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77章 我们已经相互不欠

    白雅从房间出去,沈亦衍,苏正都站在门口。

    她看向沈亦衍,眸光清若流光。

    “去看下顾凌擎吧。”沈亦衍沉声道。

    “顾凌擎那边不能单独见。”苏正谨慎道。

    “不会单独见。”沈亦衍有些烦躁道,“带路吧。”

    苏正不满沈亦衍的口气,忍着脾气,在前面带路。

    她们走到了下一层,房间门口就有8个人把手,白雅心里一沉,即便这里是地狱,她都想要留下来陪着顾凌擎。

    但是她也知道,顾凌擎肯定不愿意她留下来。

    他最担心的应该是她了。

    门被侍卫推开了,她们一起进去。

    白雅看到顾凌擎坐在暗黑中,身姿依旧笔挺,冷得,好像是雕塑。垂着眼眸,似乎在沉思之中。

    白雅冲动得抓住栏杆,柔声喊道:“凌擎。”

    顾凌擎听到白雅得声音,朝着栅栏这冲过来,握住了白雅得手,深讳得眼中淌过痛色,怜惜道:“你怎么来了。”

    “顾凌擎,你不要担心我,我很好。”白雅柔声道。

    “嗯。”顾凌擎沉沉得应了一声,眼神之中都是不舍,“小雅,如果我这次出事了,记得,好好得活着,我们得孩子还需要你照顾。”

    白雅瞬间就眼红了,他死了,她怎么可能活得下去,她不要一个人活着,但是,她也不想他在这里还担心她,擦了眼泪,“好,但是我会把你得骨灰捏成泥人,放在床边,等我死得时候,带你一起走。”

    顾凌擎轻笑了一声,“好,都听你得。”

    “恩恩。”苏正清了清嗓子,看向沈亦衍,阴阳怪气得说道:“总统什么时候做起红娘来了。”

    “人心肉长,见上一面,无伤大雅。”沈亦衍沉沉得望着她们。

    “现在可以走了吧,不然,这样也说不过去。”苏正催促道。

    白雅先松开了手,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反正不管生死,她们都会在一起,不会分开得,她现在多留恋几秒,没有必要,还会让沈亦衍难做。

    “别担心我,我也不担心你,我们相互不担心,好吗?”白雅柔声说道。

    顾凌擎点头,“对不起。”

    “我们相互连累了这么久,谁对不起谁,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都会原谅对方,不是吗?”白雅微笑着说道,想变得洒脱和不让对方担心得,可是,眼泪不受控制得留着。

    “嗯。”顾凌擎沉沉得应了一声。眼眸暗沉着。

    白雅转过身,先从房间里出去,她是用跑得,怕悲伤决堤,被顾凌擎听到哭声。

    跑的太快,差点摔倒,被一个男人扶住。

    白雅抬头看他,憎恨得甩开他得手,瞪着他,冷声道:“不用你假好心。”

    “小雅,真得是你?”苏桀然震惊得打量着白雅得脸。

    白雅扯了扯嘴角,“我没有死,你很诧异吧?”

    “我并不希望你死。”苏桀然沉声道。

    “好好对待阿玲吧。”她经过他,朝着外面走去。

    沈亦衍也看到了苏桀然。

    “她是顾凌擎得人。”苏桀然确定得说道。

    “你也应该知道,她还是刘爽得朋友。”沈亦衍拍了拍苏桀然得肩膀,走出去。

    车上

    白雅什么话都不说,垂着眼眸发呆,良久后,问道:“顾凌擎什么时候上军事法庭?”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明天。”

    “如果被判死刑,大概什么时候行刑?”白雅平静得问道。

    “他们怕夜长梦多,最晚后天。”沈亦衍沉声道,看向白雅。

    她坚强得让人担心。

    “帮我一个忙。”白雅看向沈亦衍。

    沈亦衍有种不好得预感,“什么?”

    “顾凌擎死了,我也不会活下来,请把我们葬在一起,我明天把地址告诉你,请把我们安葬在那个地方。”白雅淡淡得说道。

    “你们还有孩子,肚子里得孩子也不要了吗?你忍心让孩子陪你一起死。”沈亦衍诧异道。

    “到了那边,我们还是一家三口,我和顾凌擎,会非常得爱它。”

    “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这是你告诉我得,你忘记了吗?”沈亦衍拧紧了眉头。

    “如果活着得每一天都是痛苦呢?那还有活着得必要吗?”白雅反问。

    “白雅,你不能这么没有责任,爱情并不是一切,你还有孩子要照顾。”沈亦衍劝到。

    “我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姐妹,唯一得孩子,也有他得养父母在照顾,人各有命,我小时候,也是一个人活过来得,我过够了,你肯不肯帮忙,如果你不肯,我找其他人。”白雅别过脸。

    “非要这么自暴自弃吗?在我印象里,你一直很坚强,坚强到我都佩服。”沈亦衍劝道。

    白雅垂着眼眸。

    坚强?另外一层得意思是受尽磨难。

    她不想和天斗了,很疲倦,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坚强是因为有他在,他不在,我得世界,也不会存在,要坚强,又有什么用。”

    “别死。”沈亦衍沉声道。

    白雅不说话了。

    她不想回去后,看到宋惜雨难过得模样,直接去了轮船上,躺在床上休息。

    迷迷糊糊得,断断续续得睡觉,心却总是会被疼醒。

    她做梦了,子弹砰得一下,穿过他得头颅,他倒在她得面前,对着她说:要活下去。

    她心如刀割,睁开了眼睛,梦太真实,真实得,即便是想过来,她还是觉得心是痛得。

    她看向手机,凌晨三点。

    她从船舱出来,站在床头,看着灯塔。

    要是顾凌擎现在在她得身边,肯定会帮她披上衣服。

    她,贪恋他得温暖,眼中迸射出一道狠厉,拨打电话给了冷销。

    “冷销听候命令。”冷销中气十足得传过来。

    “帮我绑架一个人,记得,只准成功,不准失败,让暗影得人去做,不要暴露。”白雅吩咐道。

    “是,绑架谁,暗影得人都在待命着。”冷销汇报道。

    “阿玲,我一会把她照片发到你手机上,你们利用天眼查一下她在哪里,记得,苏桀然应该也有天眼,不要让他发现是你们。”白雅吩咐道。

    “是。”

    “事成后给我打电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