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37章 是我来找你,还是你回来

    苏桀然沉默了三秒,那些回忆对他来说,也是真真切切的,她能说出细节,他就相信,她真的知道白雅在哪里。

    以前不觉得自己过分,白雅也不会在他面前抱怨,她总是冷冷的,一个人承担着。

    当时的自己好像陷入在魔障之中,她越是骄傲,越是表现的无所谓,他越是要她痛苦。

    现在听着吴念平静的诉说,他也觉得自己很过分,怪不得,白雅就算死,也不要和他在一起了。

    “我会放过她,希望你不要食言,不然,死的不只是她,还有你。”苏桀然警告道,挂上了电话。

    不一会,外面的枪声停止了,一切归于平静,苏桀然的人从房间里面撤出去,带走了死亡的人。

    白雅看向周海兰,“你安全了,苏桀然既然答应放过你,上面的人他应该可以说服,他这点能力还是有的,小新一会放回来,你也不用担心。”

    周海兰有些落寞,喃喃道:“你说我爱他,为了他可以牺牲自己,他却依旧要杀我,你只是说会告诉她白雅在哪里,他就停止了追杀。”

    白雅看着她脸上的伤感,眼眸暗沉下来。

    三个人的爱情就是这样,对一方好了,另外一个就会难过,患得患失,长期陷入一种情绪中走不出来,就会导致压抑直到抑郁。

    她母亲就是。

    “想开就行,你明白的,苏桀然从来就没有爱过你。

    不过,不爱是他的事情,爱是你的事情,往往难过是因为觉得自己爱了,别人就应该爱,这种心态,本身就是一种病态。

    没有人会为你做什么,不为你做什么也是他的权利,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白雅平静的说道。

    “你就从来没有奢望过顾凌擎的爱吗?或者说你运气好,你喜欢的喜欢你,你不喜欢的,也喜欢你。个人的命。”周海兰失血过多,脸色越来越苍白。

    个人的做法不同吧,当初顾凌擎心里只有周海兰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说,甚至都没有跟顾凌擎说,他们有过恋爱,她只是一个人承担,去了国外,不再联系。

    她或许会奢求,会想要,但是绝对不强求,因为,强求也求不到。

    “张星宇,送她去医院吧,她流血太多了。”白雅说道。

    她的手机响起来,她看是苏桀然的。

    “你会告诉苏桀然你就是白雅吗?”周海兰担心的问道。

    “不会。”

    “别忘记了你答应我的,我不奢求他能爱我,他根本不会爱我,我只想要一个他的孩子,从此有人陪伴。”周海兰黯淡道。

    “那小新呢,有了苏桀然的孩子,你怎么对小新。”白雅狐疑。

    “那是我不想要的孩子,是他们硬要我生的。”

    白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顾凌擎的精子是在他强我的时候留下的,从头开始,都是苏桀然安排的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他一开始并不想娶你,只想你痛苦,也有可能是蔡将军安排的,他其实到后来很忌惮苏桀然,也担心苏桀然会反水,毕竟他母亲和前总统关系很好,有特意让顾凌擎牵制他的意思吧。”周海兰猜测道。

    白雅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心里凉凉的。

    她不怕鬼,不怕恶魔,却怕人,因为人的心思有时候比恶魔还可怕。

    “那我的孩子呢?是谁掳走的?”白雅追问道。

    “连苏桀然都不知道你孩子去哪里了,应该不是他,也不会是蔡将军,他肯定希望你把孩子留在身边,让顾凌擎和苏桀然相互斗争,而且,更不会在顾凌擎颓废的时候把孩子送回来,我猜应该是顾凌擎那边的人。不想给顾凌擎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才会这么做的。”

    “那,顾凌擎一开始安排强的是我,你知道?”白雅打量着周海兰。

    周海兰摇头,他们只是说让我生下顾凌擎的孩子以后好控制顾凌擎,但是我不愿意用发生关系的方式,所以才有了后面的安排。”

    白雅的手机停了后,又再响。

    她接听了手机。

    “我已经放过她了,应该说了吧。”苏桀然开门见山的问道。

    “她跟我说过要去南极,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白雅淡然的说道。

    当一个人说习惯了谎言,再说的时候,已经丝毫感觉不到内疚和自责了,也不会觉得良心被谴责,因为,已经没有良心。

    “吴念,你耍我!”苏桀然火大。

    “如果你够了解她,应该知道她很想去南极。”白雅不慌不乱的说道。

    “你要是骗我,你们的命,我随时可以拿走。”苏桀然挂上了电话。

    周海兰听完了电话,这才跟着张星宇走。

    她出门,雇佣兵和暗影的人都在等她。

    她对着雇佣兵说道:“这次虽然你们只完成了一个任务,但是非常危险,我会转300万到你们的账户,以后有机会再合作。现在把孩子放了。你们趁顾凌擎还被困着,赶紧离开。”

    她又转身看向暗影的人,“你们其中一个跟着他们去把孩子带回,其他人,随意。”

    暗影的人面面相觑,看着白雅离开。

    白雅上了车,从包里拿出录音笔,她把刚才的枪战以及所有对话都录了下来,听了一遍一遍又一遍,不知道是一晚上没有睡觉脑子转不过来,还是有些感冒,脑子昏沉沉的,什么都想不到,好像空白一样。

    她闭上了眼睛,靠在椅子上,不一会就睡着了过去。

    A市的早晨,六点半就有人开始忙碌,做早饭的,下晚班的,上学早的,上班远的以及出网吧的,鼻间是油条煎饼果子的香味,睁开眼睛,头痛欲裂,嗓子也特别的干疼,口中发苦。

    她推开车门下来,一阵风吹过来,有些凉意,拢了拢衣服,出去吃早饭的时候看到有很多警察过来,紧接着是武装警察。

    她要了一碗豆腐汤,一笼小笼包,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顾凌擎的,深吸了一口气,接听。

    “在哪?”顾凌擎冷冰冰的问道。

    白雅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外面吃早饭。”

    “是我来找你,还是你回来?”顾凌擎声音没有一点温度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