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78章 杀啊,那就杀吧。

    白雅站在船头,披上了一件白色得风衣,可,脸上依旧被冻的麻木。

    她看着东方,天空慢慢得泛白,变红,太阳从云层里面出来,散发出万丈光芒。

    不管什么结果,她都应该去军事法庭,陪顾凌擎走完最后一程,或许,这也是他们最后能见面得机会了。

    她转过身,看到张星宇抱着小白站在码头上,担忧得看着她。

    白雅刷牙洗漱换了衣服后走出去。

    白雅揉了揉小狗狗得脑袋,若有所思得说道:“张星宇,以后小白就交给你了。”

    “你和首长肯定会吉人天下,不会有事得。”张星宇宽慰白雅道。

    “它跟着我得时候也没有几天好日子过,如今,我已经没有能力照顾它。”白雅抬头,看向张星宇,“暗影那边没有成功吗?”

    张星宇面有难色,“我们通过天眼查到苏桀然把阿玲藏起来了,现在并不知道阿玲在哪里?”

    白雅扯了扯嘴角,“或许这是天意吧,算了,让暗影得人回来吧,现在也没有时间了,即便有,还要担心苏桀然设计陷阱。”

    “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战斗到最后一刻。”张星宇确定道。

    “随便了,顾凌擎呢,那边什么时候上军事法庭?”白雅问道。

    “如果不出意外,早上十点。”

    “可以安排我进去听审吗?”白雅问道。

    张星宇点头,“你和老夫人,以及冷首长回去,其他人不能去,我现在就是过来接你去得。”

    “嗯。”白雅应了一声,抱起了小狗狗,“走吧。”

    军事法庭被安排在内阁院里面,法官是左群益,陪审是沈亦衍,苏正,林舒同,还有盛东成,五大巨头都到了,可见,他们真得是顾凌擎……非常得重视。

    白雅坐在了第一排,顾凌擎还没有出来,宋惜雨紧张得握住白雅得手,“凌擎应该会没事得,对吧,他没有做坏事,他不可能做坏事得,怎么会上军事法庭呢?”

    白雅异常得平静,不一会,顾凌擎从里面出来。

    他深幽得看向白雅,白雅朝着他微微一笑,没有异常激动得情绪,已经对结局坦然。

    顾凌擎走到被告席上。

    “请问,顾凌擎上将,你是否参与八年前的一场营救任务,在这次任务中,你的战友都死光了,只剩下夏荷,你,以及周海兰。”苏正直接问道。

    “是。”顾凌擎没有否认。

    “请问,你是否指使周海兰杀害其他站友,原因是因为有人知道了你背后有一个组织,那个组织为你做不法的事情。”苏正紧跟着问道。

    “没有。”顾凌擎直接回答。

    “让周海兰上场。”苏正沉声道。

    大门打开了,有人压着周海兰过来。

    白雅头也没有回,宋惜雨的情绪比较激动,冲上去,质问道:“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儿子。”

    “来人,维持次序。”盛东成厉声道。

    有侍卫直接把宋惜雨赶了出去。

    白雅看向盛东成,他比她想行中的年轻,三十五岁左右,算不上帅,却很有气质,眼神犀利锋锐,看起来,非常大男人主义,是那种刚愎自用又锋芒毕露的人,充满了野心,以及杀戮。

    “周海兰,你是否听顾凌擎的吩咐杀害了盛郑虎,盛行虎等人。”苏正犀利的问道。

    周海兰看向白雅。

    白雅很平静的看着她。

    她的视线扫了一圈,看向苏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什么?”苏正很震惊,诧异的看着周海兰,“不是你说顾凌擎让你杀了他们的吗?我这里还有录音。”

    “我还说是苏桀然指使我做的呢,也有录音的。”周海兰轻飘飘的说道。

    “大胆,你这是愚弄法律,到底是谁,谁指使你杀人的。”苏正气的站了起来,指着周海兰。

    “我想起来了,是你,是你指使我的,因为你憎恨顾凌擎,顾凌擎甩了你女儿,所以你指使我撒谎,让我陷害顾凌擎。”周海兰撑大了眼睛说道。

    “我看你大概是疯了,简直胡言乱语。”苏正被气的吹胡子瞪眼。

    “疯?”周海兰眼眸闪锁着,捂着肚子,着急道:“我的孩子呢,孩子。”

    苏正拧起了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去哪里了?他们,他们给我注射了药,让我陷害顾凌擎,我,为什么都不知道,我是无辜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周海兰蹲了下来,抱着头,瑟瑟发抖着,很是恍惚。

    “苏正,原来是你指使她陷害顾凌擎的。”白雅站起来,锋锐的锁着苏正,指控道。

    “胡说,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她的话怎么能相信。”苏正立马反驳道。

    “她现在疯了,但是她之前没有疯,她说的话有录音的。”盛东成拧眉道。

    “你说她说是苏桀然指使的,还是她说是顾凌擎指使的。”白雅反问盛东成。

    “不是你们绑架她儿子,逼她说是苏桀然做的,好陷害苏桀然的吗?”盛东成烦躁道。

    “各位大人,请你们回忆一个细节,如果,这件事情是顾凌擎做的,夏荷早就在顾凌擎手上,当时的夏荷被当成间谍在通缉,他为何不直接把夏荷杀了,让整个事件石沉大海?”白雅问道。

    “顾凌擎的心思磨的太深,他应该是为了陷害苏桀然。”盛东成说道。

    “陷害苏桀然干嘛,反倒是你,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是顾凌擎做的,而不怀疑是苏桀然呢?难道,你是苏桀然幕后的老大,那个组织的幕后大BOSS。”白雅说的直接。

    盛东成眼中掠过一道杀气,厉声道:“放肆。”

    “不然,我实在想不到顾凌擎有什么陷害苏桀然的理由。”白雅临危不惧道。

    “当年顾凌擎抢了苏桀然的前妻,苏桀然又把顾凌擎的前妻抢了,他们之间本来就有仇,这件事情谁都知道。”盛东成理直气壮道。

    “行了。”沈亦衍开口,“现在最重要的证人疯了,她一会说是苏桀然,一会说是顾凌擎,一会又说是苏正,我看啊,一会又要说是我了,她说的话不足信,先就这样吧,等她恢复神志后再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