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46章 我们一起生,一起死,绝不抛弃

    白雅得脑子里闪过顾先生就是顾凌擎得讯息,从厨房里冲出来,真得就是顾凌擎,站在她得面前,目光沉沉得,看着他。

    他得手上捧着狗狗,她得心情又沉了下去,眼光从惊喜黯淡了下去。

    原来,他不是专门来找她得,应该是来还狗狗得。

    “它想你。”顾凌擎沉声道。

    “嗯。先放在狗锅里吧,刚好,它得狗窝还在,我给它先喂点吃得。”白雅转进厨房去拿狗粮。

    小狗狗汪汪汪得叫了三声,像是在喊她一样。

    白雅拿了狗粮出来,带着顾凌擎到船头上得狗窝处。

    顾凌擎把狗狗放进了狗窝里,白雅把狗粮倒在它的碗里。

    小狗狗摇晃着尾巴,呜呜呜的嗓子里发出声音,白雅又拿着另外一个碗去装水。

    顾凌擎没有立即走,摸着小狗狗的头。

    艾伦扬起嘴角,“顾先生,留下来一块吃饭吧。反正白雅买了很多的菜。”

    顾凌擎没有回答艾伦,看向送水过来的白雅。

    白雅摸不透他的心思,她要面子,怕邀请了他,他直接拒绝,她嘴上不说什么,心里难受的。

    低头,把水盒放在狗窝里,起身,对着顾凌擎说道:“我去厨房做饭啊。”

    顾凌擎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他到底愿不愿意留下来,转身,进去了厨房,做饭,耳朵听着外面,就想知道顾凌擎走没有走。

    如果他不愿意留下来,现在就应该走了,如果还有他的声音响起,说明他愿意留下来的。

    她的心七上八下的,心思不在切菜上面,切到了手,血流出来。

    还没有听到顾凌擎说话,估计他走了,有些伤感。

    爱情,不是你爱我我爱你就行了,而是需要经营,经营好,会爱一辈子,经营不好总会破裂。

    她的性格……

    白雅自审着,叹了一口气。

    “你每次都是这样,以后真不该让你切菜了。”顾凌擎的声音响起。

    白雅惊喜的看向右边,真的是顾凌擎,露出了笑容。

    他看她一眼,握着她的手,到水龙头上清洗了,“有双氧水和伤口贴吗?”

    “有消毒酒精,伤口贴也有的,在床头柜里。”白雅说道,望着他,抿着嘴巴笑。

    顾凌擎松开她的手,“自己去贴。”

    “嗯。”她转过身。

    顾凌擎握住她的手臂。

    白雅睨向他。

    顾凌擎眼眸沉了沉,“拿过来,我帮你贴。”

    白雅带着笑意,点头。

    她去房间拿急救箱,碰到艾伦。

    他朝着她温柔的笑着,“突然有点事情,我要先离开了,Have a good night.你值得快乐。”

    白雅的眼中有些潮湿,明白了,他是故意的。

    她和艾伦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就像是天使一样,每次都送来温暖,帮她解决问题。“谢谢你艾伦。”

    “对我,你永远也不需要说谢谢,好了,快进去吧,晚点再联系。”

    “晚点再联系。”她看着他下了船。

    他转身,对她挥了挥手,明媚一笑,上车,离开。

    艾伦真的是很好的人,从来不给人负担,相处轻松又自在,勇敢,仗义,乐观,宽容,拿得起又放得下。

    老天不该让这样的人生严重的病的。

    白雅看艾伦离开了,才去了房间拿了急救箱,到达厨房,顾凌擎已经把所有的菜都切好了。

    “艾伦说有事,先走了。”白雅对着顾凌擎说道。

    “嗯。这几天我放假,我们一起出海。”顾凌擎说道,打开了急救箱,从里面拿出消毒酒精和棉签,握住了她的手,给她清洗干净,贴上伤口贴。

    白雅迷恋的看着他那张刚毅冷酷的脸,“你冷静完了吗?”

    顾凌擎抬眸看她,“不冷静又能怎么办?想要你离政治远一点,不要涉及在其中,你摇身一变,已经成了外交官,我改变不了你,只能改变我自己。”

    “我不想你有事,更不想看着你有事,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出事了,至少我没有为我的坐以待毙感到内疚和自责。”白雅柔声道。

    顾凌擎伸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抱住了她,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感受心痛的感觉。“昨天我和苏桀然见面了,他让我小心你,说你是沈亦衍的人,很快会成为外交官,还会进入内阁,白雅,你究竟想做什么?”

    白雅看向他,“我想铲除那些伤害我,伤害你,伤害小延的人,你知道吗?是苏正打电话给冷销,让冷销去抓夏荷的。

    不是你不去伤害别人,别人就不会伤害你,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其他人的威胁,我不求太多,只想你好好的活着。”

    顾凌擎目光灼灼的看着白雅。“我知道劝服不了你,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你死,我陪你死。”

    白雅一拳垂在了他的肩膀上,隐忍着泪水,“不是说好了,好好照顾小延的吗?”

    顾凌擎握住她的拳头,“我们一起照顾小延,还有,上次说的话,不是真心的。”

    “什么话?”

    “责怪你的话,说你身上已经看不到白雅影子的话,说你会面不改色的撒谎,犯罪,杀戮,没有道德,礼仪,廉耻,这些话,我只是不想让你再以命搏命。”顾凌擎沉声说道,怜惜的看着她。

    白雅垂下了眼眸,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淌过,“乍一听的时候,是很伤心,可是,睡了一觉醒过来,想通了。”

    “你哪是睡了一觉,你是昏厥过去的,我的人一直在跟着你,给你挂了药水,我一直都在,后来,沈亦衍的人带走了你。”顾凌擎解释道。

    原来,他在她昏厥的时候一直都在。

    白雅搂住了他的腰,靠在他的怀里,“顾凌擎,我们以后不要吵架了,我们一致对外,努力的活下去,我还要给你生好多宝宝。”

    “如果,我们离开这里呢?我放下事业,企业,家族责任,不成为其他人的绊脚石,我们一家人在国外,逍遥自在的生活,我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养活你和小延。”顾凌擎柔声道。

    “真的可以吗?”白雅问顾凌擎道。

    她要的真的不多,只要他平安就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