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84章 顾凌擎,你说话啊

    “你说谁得在天之灵?”白雅拧眉道。

    “说什么呢?我刚才还看到他,你们一个个究竟怎么了。”白雅生气。

    她们不帮她找也就算了,一个个在这里胡言乱语。

    她推开林纾蓝。

    “少夫人,你应该知道得,首长死在了你得面前,是林参谋干得,林参谋也自杀了,这些你都忘记了吗?”林纾蓝哭着说道。

    白雅脑中闪过顾凌擎脑后勺中枪得画片,往后踉跄了几步。

    不,她不相信她们,她们一个个都不盼望着她好。

    她好不容易跟顾凌擎在一起得。

    顾凌擎本来要和她走,他为了保护别人留了下来承担,老天不会这么绝情,让她们欣喜的心情还没有过夜,就只剩下永无止境的深渊。

    那样,太残忍了。

    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只是为经历苦难吗?

    她拨打顾凌擎的手机。

    手机是通的。

    她紧绷的弦松了下来。

    “小雅。”接听手机的是宋惜雨。

    白雅的心理又咯噔了一下,“妈,凌擎呢,凌擎为什么不接电话?”

    “小雅,他已经死了,妈知道,你一时间不能接受,但是,这个是事实,你千万不要有事,小延还要你照顾,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不要吓妈了。”

    白雅惊慌的挂掉了电话。

    她刚才一定是打错了,在手机上输入了一连串的号码,重新拨了出去。

    “小雅。”接听的还是宋惜雨。

    她吓的把手机丢在了地上,呆滞的望着窗外。

    天灰蒙蒙的,好像快要下雨,她恍惚了十几秒,又捡起了地上的手机。

    现在只有一个人不会骗她,她要问艾伦,艾伦不会骗她的。

    她拨打了电话出去。

    “喂,小念,小念,你还好吧?”艾伦担心的问道。

    “艾伦,她们跟我说,顾凌擎死了,我不相信,我只相信你,顾凌擎死了?”白雅红着眼圈问道。

    艾伦那边停顿着。

    白雅着急了,恐吓道:“如果你骗我,你以后永远找不到女朋友。”

    “小念,顾凌擎出殡的时候,我去了,看到了他躺在了棺材里,是真的,他死了。”艾伦沉声道。

    “连你都要骗我吗?我刚才还看到他的。”白雅烦躁道。

    艾伦并不说话。

    “我不理你们,我答应顾凌擎要做鱼汤的,他还会请他的朋友们来喝,我要去钓鱼了,你今晚上高兴就来,不高兴就算了,一会你们看到顾凌擎回来,会为你们刚才说过的话感到难为情的。”白雅挂上了电话。

    她走回去,一个人搭建帐篷,在帐篷里放了海绵,褥子,被子。

    帐篷前面是火炉,旁边是桌子。

    桌子上放了香蕉,苹果,还有水杯。

    她找了柴火,点燃了,放上了水壶。

    全部弄好了,发现没有蚯蚓,顿时手无足措了起来,“蚯蚓呢,我的蚯蚓呢,顾凌擎,你把蚯蚓放哪里去了,我找不到了。”

    宋惜雨,王妈,林纾蓝,都看着她,伤心的留着眼泪。

    一个暗影的人从暗处走了出来,把蚯蚓递给了白雅。

    白雅看到蚯蚓,情绪稳定了很多,看向暗影的人,微笑道:“一定是顾凌擎叫你来的吧,我就知道他没有死,他怎么可能会死,对吧?”

    暗影的人没有说话,默默的在冰湖上面打了洞。

    白雅在鱼竿上弄好蚯蚓,坐在帐篷上钓鱼。

    “小雅,小雅。”

    她听到顾凌擎的声音了,看向旁边。

    顾凌擎对她微笑着,“你呀,老是让人不放心,快去帐篷呆着,小心感冒了。”

    白雅扬起了笑容,对着宋惜雨喊道:“妈,你说凌擎死了,怎么可能,他现在就坐在我身边呢。”

    宋惜雨没有忍住,捂着嘴唇,转过身,眼泪已经决堤。蹲了下来。

    “夫人,节哀。”王妈劝道,自己也没有忍住,把宋惜雨一起抱头痛哭。

    白雅狐疑的看着她们,“妈她们好奇怪。”

    她看向旁边,柔声道:“你刚才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你,知道看不到你我有多担心吗?你还笑,以后,不要突然消失了,你知道我没有你不行,好不好?”

    “小雅。”顾凌擎看向她,“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保证。”

    她靠向他的肩膀,头碰到了帐篷。

    白雅看向旁边,什么都没有。

    “顾凌擎,顾凌擎。”白雅喊道。

    宋惜雨听到白雅惊慌的声音,朝着白雅走过去。

    白雅抬头看她,可怜兮兮的,“妈,刚才顾凌擎还在这里的,你们看到没,但是,我就一眨眼,他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他有没有跟你说?”

    宋惜雨抱住了白雅,哭着说道:“我的傻孩子,凌擎,他真的已经死了。”

    白雅猛的把宋惜雨推开。

    宋惜雨坐到了地上。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胡说,妈,凌擎是你的儿子,他不是你哥哥的孩子,凌擎一直把你当作亲生母亲的,你,是不是知道了,所以才骗我?你的孩子病死了,跟凌擎无关,他也只是婴儿。”白雅恍惚的说道。

    “你说什么?”宋惜雨震惊的看着白雅。

    “凌擎。”白雅看向宋惜雨的身后,“你跟妈说啊,说你没有死。你不要只是笑好不好!”

    白雅急的跺脚了。

    “少夫人,这是疯了吗?”王妈问身边的林纾蓝。

    “少夫人,好可怜。”林纾蓝流着泪说道。

    宋惜雨恍惚的爬起来,朝着前面走去。

    “妈都要走了,你还不说吗,顾凌擎!”白雅着急,朝着前面走去。

    “少夫人小心。”林纾蓝着急的喊道。

    白雅像是压根听不见,朝着湖面走去,没有注意脚下,朝着洞里掉了进去。

    身体往下沉,她看到顾凌擎站在了他的面前,生气,敲打着他的肩膀。

    水花太大,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感觉有人把她从水里拎了上去,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睛,看到顾凌擎就坐在她的旁边,“我让你跟妈说你还活着,你干嘛不说。”

    老中医拧起了眉头,看向旁边的林纾蓝,站了起来,“她把我当成了顾先生,我觉得,她要看的不是中医,而是,精神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