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59章 死生为大,人生如此。

    白雅哭起来,眼睛都红红的了。

    顾凌擎的眼睛也红红的,妥协了,摸着她的头,哑声道:“好,我们不分开,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沈傲和盛东成送上军事法庭。”

    “沈傲?沈亦衍的父亲?”白雅诧异。

    顾凌擎点头,“怕吗?”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白雅确定的说道。

    “有你在,我什么都怕。”顾凌擎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管怕,还是不怕,他们都是要在一起的。

    顾家的庄园,气氛格外的压抑。

    宋惜雨请了和尚过来,他们不太懂,什么都听和尚的安排。

    白雅想起了那个古法大师,看向顾凌擎,“你说,如果我们去请古法大师来,他会来吗?”

    “我不相信这些。”顾凌擎沉声道,眼中闪过异样。

    白雅握住他的手,“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不好的啊?”

    “我不信的,不说这个了,今天晚上我要守灵,你不要陪我,好好休息,我妈还要你照顾。”顾凌擎转移了话题。

    “我一个人也睡不着,我陪着你们,你妈肯定也会守灵,我不守灵怎么照顾她。”白雅柔声道。

    顾凌擎叹了一口气,“你每次都这么倔。”

    “我是太了解我自己,我知道你是心疼我,但是,我会失眠的,既然躺在床上睡不着,不如陪着你们。”白雅轻声说道。

    “好。”

    和尚过来了,顾凌擎听和尚的,把已经尸僵,但换上了新衣服的顾天航抱到了水晶棺材中,在他的脸上盖上了一块白布。

    白雅有些伤感,两年前,顾天航还是那样健壮,短短的两年时间,他就已经躺在棺材里,很快,就会被送到火葬场,烧掉血肉,只剩下成为灰的骨头,再很快,他就会从人们的记忆里消失,变得什么都没有。

    他以前做了那么多努力,最终,也不过是一场烟云。

    生命如此脆弱。

    她握住了顾凌擎的手,顾凌擎的手比她的手还冰冷,她更想把自己仅有的温暖都给他。

    灵堂布置好了,张星宇,冷销,以及冷销带过来的人,一个个打电话通知出去,顾天航过世了。

    顾家,从政又从商,张星宇等五个人打电话打到了晚上十点,在顾凌擎家里吃了便饭,住在了顾凌擎家里。

    晚上,顾凌擎,宋惜雨,白雅三个人一起守灵。

    把席梦思的垫子放在了地上,三个人一起坐在上面,靠着沙发。

    宋惜雨看着灵台,很是伤感。

    一张顾天航的照片,一盏油灯,一份供果,前面的炉子里时不时的烧着纸钱,循环放着放着观世音菩萨发愿偈,大慈大悲观世音,梵音大悲咒,普门颂,忏悔文,大明咒,般若多罗密多心经等音乐。

    “他这辈子,一心只扑在政治上,最终,还是被政治所累,想要做总统其实是他的心愿,但是,他脾气又太暴躁,处处树敌,最后连竞选的资格都没有,两年前的那场选举对他打击很大,最终郁郁不得终。”宋惜雨感叹道。

    “个人的人生观不同,有的人爱财,有的人爱色,有的人爱权,也有人爱众生,只要他觉得,他这辈子是走的正确的路,那就可以了,毕竟,不是活给别人看的,而是自己感受的,即便没有成功,也已经尽力。”白雅宽慰道。

    宋惜雨轻笑一声,握住白雅的手,“你真的很善解人意,我现在知道凌擎为什么喜欢你了。”

    白雅看自己得到了宋惜雨的认可,也很感动,以前的自己不管多努力,都被别人排斥着。

    顾凌擎看他们两个关系好,也很欣慰,“小雅,以后你就住在这里,陪陪妈。”

    “嗯,好。”白雅应道。

    “什么住在这里,你们不准备走了吗?”宋惜雨诧异的看向白雅。

    “凌擎他,决定留下来,去面对。”白雅解释道。

    “面对什么?”宋惜雨紧张的看向顾凌擎。

    顾凌擎深邃的看着宋惜雨,“我还有些必须要做的事情去做,妈,你还记得你哥吗?”

    宋惜雨一顿,“好好的,为什么提起他?”

    “爸爸跟我讲了一些事情,听说他是当年最有可能成为总统的候选人,才华横溢,政绩突出,不管在哪里,都能干的很漂亮,也是最年轻的州长,是吧?”顾凌擎问道,眼神沉静而幽远。

    宋惜雨垂下了眼眸,眼睛红了,“我哥,确实很有才华,十三岁就考上了政法大学,十八岁就是博士毕业,被派去了最穷的乡镇。

    第一年就招商引资,商人们修了马路,第三年,就让那个最穷的乡镇成为了最富的乡镇。

    第四年就去了市里工作,那个市大多是山区,他就开发旅游业和经济作物,那个市四年之内,就成为了全世界都知名的旅游圣地,他直接从市长到了州长。

    那边他才二十六岁,做州长期间,又兴农业,再次招商引资,修好了马路,建了机场,做外贸,四年时间让整个国民产值翻了四倍,还用自己的资产开设了很多所免费的学校,奖学金,结果,在他三十二岁的时候,被谋杀了。”

    “谋杀?”白雅很震惊。

    “他人生中唯一的污点就是他在外面养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他十八岁毕业那边,在那个最穷的乡镇认识的。

    小姑娘我见过,比他大两岁,很漂亮,一双大而命令的眼睛,充满了灵气,因为家里穷,从小没有读书,可是她自学,一口流利的英语,德语,只是我父母不同意逼我哥娶了朋友的千金。

    后来引进外资,发展外贸,以及建立免费的学校都是那女孩在做。

    我哥死的时候在那个女人的家里,他们一家人正在聚会,那个女人,我哥,以及那女人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两个嫂嫂,一个姐夫,年迈的父母,两个弟弟,一个弟媳妇,包括那女孩大哥的两个女儿,二哥的一个儿子,四弟的一个儿子,一共十七人,全部在那晚上被杀了,一个不留,最小的孩子才只有两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