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58章 我们不分开

    “不能回来,为什么不能回来?现在不是回来了吗?”宋惜雨不理解。

    “有些事情,他不愿意说,是不想你们担心,小延的事情,不是偶然,是设计,除了小延的事情,顾凌擎也遭到了设计,差点名誉扫地,还有生命危险。

    离开军区,离开a国,是不得已的换来平静而已,他想要的,从来就不是功名利禄,而是一家人都幸福安康。”白雅红着眼睛说道。

    宋惜雨狐疑的锁着白雅,“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谁要设计我儿子?是谁要他的命。”

    “事情比您想象中的还要负责。”

    “那就简单的告诉我。”宋惜雨提高分贝,死死的盯着白雅。

    白雅犹豫着,低着头。

    “说了一半,另外一半不说,是最可恶的事情,你不说,我就去问他,你们今天不说清楚,就直接断绝关系吧。他父亲的葬礼他也不用出现了,他不配出现,以后你们的死活,我也不管,更不会过问,我以后死了,我的坟头,不用他来上香”宋惜雨发狠话道。

    白雅真不想顾凌擎的父母和顾凌擎关系不好,叹了一口气,说道:“您知道夏荷的事情吗?”

    “不是说那个任务是假的吗?夏荷已经无罪释放了,现在在南区军事办驻A市馆工作,国家已经补偿她了,跟她有什么关系?”宋惜雨不解。

    “当夏荷还是间谍的时候,回国的第一天就被人抓了,当时有人设计让顾凌擎去救夏荷,幸亏夏荷知道了那次任务的秘密,才会幸免于难,不然,顾凌擎和夏荷,都会被定上间谍的标记。

    但那次后,顾凌擎就得罪了太多人了,比如,那次任务的主谋,比如,要设计顾凌擎的人,再比如,把他当作绊脚石的人,所以,顾凌擎离开A国,远离纷争,才能安定。”白雅解释的说道。

    宋惜雨沉默着打量着白雅,在消化着白雅说的话。

    她最近都在忙丈夫的病,这些东西,都没有太多的关注,没有关注细节,“幕后的人是谁,是谁要设计凌擎,又是谁把他当作绊脚石。”

    “顾凌擎不想你们知道,一来,不想你们担心,二来,不想你们为他冒险,所以我不能说,对不起。”白雅垂下了眼眸。

    宋惜雨握住白雅的肩膀,“我不能刚失去老公,又没有儿子。”

    “所以,顾凌擎是希望你们跟他一起离开的,我们去法国,那边有一个宁静而安详的地方,虽然过的平淡,但是我们都会很幸福。”白雅劝说道。

    宋惜雨柔下了眼眸,闪锁着,“他真那么想,而不是怪我们逼死白雅?”

    “白雅不是你们逼死的,就像你说的,后来你们都是默认的,何来逼死,顾凌擎知道的,白雅是被苏桀然下了毒,跟你们无关,如果你能原谅我们,跟我们一起走,从今以后,你,顾凌擎,我,小新,小延,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一起吃早饭,一起吃晚饭,一起看电影,一起散步。”白雅扬起了笑容。

    宋惜雨眼泪流了出来,看向房门,想起了顾天航走过的一生,又想了想自己走过的一声,下定了决心,“好,办完了天航的丧事,我和你们走。”

    白雅激动,握住了宋惜雨的手,“妈,我会好好孝顺您的。”

    宋惜雨有些不好意思,擦了擦眼泪,“乖。”

    白雅看向房门,顾凌擎知道他母亲愿意跟他们走的消息,应该会很开心的吧。

    十分钟后,顾凌擎从里面走了出来。沉沉的看向白雅,眼眸深的好像浩瀚的宇宙一样,但是,隐隐中,又带着伤感和谎话。

    宋惜雨也看出了问题,冲进了屋里。

    白雅听到了宋惜雨嚎啕的哭声,心里也涩涩的。

    她走到顾凌擎的面前,握住了他的手,“幸好见到了最后一面,对吧,我知道你伤心,伤心就哭出来,没有人会笑你。”

    顾凌擎定定的看着白雅,呼吸很沉重,摸着白雅的头,欲言又止的模样。

    她抱住了顾凌擎,用行动告诉他,她在,她在陪着他,一起面对悲伤。

    “小雅。”顾凌擎喊道,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白雅看向顾凌擎。

    “对不起。”顾凌擎沉声道,怜惜而抱歉的看着她。

    白雅有种不好的预感,摇着头。

    她不清楚顾凌擎要说什么,可是,这个时候听到他说对不起,她觉得心很痛。

    有什么,他需要跟她说对不起,不是,他的父亲刚死吗?

    顾凌擎的声音哽咽了,“我不能带你走了,我需要留下来,我需要扛起我应该承担的责任。不逃避,不躲藏。”

    白雅摇着头,心里的落差确实很大。

    她刚才才说服他的母亲跟他们一起走,“为什么?”

    顾凌擎苦笑,眼中迷雾扩散,但没有留下来,“我有我必须去做的事情,小雅,你先走。”

    “我不走,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们之前还说过的,永远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分开,这些你忘记了吗?”

    “你不是说以后什么都听我的吗?我要你走,去波尔多,照顾小延,等我回来。”顾凌擎沉声道。

    “你不也说做我自己想做的吗?顾凌擎,你撒谎,你说话不算数,你老是这样。”白雅哭着控诉道:“我不走,要走一起走,你去战斗,我陪着,你选择安逸,我陪着,我们说好的,就算死,也死在一起。”

    顾凌擎擦着白雅脸上的眼泪。

    但是她的眼泪太多,擦掉又留下来。

    一想到分离,她完全受不了。

    他们分离太久了,三三年又两年,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分离上面,这次,她再也不要和他分开。

    白雅握着顾凌擎的手,哭着请求道:“凌擎,我们不分开。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就算天塌下来,我们都不分开,。

    你不要赶我走,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会跑回来的。

    你知道的,我还会偷偷摸摸做很多你不想我做的事情。

    因为我没有办法,你压根就不同意,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承担,我不要再一个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