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31章 如同你不死,死的人更多

    周海兰脸色泛白,“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周海兰,想想,你现在还拥有什么?男人?名誉?地位?还是你觉得还能靠近顾凌擎?我告诉你,不可能了,顾凌擎已经娶了我。我不会让你有机会靠近,即便我死了。”白雅冷冷得说道,笔直得站立,居高临下得俯视着她。

    周海兰震惊得看着她,“不可能,顾凌擎爱得只有白雅,他不可能娶别人得。”

    “不觉得我和白雅有一样得声音吗?”

    “你比她心狠多了,她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顾凌擎怎么会娶你这种心狠得女人。”周海兰不淡定的说道。

    “我和你得心狠相比已经是小巫见大巫,当年那次任务,顾凌擎带了那么多人去,全被你害死了,那些曾经还都是你得兄弟。当然,你对自己都那么狠,可以把花容月貌都毁掉,何况是对别人,也不知道你这种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周海兰冷声道。

    “那是他们该死,吴念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胡说,如果他们不死,死得会是更多得人。”周海兰冲动得说道。

    “什么事情不死就会死更多人,不觉得你说得这些话很搞笑吗?很多非法组织也把自己当成是救世主,杀着更多得人,所以,你注定会孤独终老,生不如死得老去。”白雅冷声道。

    周海兰砸了水杯,拿了碎片,动作很快的把碎片抵在了顾凌擎的脖子上,憎恨道:“信不信我杀了你。”

    白雅丝毫不害怕的看向周海兰,“当然信,反正你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不差我一个,不过,我死,你,顾若新,都不要想活着,顾凌擎的暗影一直在保护着我,你应该知道。”

    “吴念,你到底要什么?”周海兰咬牙切齿的质问道。

    白雅幽深的看着她,“说出那场任务的真相。”

    “他不会放过我的。”周海兰担心。

    “我能让你人间蒸发,从此隐性埋名,带着小新好好的过生活,以你的情商长相,还会找到一个爱你的男人。”白雅劝说道。

    周海兰审视着她,“你如何让我人间蒸发?”

    “沈亦衍有情人的事情,我想你应该听说过,他的情人,我让蒸发的,你觉得我没有这个实力?”白雅反问。

    “我只是不相信你。还有,你究竟是谁?沈亦衍的人?”周海兰打量着她问道。

    “你不用知道我是什么人,要想重生,只有我能帮你。”白雅目光灼灼的看着周海兰。

    周海兰垂下眼眸,手放了下来,碎片掉到了地上,“我要想想,好好想想,暂时不能回答你。”

    “你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考虑,千万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否则,结果,你承担不起。”白雅冷声道,朝着门口走去,上了车子,从包包里面拿出录音笔,关上。

    本来,她在茶杯里下了药,如果周海兰喝下去,她应该就能催眠周海兰,说不定可以套出信息,可惜,周海兰这个人太谨慎了。

    开车回去,她把现杀的鸡炖了,放入了茶树菇,用鸡汤下了面。

    吃了鸡汤面,悠闲的睡了一觉,醒过来后,继续去后门挖了蚯蚓,去湖面钓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看了下,快17点了,她钓了六七条小鲫鱼。

    周海兰还没有回留言过来,说不着急是假的,只是,就算着急,也没有办法,选择权在周海兰手上。

    她说,他们不死会死更多的人,她一直在想是什么意思,太深奥,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远远的,看到顾凌擎的车子过来。

    她收鱼线,晚上就茶树菇鸡汤,这个已经做好了,热热就好,炒一个扁豆,一个芦蒿,很快的,小鲫鱼明天烧。

    车子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

    顾凌擎推门下来。

    白雅看周海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也推门下来,大致有数了。

    “小念,你抓了小新威胁周海兰?”顾凌擎开门见山的问道,很是诧异,不敢置信。

    白雅定定的看着顾凌擎。

    如果顾凌擎知道她抓了小新,一定会让她放了小新,因为他对这种行为不耻。

    周海兰看来,选择了和她为敌啊。

    “没有。”白雅清冷的回答道。

    “你撒谎。”周海兰激动的走到白雅的面前,“你说抓了小新。”

    “我抓小新干嘛,周海兰,你今天约我出去就是为了冤枉我?”白雅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什么我约你出去,是你约我出去,你说你抓了小新,小新真的没抓了,不是你还有谁。”周海兰推了白雅一把。

    白雅往后退了一步,顾凌擎搂住她的腰,把她护在了身后,对着周海兰冷声道:“好好说话,我相信她。”

    “顾凌擎,她就是沈亦衍的人,是沈亦衍找了一个和白雅发音一样的人,特意放在你身边的,你如果信她,你以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周海兰不淡定的说道。

    “那是我的事,小新我会找回来,你先回去。”顾凌擎下逐客令。

    “既然她冤枉我,那么,小新就一定是她自己藏起来的。”白雅冷声道。

    “简直胡言乱语,吴念,你这样要被天打雷劈的。”

    “你都没有被天打雷劈,还轮不到我。”

    “看,凌擎,你听,她承认了。”周海兰握住顾凌擎的手臂。

    白雅看向顾凌擎,“我没有承认,并且不觉得自己说的有错,当然,小新是你的儿子,你去做你应该做的。我回去做饭。”

    她拎起桶朝着房子走去,进了厨房,杀鱼,本来准备明天吃的,她一条一条的杀了。

    身后,顾凌擎的气息逼近,她洗鱼。

    “小雅,小新是你藏起来的吗?”顾凌擎再次问道。

    白雅睨向顾凌擎,“你信她?”

    “她没有冤枉你的必要。”顾凌擎沉声道。

    “我和她在喝茶的时候,跟她说嫁给你了,你还觉得她没有冤枉我的必要吗?不过,你做你应该做的事情,或许找到小新,事情的真相对你来说更明了了。”白雅淡淡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