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33章 生死存亡之间,他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白雅心酸得厉害。

    顾凌擎根本就没有错。

    错得是她。

    也确实是她,把小新绑架走得,怨不得他不信任她。

    她得眼圈红了几分,很快得就克制了情绪,睨向他,“没关系,是我得心情不好。”

    “你说得也对,既然我把周海兰带到了这里,这里恐怕是不安全了,我一时着急,没想那么多,明天我会找地方重新搬去。”

    “不用了,我真想冷静几天。”白雅拒绝道。

    她是真得有事要做,离开这里,行动会方便一些,她知道哪里,顾凌擎会找不到她。

    “冷静后呢?想要分开?经历那么多,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槛过不去吗?在夏荷和周海兰之间,我或许相信周海兰多一点,但是周海兰和你之前,我绝对相信你。

    我不同意分开,你平时在这里我上班又不会打扰你,你也可以冷静得。”顾凌擎沉声道,一想到分开,心里很酸,像是从心口打了一个洞,无数得酸水流出来,进了血液。

    白雅垂下眼眸,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理智和心在斗争着,最终,理智输给了心。

    她点了点头,走到了顾凌擎得旁边,抱住了他,闭上了眼睛,眼泪流了出来。

    他总有一天会明白,他娶得是一个非常懦弱得女人,懦弱到没有他,就会活不下去。

    “再吃点,你都没有吃什么。”顾凌擎柔声道,看向她。

    白雅没收住眼泪,被他发现了。

    顾凌擎心疼得看着她,“我和周海兰不会有什么得,我发誓,如果有一天我发现周海兰在做敌对活动,我会亲手把她送到法庭,小新是我的孩子,我对他也只是一份责任。”

    “嗯。”白雅吸了吸鼻子,在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自己把眼泪擦干。

    顾凌擎把她的碗筷挪到了她的面前,在她旁边坐下,微微扬起笑容,“你还吃我的醋啊?”

    白雅没有说话,夹了一些鱼肚子上的肉放到顾凌擎的碗里,“吃饭。”

    顾凌擎知道白雅脸皮薄,也没有追问,低头,把鱼肚子上的肉又放到了白雅的碗里,“你吃。”

    “一起吃。”白雅分了一些给顾凌擎,低头吃饭。

    吃完后,两个人沿着湖边走,顾凌擎牵着她的手,谁都没有说话,白雅陷入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明天我不回来吃晚饭,要回去一趟。”顾凌擎打破了沉静。

    白雅依稀的记得,昨天冷销好像说起顾凌擎父亲的身体不太好这件事情,“嗯。”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顾凌擎轻柔的问道。

    白雅摇了摇头,“暂时先不吧,目前的情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嗯,我会在晚点十二点之前回来,下午张星宇会带你去新的地方,有事打我电话。”顾凌擎嘱咐道。

    白雅点着头。

    顾凌擎的手机响起来,他看是冷销的,接听了电话。

    “首长,不好了,上头来了命令,说要立马审讯夏荷,我这里还来不及正式上报。”冷销着急的说道。

    “上头,哪个上头?”

    “军事委员会发过来的,夏荷肯定会在庭上说任务是假的这件事情,她先说,我再说,我就成了包庇和共犯,我先说,才能保住她的性命,这可怎么办是好?”

    “你跟夏荷说,让她暂时先不要说。”顾凌擎沉声道。

    “我更担心的是,夏荷还没有上庭就被人处决了,或者是上庭后,她不说,就没有机会再说。”

    “必须保证她的安全,你拖延一小时,我这边找人。”顾凌擎挂了电话,又立马打电话出去。“沈亦衍,我有事跟你商量,很紧急,关于夏荷的事情。”

    “那个我知道,是我,纪检,和其他部门的相关人都收到了匿名信,说冷销包庇,秘而不宣,集体要求立马审讯,才发了通知过去,恐怕,晚点纪检的人会找冷销。”沈亦衍回复道。

    “这件事情另有隐情,当初的任务是假的,夏荷不可能是间谍,那个任务我有参与,所以我正在追查为什么是假的,有谁在幕后策划。”

    “就算是假的,但是死了那么多人,是迄今为止这种秘密行动死人最多的一次,也不能排除夏荷还是凶手的可能,当初活下来的就你,夏荷,还有周海兰,除了她,难道是毁容的周海兰,还是平步青云的你。顾凌擎,做大事者,总归要牺牲。”

    “但这等于埋葬当初的事实真相,我已经找过那位S国的副总统,他承认了,我当初救出来的不是他。”

    “那你觉得谁会是主谋,你的直接领导蔡青云将军已经死了,难道要把全部责任推到蔡青云头上去吗?

    即便推到了蔡青云身上,夏荷也洗脱不了嫌疑,你还会惹火上身。另外,蔡青云老将军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这些都没有合理的解释。

    顾凌擎,有些事情,结果导向比事实真想更重要,牺牲小我,才能成就大我。”沈亦衍劝道。

    “所以,按照你们的意思,任务是不是假的,夏荷是不是凶手都无所谓,她肯定是要成为间谍的了,对吧?”顾凌擎冷声道。

    “这样是为了大局着想,也能让我国和S国的关系不会有影响,夏荷也算为国牺牲,死得其所。”

    “去你的为国牺牲,如果一个国家背后都是肮胀,这个国家离灭亡也不远了,沈亦衍,我和你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可以为了你的责任辜负你最爱的人,我不可以。”顾凌擎生气的爆了粗口,挂上了电话。

    白雅都听到了,沉下了眼眸。

    “小雅,我要出去一趟。”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了解顾凌擎的,他对一个陌生人都讲责任,何况,是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去吧,去做你以为对的事情,我全力支持你。”

    她看着顾凌擎离开,回到了房间,关上了门,打电话给冷销,“我一会要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很吃惊,不过,请你冷静的听我说完,并且保证其他人听不到,因为这是关系到顾凌擎生死存亡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