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30章 她已成魔,渡他成佛

    她起床,刷牙洗漱好,出去吃了顾凌擎准备好的爱心早点,在包包里放了一只录音笔后,拨打电话给周海兰。

    周海兰那边电话五声才被接听,有些感冒,咳嗽着问道:“喂,哪位?”

    “我是吴念,中午有空吗?我想约你出来喝茶。”白雅简单的说道。

    “吴小姐?”周海兰很诧异,“我不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和吴小姐谈啊,你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我。咳咳。”周海兰又咳了两声。

    “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想跟周小姐好好谈谈,地点你说,我现在过去。”白雅吊胃口的说道。

    周海兰那边沉默了三秒,“我最近感冒了,不方便出来见客。”

    “没关系,我去你家里也可以的,你给我十分钟的时间就可以了,是关于顾先生的事情,我想你很愿意听。”白雅强势道。

    “那行吧,你来博爱路这边的咖啡厅吧,我大约一个小时后过去。”周海兰说道。

    “不见不散。”白雅挂上了电话。

    她出门,开车去了菜市场,不紧不慢的买了现杀的鸡,茶树菇,芦蒿,扁豆,又走进药店。

    “美女,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店员热情的介绍道。

    “我随便看看。”白雅走了进去,扫过柜子上的药品,拿了四张测孕纸,递给收银员。

    “一共十二元。”

    白雅把一个白色的瓶子放进了包里,从包里拿出钱夹,把钱付给了收银员,出门,开车,不是去博爱路的咖啡厅,而是回去,视线看向后视镜。

    这个时候,暗影的人应该在跟着吧。

    她加快了车速转弯,再次看向后车镜,果然,有一辆银色的保罗也跟着加速,转弯,跟在了她的后面,驾驶员还带着黑色的鸭舌帽,看不清楚脸。

    她放慢了速度,那辆银灰色的保罗也放慢了速度。

    她扯了扯嘴角,看了车上的时间一眼。

    不一会,手机响起来,是周海兰的。

    白雅一点都不意外的接听。

    “吴小姐,你人呢,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周海兰不悦的说道。

    “在路上,出了一点事,等我一下。”白雅沉声道,调转了方向,朝着博爱路的咖啡厅开去。

    她快到咖啡厅的时候,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顾凌擎的来电显示,接听。

    “饭吃了吗?”顾凌擎问道。

    “还没,接到周海兰的电话,她约我在咖啡厅见,我现在过去,看到暗影的人了,是那辆银灰色的保罗吧?”白雅笑着问道。

    顾凌擎没有回答她,诧异道:“她约你去咖啡厅?”

    “可能是因为我之前打了一个电话给她吧。”

    “你打电话给她干什么?”顾凌擎紧张。

    “我想了下,既然周海兰是一个突破口,我可以和她做朋友开始,说不定会有不错的收获。”

    “别闹了,她不会和你做朋友的,她对你很防备,你接近不了她的,之前不是说过了,我来处理吗?”顾凌擎无奈道。

    “试试,说不一定呢,放心,你的人在我周围,我不会有事的,先挂了。”白雅挂上了电话,锋锐的看着咖啡厅,停下了车。

    她从车里出来,进了咖啡厅,打电话给周海兰,“我已经到了,你在哪里?”

    “我在包厢里,203,你让服务员带下。”周海兰忍着脾气说道。

    白雅看向服务员,“麻烦,带下,203包厢。”

    “好,这边走。”服务员热心的带路,到了203包厢门口。

    白雅推开门进去。

    周海兰看到白雅,拧起眉头,惊讶道:“你比之前瘦了很多。”

    “有特意的减肥,之前太胖了。”白雅回道,扫了一眼桌上,周海兰喝的是菊花茶。

    “没想到你减肥后这么漂亮,你找我说凌擎的事情,到底什么事啊?”周海兰直入主题。

    白雅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顾凌擎有两个儿子,听说,一个你带着,另外一个,已经去了国外?”

    “我也觉得好奇,之前不是说让你来做家教了吗?我看凌擎还挺中意你的,怎么突然又不做了呢?”周海兰好奇的问道。

    白雅端起菊花茶壶,给周海兰倒上水,“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去了X国,所以这件事情就暂时搁置下来了。”

    “X国啊,挺好的,不过,你要跟我说的,关于顾凌擎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周海兰催促道。

    “确切的说,这件事情,是关于你的。”白雅端起茶杯,递给周海兰。

    “关于我?”周海兰狐疑的审视着白雅,没有接白雅递过来的水杯,防备道:“你到底在卖什么关子?还希望吴小姐爽快一点。我没那么多时间怕陪你浪费。”

    白雅放下茶杯,微笑道:“现在的周小姐应该已经是弃子了吧。”

    “什么?”周海兰震惊的站了起来,提高了分贝,“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弃子,莫名其妙。”

    她生气的朝着门外走去。

    “你为那个人做了那么多事,到头来呢,一身病痛,孑然一身,将来还会孤独终老,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白雅慢条斯理的说道,把白色的药下到了她的杯子中。

    周海兰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吴小姐是不是认错人了,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我听不懂。”

    “你最后的那场任务本来就是一场骗局,你早就知道的,为什么还要心甘情愿的毁掉自己的容颜,女以悦己者容,你应该很爱漂亮。”白雅斜睨向周海兰。

    周海兰撑大了眼睛打量着白雅。

    白雅扬起笑容,下颔瞟向对面的位置,“想不想听下我给你的条件。”

    周海兰犹豫了下,在白雅的对面坐了下来,“你到底要说什么?”

    “跟我合作,我让你和你的孩子远走高飞,不再受任何人限制。”白雅提议道。

    “你要我跟你合作什么?”

    “把他让你做的事情说出来。”白雅审视着周海兰。

    “我本来就很自由,你的这个条件对我来说不吸引。”

    白雅站起来,眼中掠过一道狠厉,附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周海兰,阴鸷道:“那个孩子很爱你吧,如果我用顾若新换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