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38章 把刺一根一根的拔掉就好

    “我吃完早饭就回来,大约两个小时这样。”白雅轻声说道。

    顾凌擎直接挂上了电话,一句寒暄都没有。

    她估计暗影的人跟顾凌擎汇报了情况,她绑架了小新,对他撒了谎,他生气也是应该的。

    她低头吃小笼包,却发现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小店很小,她的对面坐过来两个人。

    “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一个瘦瘦的中年男人问旁边头发花白的老人。

    “不知道啊,一开始我还以为谁家放鞭炮,我还骂了,三更半夜放鞭炮不是有病吗?后来发现情况不对,今天你看警察来了,居然连武警都来了。”

    “我听说,那女的是别人的情人,然后被正室发现,现在被人来灭口了。”瘦瘦的中年男人说道。

    “我说呢,我看那女的柔柔弱弱的,也不上班,家里又是家庭医生,又是保姆,小孩还去最好的学校,听说,是顾氏的老板。”旁边一个中年妇女插嘴道。

    “不是吧,顾氏的老板没有娶老婆。”

    “但是我儿子在顾氏上班,是我儿子说的。还说那女的儿子应该也是顾氏老板的,两个人长的很像。”中年妇女说道。

    “也对,一个女人,又不上班,跟谁都无冤无仇的,如果要被杀,一颗子弹就解决了,何必发生枪战,我估计呢,是顾老板的仇人来寻仇吧。”头发花白的老人说道。

    白雅听街道的人传的越来越离谱,没有心情再吃下去。

    谣言嘛,不是按照逻辑发展,而是按照人们想要的方向或者他们感兴趣的方向发展,越传越离谱。

    她站了起来。

    “我跟你们说,不是这样的。”一个矮矮的男子过来,看了一眼四周,鬼头鬼脑的,说道:“我就住在一楼,晚上我出来看了,听到了一个男的打电话。”

    白雅抽了几张纸张又坐下,假装闷着头吃早饭。

    “什么电话啊?”瘦瘦的男人催促道。

    “一开始那个男人说什么,她生,她死,不是我能决定的,既然她说错了话,就应该为她说的话负责,不是我不放过她,是我上面的人必须要她死。这句话的意思好像是那个女的说错了话,所以要被人追杀。”

    白雅顿了顿,这些话确实是苏桀然对她说的。

    “后来呢?”旁边的人催促道。

    “后来说什么她在哪?说我会放过她,希望那个打电话给他的人不要食言,不然,死的不只是她,还有那个打电话的人。”矮个子继续说道。

    “这些话信息量太大,分辨不出来什么啊。”瘦瘦的男人说道。

    “那个男人挂了电话后,立马打电话出去,说停止射击,他会跟盛老交代。所以,要杀那个女人是什么盛老。”矮个子说道。

    白雅脑中闪过盛东成这个名字。

    记得之前和冷销吃饭的时候,冷销说过,可能成为总统的人有:沈亦衍,苏正,林舒同,左群益还有盛东成,蔡青云已经是将军级别了,能让蔡青云办事的人级别肯定在上面,包括苏桀然,他可是连顾凌擎都不放在眼里的,能命令他的,非同小可。

    那些居民门还在茶余饭后着,她起身,立马上了车,拨打电话出去,“冷销。我想我知道幕后的人是谁了。不过,还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

    “是谁?”冷销追问道。

    “盛东成,有人听见苏桀然打电话过去,提到了盛老的名字,我想知道盛东成的资料。”白雅问道。

    “你这么说,倒是有些可能,盛东成的爷爷盛利,以前在国外是做军火生意的,他跟沈亦衍的爷爷还是好朋友,后来沈亦衍的爷爷做了总统,就让他回国发展,他就在A国投了好几个项目,还让自己的儿子从政。

    不过,沈亦衍的爷爷只做了四年总统,就让左群益的父亲做了,盛利也在那年去世,盛东城的父亲不好不坏的发展着仕途。毕竟有家族在发展,但是那个时候顾氏迅速的崛起了。

    后来沈亦衍的父亲上任后,大力提拔盛东成的父亲,盛东成也开始从政,盛家的生意在A国也做的很好,顾氏发展去了国外。

    说来也巧,总统的位置那么多人虎视眈眈,但是每四年的选举都是沈亦衍的父亲上位,就在三年前,盛东成的父亲暴病死亡。盛东成接了父亲的位置现在是内阁财务大臣,他也是两年前总统的热门人选。”冷销解释道。

    “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什么苏桀然之前效命于前总统了,因为沈亦衍父亲在世的时候,盛东成的父亲和沈亦衍的父亲是合作关系,苏桀然为总统做事很正常,但毕竟还是各自为政。盛东成的父亲一死,这层关系就不那么牢靠了。”白雅分析道。

    “太棒了,这样就不用担心暗箭难防了。怪不得首长喜欢你。”冷销真心实意的感谢道。

    “现在只能猜到盛东成就是苏桀然的幕后老大,他们有一个组织在为他们秘密的做事,排除异己,当年的任务就是小虎知道了名单,然后知道名单的人全部都死了,还不能证明他们跟谋杀小延的事情有关。

    谋杀小延的,沈亦衍,苏正,林舒同,左群益也都有可能,不过,盛东成的可能更大一点。”白雅提醒道。

    “我现在去把听到电话的人保护起来。”冷销警觉的说道。

    “没用的,他没有录下来,就没有证据。

    现在只有苏桀然的证词才管用,还需要提供证据。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沈亦衍也不想闹大了,沈亦衍刚做总统两年,势力还没有稳固,一旦盛东成落马,他等于没有了翅膀。

    他和盛东成是亦敌亦友的关系,但是,按照沈亦衍的城府,在他没有稳定位置之前,不会动盛东成。”白雅沉声道。

    “那人没办法动,苏桀然也不会帮我们。现在等于知道了幕后的人也一筹莫展啊。”冷销失望。

    “一根权杖上长满了有毒的刺的时候你会怎么办?”白雅反问道。

    “你的意思是?”

    白雅的眼中迸射出一道尖锐,冰冷,残酷的说道:“一根一根的,全部拔掉,那将会是一根安全的权杖,再交到,顾凌擎的手上。”

    冷销敬礼,虽然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以后我冷销听你调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