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79章 谢谢你的成全

    “可……”盛东成还想说什么,沈亦衍一道锋锐的光打扫过去。

    盛东成闭嘴了。

    沈亦衍第一个站起来,朝着大门口走去。

    门口的侍卫打开门,他消失在光薰里。

    白雅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看向顾凌擎,朝着他冲过去。

    她真的,已经,抱着死亡的念头了。

    没有想到,周海兰真的最后的时候反水。

    顾凌擎从被告席上一个跃身出来,抱住了白雅。

    “顾凌擎。”白雅喊道,声音都是哽咽的。

    “在。”顾凌擎回道,低头,吻了她的额头。

    她好喜欢,好喜欢他说的这个在字,觉得能温暖到心里,全身都是暖洋洋的,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天。

    她紧紧的抱住了他,喜悦的眼泪流下来。

    顾凌擎给她擦着眼泪,柔声道:“昨天没有睡觉吧?”

    “睡了,我梦见你死了,然后,就没有再睡着。”白雅哭着说道,自己擦了眼泪,红着眼睛看他。

    “凌擎。”宋惜雨喊道。

    顾凌擎也抱住了宋惜雨,“我没事。”

    白雅看向盛东成。

    盛东成恨恨的瞪她一眼,生气的离开。

    苏正走过来,说道:“恭喜。”

    宋惜雨扫向苏正,指责道:“恭喜什么?你刚才不还要凌擎死吗?我们那么多年朋友,你居然会这么做。”

    “例行公事,抱歉。”苏正打了一声招呼,迅速的离开了。

    白雅看着苏正的背影。

    世界上,真的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苏正道貌岸然了,刚才的种种表现,都是要置顾凌擎为死地的。

    他牵着她的手出去。

    她看到了苏桀然。

    苏桀然居然在门口?

    如果她没有猜错,周海兰看四周的时候,应该是找苏桀然的,或许,她没有看到苏桀然才反水的。

    因为她知道,她咬死顾凌擎,自己也死定了,只有她还有利用价值,才会活下来。

    活下来,才能看到苏桀然。

    “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吗?”苏桀然深邃的看着白雅。

    顾凌擎握紧了白雅的手。

    白雅对着顾凌擎点了点头。

    顾凌擎松开了手,“我在外面等你。”

    “嗯。”白雅应道。

    苏桀然朝着楼道口走去,白雅跟在他的后面,一起去了楼道里。

    苏桀然看着她,并不说话。

    “你说想和我单独说几句,不会就是看着我吧。”白雅问道。

    “你现在身上的毒全部解了吗?”苏桀然问道。

    “换了骨髓。急救了回来。”白雅并不想要告诉他,模棱两可的说道。

    “当年我并不真的想要杀你,只是想要把你留在身边而已。”苏桀然解释道。

    “也许是冥冥之中有注定,你现在遇见阿玲了,也算你这么多年守候的回报,毕竟她和我很像,她也很喜欢你的容颜,你们天造地设的一对。

    以后。别看了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你用过了那么多女人,那又怎么样?当时舒服了,之后,能在记忆里留下什么。

    你的钱,也不是很容易就赚来的。

    人这一生,只是为了找到那么一个人,和他在一起,就不会觉得孤独。”白雅轻声说道。

    “如果顾凌擎死了,你会陪他一起死,对吧?”苏桀然问道。

    “我们生活着死,都会在一起。”白雅很确定的说道。

    苏桀然眼中流淌着痛色,深深的看着她,“如果当时我珍惜你,或许,我也找到了可以一辈子到老的人。”

    “放弃别人的,珍惜现在有的,你还是可以找到陪你一生的人,人心都是相互的,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你对别人真心,别人也会对你真心。”

    “我好像错过了最珍贵的东西。”苏桀然惋惜道。

    “天意如此。”

    “小雅,你恨我吗?”苏桀然问道,紧握着拳头。

    他发现,自己对这个答案很紧张。

    “我希望,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见过你,也不认识你。”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苏桀然往后退了一步,伤感的望着白雅。

    白雅扬起笑容,笑容很淡,好像冬天雪地里的梅花,“谢谢你,放顾凌擎一马。”

    “我是怕你死。”苏桀然沉声道。

    白雅颔首,转过身。

    苏桀然握住了她的手腕。

    白雅睨向他,“你已经有阿玲了,以后别再三心二意。就像你说的,她还是一张白纸,天真浪漫,你可以在上面谱写出美好的乐曲,而你对我,没有爱了。”

    苏桀然垂下了手臂。

    他收回那些话还来得及吗?

    他当时看到阿玲是很兴奋,她和白雅很像,他以为白雅死了,才会故意这么对吴念说的。

    但,他和阿玲接触了两天,已经确定了,那个女孩并不是他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孩子,精神层面和他沟通不来,和他以前玩过的女人也没什么区别。

    他现在厌倦了玩,他只想找一个他爱的女人能够安定下来。

    他羡慕顾凌擎,很羡慕。

    白雅可以为了他,不顾一切。

    如果他也可以为了白雅不顾一切,总有一天,她会接受他吗?

    她很聪明的,就像刚才,她居然猜到是他故意放顾凌擎一马,她能感觉到他的真心的,对吧?

    苏桀然看着白雅走,只能看着她走。

    白雅走出了内阁院,看到顾凌擎。

    他站在车前,在等她。

    她朝着他走过去。

    他揉了揉她的头,“饿了吗?妈定了饭店,我把张星宇他们都喊来了,一起吃顿饭,吃完我们就回去睡觉。”

    白雅扬起了笑容,“好啊,庆祝你安全归来。”

    顾凌擎得民心的,所以他一出事,很多人替他卖命,他也值得别人的信任和付出。

    她上了车。

    “还是夫人最有办法,我和冷首长只会干着急。”张星宇夸赞道。

    顾凌擎看向白雅,“你是怎么说服周海兰的?”

    “一爱成魔,重点不在我,在苏桀然。先不说这个,现在周海兰被谁开管着,她现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白雅担心道。

    “我打听下啊。”张星宇立马拨打电话出去。

    “希望不会在盛东成的手上。”白雅感叹道。

    “应该不会,我,苏正,盛东成,都被牵扯,可能性最大的是在沈亦衍那里。”顾凌擎猜测道。

    “首长,在总统大人那里。”张星宇汇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