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57章 她应该为他也做些什么

    顾凌擎点头,按掉了剩下的半根烟,朝着厨房走去。

    白雅把饭盛给他。

    他吃饭,一声不吭,但是,一眼都没有看她。

    她知道他是难过的,也理解他的心情,什么都没有说,安安静静的吃饭。

    还没有吃完饭呢,她就听见飞机轰鸣的马达声。

    顾凌擎的身体明显僵硬了很多。

    白雅握住了他的手,温柔的看着他。

    就算他和他父亲关系多不好,那个,还是他的父亲,伤心在所难免的,就像她,邢霸川对她那么不好,他死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心里涩涩的。

    顾凌擎对着白雅微微一笑,“我没事,走吧。”

    白雅点头,“我收拾一下厨房,行李我已经准备好了,在楼上”

    “我去拿行李。外面冷,多穿两件衣服。”顾凌擎嘱咐道。

    *

    不一会,飞机就到了他们的上空,放下了绳梯。

    顾凌擎让白雅先上去,他在后面保护着她。

    幸亏这两个月来,她跟着他把体能练上去不少,所以爬上去也不算吃力。

    小飞机上很吵,白雅看向顾凌擎。

    他把她抱在怀里。

    她静静的靠着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飞机停在了一个庄园里面,侍卫们早就在等待了。

    顾凌擎跟着他们去了房子里。

    “少爷,老爷夫人都在二楼的房间里等你回来。”家里的佣人说道,颇有埋怨的意思。

    “嗯。”顾凌擎应了一声,朝着二楼走去,步伐沉沉的。

    白雅跟在了他的后面。

    他出现在了门口,宋惜雨看到他,咬紧了牙关,大步走过来,一巴掌甩在了顾凌擎的脸上。

    拍的一声,声音很响。

    白雅心疼的看着顾凌擎。

    他一声都没有吭。

    宋惜雨的情绪很激动,“我两个月前就告诉你,你爸爸不行了,你不回来,现在人快要死了,你现在回来还有什么用,如果不是你把你爸爸气的,你爸爸不至于一病不起。”

    顾凌擎垂着眼眸不说话。

    “你不说话就有用了吗?有用了吗!”宋惜雨推顾凌擎。

    他笔直的站着,什么话都不说。

    宋惜雨继续控诉道:“除了白雅的事情,你爸爸有哪里对不起你。

    他那么对白雅还不是希望你好,后来白雅回来了,你爸爸也没有再做什么,他已经是默许了。

    可是你做了什么,不理我们,不回来,把我们当仇人,即便见面,也对我们不理不睬,我们到底哪里对不起你,军区的工作不做了,现在干脆玩人间消失,你为什么要这样!”

    顾凌擎眼眸沉沉的看向病床上的顾天航。

    白雅顺着顾凌擎的目光看过去。

    病床上的男人跟她脑子里的顾天航一点都不一样了。

    她记得那个时候的顾天航高大,强壮,非常有威严,一举一动,都是没有人敢抗拒的强悍,做事也决绝,从不妇人之仁,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

    可现在的他,非常的瘦,脸上都是皮包骨头,躺在床上插着氧气瓶,奄奄一息,对着顾凌擎招着手。

    顾凌擎朝着顾天航走过去。

    宋惜雨火大的把顾凌擎推开。

    顾天航着急,手敲着床边,发出很大的声音。

    宋惜雨看顾天航要顾凌擎过去,没有再阻止,别过了脸,喘着粗气,又心痛,又烦躁,又有一肚子的怨言。

    顾凌擎走到了顾天航的面前。

    顾天航握住了顾凌擎的手,嘴巴张啊张的,要说什么。

    但是声音很低,压根就听不见。

    顾凌擎把耳朵凑到了顾天航的嘴前。

    宋惜雨看他们父子有话说,毕竟是快要不行的老公,她握紧了拳头,转过身,对着其他人都说道:“都出去吧。”

    白雅走了出去,看宋惜雨关上了门,她守候在门口,答应顾凌擎,不管发生什么,都要一起去面对的。

    宋惜雨注意到了白雅,微微一愣,拧起了眉头,问道:“这段日子,你一直都跟凌擎在一起?”

    白雅颔首,“是。”

    宋惜雨眼中迸射出一道憎恨,“是你让他不要回来的?”

    白雅摇头。

    宋惜雨嗤笑一声,自嘲道:“找了女朋友不跟我们说,我带小延好好的,就因为上次的一个失误,就把小延带走,小延去了哪里都不告诉我,军区不待了,要去国外,他去国外带你?”

    白雅知道她在生气,理解她现在全是负面的情绪,一点点小事都会引起她生气。

    人就是这样,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要去招惹,否则,惹的自己和他人都不快。

    所以,她没有出声。

    宋惜雨看出来了,苦笑着,比哭还难看。 “看吧,我这个儿子,女人看的比父母重要,一个周海兰,一个白雅,一个你,我有他,不如没有他,之前,我至少还有天航,现在……”宋惜想到她的老公快要死了,全是悲伤,声音也哽咽了。

    人,真的很奇怪,刚认识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对方的优点,认识久了,对方的优点在眼里也成了缺点,但是,当人快要死的时候,想到的,又是都是这个人的优点,所以觉得悲伤,觉得不舍。

    她记得宋惜雨以前是非常通情达理的女人,虽然有些事情上面也被情感左右,但是五年前,幸亏她求情,不然她已经死了。

    后来接触中,宋惜雨虽然尖酸刻薄,也算听的进道理的人。

    但是那一巴掌打的,也太用力了。

    她心疼顾凌擎,不想他和父母关系闹的那么僵,她是过来人,她知道,顾凌擎虽然不说,但其实也在难过,他只是,习惯把话都放在心里,一个人承担,所以,两个月前,顾凌擎知道父亲病重,也没有告诉她,怕她负担。

    她应该为顾凌擎做些什么。

    “顾太太,我觉得您对凌擎有些误会。”白雅柔声道。

    “我对他没有误会,两个月了,如果他想回来,早就回来了,他压根就不管父母的死活了。”宋惜雨冲动道。

    “如果他压根不管,现在就不会回来,以他的身手,也不会让你打到,知道父亲病重的时候,他的心情就一直不好,但是,他不能回来。”白雅解释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