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76章 始终都在一起,也是好的结局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帮我救出顾凌擎?”白雅反问道。

    “看守他的,至少有上千人,而且他被关在基地里,现在唯一能够救顾凌擎的,可能就只有周海兰了,我可以安排让你跟周海兰见上一面,是成或者是败,就在那次谈判上,盛东成,苏正,都想解决掉顾凌擎,他们不会给顾凌擎太多时间的。”沈亦衍沉声道。

    白雅感觉到脸上湿湿的,意识到自己哭了,“什么时候安排。”

    “我一会派人来接你。”沈亦衍说完,挂上了电话。

    她拿着手机坐在帐篷里,刚才顾凌擎还在,她还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转眼之间,她就成了最不幸的人,如果顾凌擎死了……

    她把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上面。

    他死了,她活着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那么,她会带着孩子一起去陪他,不想苟活于世,至少,死能同穴。

    老天,不会对她这么残忍的,对吧?

    她和顾凌擎千辛万苦才能在一起,难道,幸福才短短几个月吗?

    她觉得很难过,紧绷的弦像是快要绷断了一样,未来是怎么样的,她现在不敢想。

    如果这次顾凌擎安全出来了,她就想劝他放下仇恨一起离开了,说她懦弱也好,拖后腿也好,对手太强,她不能没有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度过一分,都格外的漫长。

    她远远的就看到有车子过来,干净擦干了眼泪,跑了出去。

    车子在她的面前停下。

    “你们是?”白雅着急的问道。

    “我们是总统大人派来接你的,请上车吧。”对方说道。

    白雅立马上了他们的车,即便他们不是沈亦衍的人,那三个男人,她也不是对手。

    手机响起来,她看是沈亦衍的,赶紧接听了。

    “一会我会去见周海兰,你假装成我的人,周海兰现在被苏正控制着,我会把苏正支开,你有的时间不多,另外,需要把你的头发剪成男生头,换上男装,可以吧?”沈亦衍沉声道。

    “我对头发这些无所谓。”

    “希望你成功。”

    *

    一小时后,白雅见到了沈亦衍,好久不见,他比之前更成熟,也更深沉,以前脸上还带着的笑容,现在,早就隐藏在情绪控制里。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人。

    “请跟我来。”一个女士说道。

    白雅跟着她进去里面的防线,那个女的利落的帮他剪掉了头发,化妆,涂暗了肤色,加粗了眉毛,五官涂上阴影粉,加深了立体感,多了一分男士的英气,穿上了为她准备的西装。

    沈亦衍对她的造型还算满意,弯起手臂,看了一眼时间,“跟我来吧。”

    白雅坐上了沈亦衍的车子,车子前行,弯弯扭扭的,下到了基地里面,重兵把守着。

    “顾凌擎在这里吗?”白雅问道。

    “嗯。”沈亦衍应了一声。

    白雅心情再次沉重了几分,想要强行救出顾凌擎,很难。

    沈亦衍看向她,拧起了眉头,“如果有时间,我会安排你和顾凌擎见一面,但是,能不能说上话,就看你们的造化。”

    白雅点了点头。

    车子开了半小时,停了下来,他们在侍卫的带领下,到了一间房间门口。门口还有两个侍卫把守着。

    白雅心里很痛,这个地方,不见天日,在里面的顾凌擎,肯定比她还觉得煎熬,就像上次一样。

    他会担心她,胜过担心自己,最终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煎熬的好像蚂蚁啃噬着心。

    白雅痛到无法呼吸,如果可以救他出来,她愿意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门口把手的侍卫检查了他们的身上,没收了手机,确定他们身上什么都没有,才放进去。

    她看到了在监牢里面的周海兰。

    她的精神状态很好,嘴角带着笑容,神态轻松。

    白雅拧起了眉头,这不是一种好现象。

    “苏副统,能否让我和她单独说几句话。麻烦关掉摄像头,可以啊。”沈亦衍直接说道。

    “这个,不符合规矩吧。”苏正不肯。

    “规矩是人定的,你担心什么?”沈亦衍反问道。

    “行吧,你单独和她说几句可以,但是不能关掉摄像头。”苏正卖给沈亦衍一个人情,转身出去。

    房间里就只剩下沈亦衍的人和周海兰了。

    沈亦衍和其他人走出房间,就剩下白雅和周海兰。

    白雅走向周海兰,“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白雅。”

    白雅一开口,周海兰就听出她的声音了。

    白雅微微一笑,“有件事情,你并不知道,我是唐老先生的外孙女,唐老先生是谁呢,你可能并不认识,也并不关心。

    但是,他身边有一个女孩,是我外婆姐姐的孙女,跟我以前长的很像。

    我来之前,打电话给了苏桀然,他对我说,阿玲天生浪漫,对爱情还是一张白纸,灵动可爱的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或许我说的对,他对白雅只是执念,他压根就不爱白雅,他现在找到了爱的女人了,以后,让我不要打电话给他了,不管我是顾凌擎的人,还是沈亦衍的人。”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周海兰拧紧了眉头。

    “人死了,什么都没有,或许,就连回忆都不存在。爱……”白雅扬起笑容,“对我来说,和我爱的人,死在一起,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我的心安定了。”

    白雅转过身。

    周海兰抓住栏杆,“你回来,你给我说清楚,你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雅转过身,耷拉着眼眸看着周海兰,“以后,我不会再来看你,顾凌擎明天就应该上军事法庭了,谁要他死,你很清楚,不过没关系,活着的时候我陪着他,死了,我也陪着他。其他人,我们无所谓,反正,始终都在一起,也是一个好的结局。”

    白雅再次转过身。

    周海兰敲着栅栏,没有了之前的从容淡定,非常的暴躁,死死的盯着摄像头,咬紧了牙关,对着摄像头喊道:“我要见苏桀然,现在,立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