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36章 放过她!

    “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杀错人。”

    “或许,我们可以重新谈判,告诉我幕后的人是谁,我让苏桀然爱上你,就算不爱你,也会让你拥有他的孩子,让他永远陪在你身边,不然,他会杀了你,而我,会夺走你想要的,在乎的一切。”白雅冷冰冰的说道。

    外面的人已经把锁打坏了,扛着门,这边,暗影的人对抗着,推着沙发,不让他们推开门,尽量给白雅谈判的时间。

    “我不信你,你凭什么做到?”周海兰压根不相信。

    白雅站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凭我是白雅。”

    “不可能,白雅早就死了。”

    “你觉得顾凌擎娶我是为什么,他对我的信任你是看到过的,当然,信,或者不信随便你。”白雅举起手,冷漠的命令道:“让他们进来,不要开枪,他们的目标是周海兰,周海兰死了,自然会走。”

    周海兰打量着白雅。

    白雅转身朝着里面的房间走去。

    “站住。”周海兰喊道。

    白雅停下脚步。

    “你真是白雅?”周海兰继续问道。

    白雅睨向她,“两年前,你委托我照顾你的儿子,故意让你儿子自己打破自己的头,好让顾凌擎误会我,我其实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那么小的孩子做的?那孩子,也够蠢的。”

    这件事情,只有她,白雅,顾凌擎,小新知道,顾凌擎不会说,小新也不会说,她,真的就是白雅,她相信了。

    心里防线被突破。

    “苏桀然是遗孤,很可怜,他的父亲被当作间谍被冤死了。

    我和苏桀然从小就在孤岛上秘密训练,他很有能力,手段也极其残忍,但是对我们这些一起长大的人却很好。

    他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是我们的头,我的直接上司也一直是他。

    我只知道他上面的人是蔡青云,如今蔡青云已经死了,苏桀然把组织接手了下来,最上面的人是谁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那个任务的目的本来就是一场精心安排的杀戮。”周海兰开口道。

    “杀戮,为什么?”白雅问道。

    “小虎在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组织的名单。

    他把名单给了大虎看,大虎跟他的战友说了,两个人一起找了他们的班长,班长找了排长,排长直接找了蔡首长,所以有了这次特意安排的任务。”周海兰回忆道。

    “那顾凌擎是怎么回事?夏荷是怎么回事,还有其他死的人是怎么回事?”白雅追问道。

    “顾凌擎是顾天航的儿子,他出去执行任务,公信力强,没有人会怀疑任务的真实性。

    派出去的人不能都是知道秘密的人,否则会让小虎他们怀疑,所以安排了一些清清白白,乱七八糟的人进去。

    这个任务全军覆没,只有顾凌擎和我活下来的话,我容易被怀疑,所以,让什么都不知道的夏荷毫发无伤的活了下来,她就会成为替罪羔羊。”周海兰解释道。

    “你的脸也是事先安排的吗?”白雅盯着她植皮的脸。

    “那是意外,在任务中,小虎发现了问题,她怀疑我是间谍,所以,放了那把火。”

    白雅明白了,“苏桀然的母亲是前总统的女人,苏桀然应该是在为总统效力吧?那个组织的名字是无形?”

    “无形是沈亦衍的,所以我很确定,苏桀然不是真正为总统办事,但是他的身份比较特殊,我在他身边那么多年都没有猜透,或许,他从来就没有对我敞开心扉,也不信任我,所以,才会根据上头命令来杀我吧。”周海兰黯淡的说道。

    哄的一声,门烧着了。

    “吴小姐快走。”张星宇提醒道。

    白雅看了周海兰一眼。

    她为苏桀然死都可以,让她指证苏桀然,不可能,她能说出知道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事实上,她对他们已经无用。

    可,她同情她。

    记得有一首歌,里面的歌词大致是这样的:只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总是为情所困,终于越陷越深,可是女人,爱是她的灵魂,她可以奉献一生,为她所爱的人。

    “把她带走,势必保护她的安全,我答应她的。”白雅沉声道。

    张星宇扛起了周海兰,他们退到了里面的房间。

    白雅听着外面雨淋一般的枪声,双方火力,谁都不放过谁。

    但是她知道,他们这边很快会弹尽,如果没有支援,肯定会输。

    她走到了窗前,拨打电话出去。

    苏桀然那头接听了,“什么事?”

    “两件事,第一,我曾经绑架了小新威胁周海兰,她什么都没有说,在她心中,你比她儿子还重要,确切的说,你比她自己还重要,第二,她已经说了,那场任务的原因,因为她只知道是你在统治组织,她是不可能供出你的,更不知道你幕后的那个人,放她一条生路。”

    “她生,她死,不是我能决定的,既然她说错了话,就应该为她说的话负责,不是我不放过她,是我上面的人必须要她死。”苏桀然拒绝了。

    “放过她,我告诉你,白雅在哪里?”白雅沉声道。

    苏桀然那里沉默了,“她在哪里?”

    “放过她。”白雅沉静的看着外面的夜,眼中闪耀着异样的波光,“白雅曾经跟我说过你们的事情。

    她说,虽然你们结婚之前并不愉快,但是她还是非常期待新婚之夜,不仅在床头柜上放了苹果,还在床单下面放了一条小男孩的裤子,她觉得这样就会生一男一女了。

    可惜,新婚之夜,你压根就没有去,她很伤心,也很生气,把水杯砸了,碎片,苹果和小男孩的裤子都丢进了垃圾桶里。

    你发现了,你把她的头按在垃圾桶里,鄙夷的说‘你觉得我还会上你这种破鞋吗,生一男一女简直痴人做梦,我就算和援交女生,也不会和你生。’

    因为你太用力,瓷片割破了她的脸,你只是嫌弃的离开。”

    虽然,那些事情已经回去了,一点一滴回忆的时候,还会觉得悲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