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39章 有用吗?有用吗?

    白雅回到别墅,顾凌擎站在门口,看着她从车上下来,脸色很差,紧抿着嘴唇,面光而立,却一点看不到温暖的色泽。

    白雅知道现在的他很生气,扬起讨好的笑容,轻柔道:“你一直在这里等我啊,不睡一会,早饭吃了吗?我现在给你做。”

    “是你绑架的小新。”顾凌擎冷声道。

    白雅知道暗影的人会跟他说,本来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可是他和冷销都被控制住,她不让她的雇佣兵出手,周海兰就会死,也不会知道真相了。

    “我们知道了幕后的人可能是盛东成,他有一个组织,苏桀然是他的手下,当初小虎他们死是因为无意中知道了组织的名单才遭到了灭口。”白雅解释道。

    顾凌擎冷冷的看着她,锋锐无比,紧绷着下巴,提高了分贝,“我问的是,是你绑架小新的吗?你是听不懂!”

    “我知道你知道我绑架小新肯定不愿意的,所以没有告诉你实话,现在周海兰已经保全下来了,我让人把小新接回她身边。”白雅红着眼圈,轻声说道。

    “有用吗?”顾凌擎冷声道。

    “什么?”

    “我让你不要管这件事情你是听不懂是吧,你把周海兰爆出来,他们就不会放过她,小新跟着她必死无疑,你知道了可能是盛东成有意义吗?”顾凌擎问道,胸口剧烈起伏着。

    “至少,可以对他多加防备啊,而且,也知道了那次任务的真相,上面就会往下查,也能保全夏荷。”白雅眼中的雾气深了几分。

    “所以我应该谢谢你是吧,谢谢你绑架我儿子,威胁我儿子的母亲,把他们都处在危险之中。”顾凌擎暴怒道。

    白雅吸了吸鼻子,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苏桀然已经答应放过周海兰了,所以,她的处境应该是安全的,你可以放心,你要是不放心,可以把他们接回来一起住。”

    “苏桀然?”顾凌擎更憎恨,握住了她的脸蛋,恶狠狠的质问道:“你又和他谈了什么条件,你是不把事情闹大就不开心是吧!”

    白雅定定的看着他眼中的恨意和厌恶。

    她,其实无所谓牺牲自己,只要能够保全爱的人就可以了,所以面对生死她都可以临危不惧。

    可是,面对他的指责,她的心很疼。“我只是说把白雅的消息告诉他,但是我故意指了南极的方向,他短时间内不会发现我说的是假话。”

    顾凌擎松开她的脸,“我心疼的,是以前的白雅,在你身上再也看不到她的影子了,你学会了面不改色的撒谎,学会了犯罪,学会了杀戮,学会了没有道德,礼仪,廉耻,而这些,白雅都是不会的。”

    白雅还是没有忍住眼泪。

    想哭,是因为觉得委屈。

    可即便是委屈,她却一句话都反驳不了。

    以前看过一个国外的真实的报导,说的是一只狗狗和一个小宝宝关系很好,主人经常让小宝宝和小狗狗在一起。

    有一天,主人回家,看到屋里全是血迹,狗狗全身是血的从房间跑出来。

    主人以为是狗狗伤害了他的儿子,翻出枪就把狗狗打死了,回到房间,看到安然无事的宝宝旁边被咬死的大蟒蛇,才知道是狗狗为了保护宝宝和大蟒蛇搏斗中流下的血。

    她现在,好像那只狗狗,因为杀戮,已经被他判了死刑。

    “所以呢?”白雅问道.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吧,我要想想,现在的你,只是让我觉得可怕。”顾凌擎冷声道。

    可怕吗?

    白雅垂下了眼眸,眼泪流的太多,视线都不清楚。

    她什么话都没有说,颔首,转过身。

    顾凌擎紧握着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看着她瘦小柔软的背景,眼中流淌过痛苦和怜惜,太阳穴都突突突的跳着,决绝的转过身,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白雅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那扇紧闭的大门,哭出了声,没有支撑,蹲在了地上,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土地上。

    “我不懂,顾总为什么要这么对吴小姐,就算吴小姐有错,她也是为了顾总你,她为了保护周海兰差点就没了命,周海兰还要杀她,虽然她绑架了小少爷,但是小少爷毫发无伤,只是权宜之计而已,她对首长您,真的是尽心尽力。”张星宇为白雅打抱不平道。

    “跟你有关吗?”顾凌擎冷声道,把手边的烟灰缸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张星宇身体颤了一下,挺起了胸膛,“就算被首长骂,我也要说了。

    说实话,我们就算知道事情跟周海兰有关,也不敢去绑架小少爷,只有吴小姐敢。她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您!

    如果没有吴小姐,夏荷早就被定为间谍死了,那些出任务死的兄弟也全部都是被冤死的。

    你对周海兰太偏袒,对吴小姐太不公平了,您只想到周小姐可能会死,但是你没有想到夏荷会死!事实上,吴小姐也差点死,我是轻眼看到吴小姐帮周海兰挡枪的,首长,你不应该这么对待吴小姐。”

    “我不那么对待她能怎么办?她现在一心求死,我说什么都不听!”顾凌擎火道,拧紧了眉头,一颗眼泪也从左眼流了出来。

    张星宇顿了顿,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了,“吴小姐为什么一心求死啊,不应该啊,我觉得她很爱您。”

    顾凌擎别过脸,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对她的回答。

    她说,她如果死了,让他照顾他们的孩子,替她完成梦想,他答应了。

    他说,他如果死了,让她照顾他们的孩子,替他做没有做的事情,她没有答应。

    所以她现在是以命搏命,疯狂而决绝,已经不把自己的命当命了。

    她不知道,她如果死了,他压根也不想活!

    “出去。”顾凌擎命令道,他真需要冷静的时间。

    “那,我们还需要保护吴小姐吗?”张星宇问道。

    “多派些人保护她,不要让她知道,如果她知道,你以后就不用跟着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