任务的目的又是什么?任务是假,死亡却是真的,死亡的目的又是怎么?是针对你的,还是针对其他人的?”白雅脑子里闪出很多个疑问。

    但同时,她也觉得,他们好像在接近答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