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24章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他看向她,微微扬起笑容,“改头换面,脱胎换骨,却依旧改变不了你的命运,姑娘请坐。”

    白雅微微一顿。

    她其实知道,每一个有名的神棍都是微表情专家,他们能通过人的表情判断,也可以,通过对方的言语听出有用的信息。

    但是,能准确的说出她改头换面,脱胎换骨的事情,她还是很诧异,在古法大师的面前坐了下来。

    古法大师给她递了一只毛笔,“写下一个字,然后告诉我,你想测什么?”

    白雅接过古法大师的笔,在宣纸上写下一个命字,放下笔,沉声道:“我想知道,如何改变厄运,从此让自己和爱人平安。“

    古法大师看向白雅写的字,“人定胜天,姑娘其实有自己的想法了,你是学心理的,应该能够驾驭别人的心里,能驾驭别人心理的人,又有什么做不到呢?”

    白雅诧异的看着古法大师,她现在已经改头换面了,跟以前的白雅的样子不同。

    以前的白雅在各大新闻杂志上出现过,他能知道她学心理的正常,但是,她以吴念的身份出现,他尽然能那么笃定的,不需要试探的就说出,的确,震惊到了她。

    “你的意思是,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就能让我爱的人和我平安?”白雅继续问道。

    古法大师微微一笑,“你上辈子杀人太多,才成就了你,你是踏着很多人的尸体站在了阳光下,所以这辈子,会经历很多挫折,不过不要紧,你本来就是人上人,沾上血腥也在所难免,重要的是,不要留下痕迹,如果做的不干净,你将会这个世界上消失。”

    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什么叫做沾上血腥也在所难免,什么叫做不干净,我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在暗示什么,说清楚,讲明白。”

    “很多的事情需要施主自己去体会。平道知道的,仅是如此。”古法大师不动声色。

    白雅站起来,凌厉的锁着他,“我知道你们这些算命的,喜欢讲些模棱两可的话,让别人自己去套,事实上,不过利用的是语言的技巧而已,不算也罢。”

    古法大师笑了,“施主不信何必来我这里?”

    “但我想要知道的,你都没有告诉我。”

    “我只是会揣测命数,但不是神仙能预知过去未来,也没有改变一切的能力,你想知道的,我已经根据命数告诉了你方向,具体,就看你如何走。”

    “如何走?你说的也是左右逢源,我要做到不留痕迹,才能安然无恙,但是,如何做到不留痕迹?古法大师,不过也是一个神棍。”白雅疾言厉色,转过身。

    “施主留步。”古法大师站了起来。

    白雅斜睨向他。

    他扬起笑容,“你是心理学的专家,果然名不虚传,平道佩服。”

    白雅拧眉,狐疑道:“你认识我?”

    “我只是根据命数推测而已,和施主并不认识。”古法大师温文尔雅道。

    白雅拎开椅子,又坐了下来,“我现在倒是很想听听你说的命数是怎么回事?”

    古法大师也坐下,指着纸上的一个命字。

    “万法归一,施主是靠口营生,你进来的时候,看我的眼神中好像是洞悉,因为你觉得我是靠微表情判断的,而微表情是你的强项,口旁边的字是jie,指的是有身份的人的凭证,也就是说你在这个业内获得过很大的荣誉。

    但是,口也代表人,你脚踏在有身份的人上面,这些有身份的人又被你埋在黄土之中,如果留下痕迹,那命字上会有一点,这个字是没有的。”古法大师解释道。

    “你是通过我写的字判断出来的?”白雅狐疑。

    古法大师但笑不语。

    “如果我现在重写一个字呢?”白雅拿起笔。

    “人生不会重来,你之后写再多字都没有用。”古法大师云淡风轻道。

    白雅顿了顿,放下了笔,缓缓的站了起来,看了古法大师一眼,转过身。

    “施主记得从后门走。”古法大师提醒道。

    “为什么?”白雅不解。

    “你丈夫不信这些,如果你从正门走,他又怎么会肯进来呢?”古法大师笃定的说道。

    真是活久见,这个人算的也太准了,让白雅怀疑他这边有监控,不然,怎么会猜的那么准呢?

    她闷着头出去,脑子里不断的回忆着古法大师说的话:你本来就是人上人,沾上血腥也在所难免,重要的是,不要留下痕迹,如果做的不干净,你将会这个世界上消失。

    沾上血腥?从世界上消失……

    她坐在后门银杏树下的木椅上,看向香炉发呆,香烟袅袅,缓缓的升入天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凌擎从里面出来。

    她看顾凌擎脸色并不好,紧张的站起来,走到顾凌擎的面前,握住顾凌擎的手臂。

    顾凌擎怜惜的看着她,并不说话。

    “他对你说了什么?”白雅担心的问道。

    “江湖术士,说的话,我都不信。”顾凌擎沉声道。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古法大师对他说的话都是他不想听的话,所以,他才会郁郁寡欢。

    白雅看破不说破,问道:“你写了什么字啊?”

    “白,白雅的白。”顾凌擎淡淡的说道,牵住白雅的手,“我们去上香吧。”

    “好。”她也没有追问下去,和顾凌擎买了香,付了香火钱。

    她虔诚的祈祷,上香,看向顾凌擎。

    他低着头,闭着眼睛,像是默念着什么,有些忧伤的感觉笼罩着,比她都还虔诚。

    她记得他是不相信这些的。

    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感觉。

    那证明,古法大师跟他说的,很不好,很不好。

    所以,他其实是怕了。

    那样坚韧的男人,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她的心很柔软,握住了顾凌擎冰冷的手,扬起了笑容。

    她会用尽一切保护他,即便她的手上沾满鲜血,也在所不惜。

    她在做天使的时候,救死扶伤,接生出生婴儿,老天也从来都没有厚待过她。

    那么,她就成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