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90章 既然没开始,何必伤感情

    她压低声音问道:“我想知道,苏正在会议上的时候,帮的是谁?是沈亦衍呢,还是盛东成?”

    “说来也奇怪,我以为他会帮着盛东成的,但是他这次弃票了,他一弃票,很多中立的,或者他这边的人都弃票了。另外一件奇怪的事情是沈亦衍直接针对盛东成,针对的很明显,首长这一出事,沈亦衍也应该是感觉到了危机。”冷销汇报道。

    “我清楚了,我现在在苏正家里,不方便说话,我发短信给你。信息我加密了,加密的方式,顾凌擎跟你一起制定的。”

    “明白。”

    白雅发了一连串数字和英语的组合,给冷销。

    冷销对应着他们的加密卡,知道了白雅转发的意思。

    白雅发完后,开门,看到苏正的老婆正站在门口,很是局促。

    她估计苏正的老婆在偷听,也不揭穿她,微笑道:“苏伯伯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哦,那个,你今晚上要不要在这里吃饭啊,我让人准备下。”苏正老婆尴尬的寒暄道。

    “好啊,我记得您的手艺很好,好几年前吃过一顿,还令人回味无穷。”白雅夸赞道。

    “我的一般般了,还好他们不嫌弃,那我现在就去准备。”

    “麻烦了。”

    白雅走到窗口,看着外面,外表看起来平静的就像没有一丝风的湖面,但,内心里即焦急又担心。

    可,焦虑对她一点帮助都没有!

    一小时后,苏正的车子回来。

    他一回来,对着白雅怒气冲冲道:“你究竟想要干嘛!”

    “我们去您的书房谈吧。”白雅微笑道。

    苏正哼了一声,走去书房,瞪着白雅,怒道:“你现在可以说了。”

    “我记得,以前苏家和顾家一直交好的。苏畅浩和顾凌擎是最好的朋友。”白雅开口道。

    “别来打这些交情牌,有事说事,你说我梦寐以求的消息,是什么,说完就给我滚蛋。”苏正暴躁道。

    “很早之前,我们就得到了消息,夏荷回国的事情,是你透露给冷销的,你的目的是引顾凌擎犯错,然后把他除掉。”白雅冷冷的说道。

    “你胡说什么!”苏正指着白雅的鼻子。

    “我们有人证,所以,你不用对着我否认,这里,也没有第三人。

    当时,我很生气,也没有想到,想要害死顾凌擎的是你。

    我想要把证据交给上面的人,但是顾凌擎不同意。

    他说,苏畅浩是他最好的朋友,你这么做,可能是因为苏筱灵,他也理解。

    顾凌擎是什么样的人,您从小看着他长大,应该明白他的重情重义。”白雅冷静的说道。

    苏正拧紧了眉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顾凌擎,应该是被盛东成暗杀掉的,顾凌擎一死,盛东成就可以肆无忌惮,他的野心,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行事作风,你们也有一定的了解,您是甘心做他的走狗,还是挺起胸膛做你的副统?或许,还有可能做总统?”白雅劝说道。

    苏正眯起眼睛,审视着白雅。

    白雅毫不退缩的看着他。

    他在会议室弃票,她就看出来了,第一苏正并不惧怕盛东成,他有他的傲气,但是,因为这份傲气,他也不愿意投靠沈亦衍。

    说白了,沈亦衍和盛东成年纪轻,他倚老卖老,谁都不服。

    “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梦寐以求的消息?”苏正嫌弃。

    “不那么说,你会见我吗?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之后的路,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该怎么走?两年后的总统选举说成不长,对吧?”白雅颔首,转过身。

    苏正拧眉,看着白雅的背影。

    白雅开门,苏畅浩站在门口,表情很不自然,定定的看着白雅,眼中闪过很多的复杂。

    “去你房间谈?”白雅下颔瞟向旁边。

    苏畅浩点了点头,进了他的房间,白雅跟了过去,在沙发上先坐了下来。

    “要喝什么?”苏畅浩问道,打开酒柜。

    “不用了,我怀孕中。”白雅轻柔的说道。

    苏畅浩看向白雅的肚子,关上了酒柜的门,在白雅的对面坐下,“没想到你整容了。”

    “当初整容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不想让苏桀然和顾凌擎认出来,结果,好像白整了,所以,一生中做好多事情都是无用功,当初还纠结个半死,很好笑,对吧?”白雅微微扬起笑容。

    “如果早知道,世界就没那么精彩,我很抱歉。”苏畅浩垂下眼眸。

    “呵。”白雅轻笑了一声,“你的逃避行为是大部分人会选择的,没有什么好抱歉的,你要是帮了凌擎,就等于背叛家庭,你帮了家庭,就是背叛兄弟,什么都不管,也是一种洒脱。”

    “你和我父亲的聊天,我听到了。”苏畅浩沉声道。

    “我想念,那段单纯的时光,兄弟,朋友,亲情,友情,爱情都在手掌间的感觉。那个时候的你和顾凌擎,真的关系很好。”白雅伤感道。

    “你是要对付盛东成吧,我帮你,需要做什么,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行。”苏畅浩痛快的说道。

    白雅扯了扯嘴角,“如果顾凌擎需要你的帮助,早就过来找你了,只是,他不想挑拨你和你父亲之间的感情,或许,这就是他对你的兄弟情谊,他不想牵扯进你,同样,我也不会牵扯进你,我只是希望,有一天,你不要成为他们的帮凶,那就好。”

    “你在暗指什么?”苏畅浩敏锐的问道。

    “不是暗指,而是隐隐的担心,你知道的,伤害自己最深的不是敌人,而是朋友,那样是在感情上的击溃。”白雅说着,站了起来,看向手机。

    冷销那边还没有消息过来,应该是还没有找到小宁,也还没有失败。

    她看向苏畅浩,“我还真是饿了,可以吃晚饭了吧,不行的话,我就不吃了。早点回去,我家离这里有点远,你知道的。”

    “应该可以吃了,你现在怀孕了,我送你回去吧。”苏畅浩说道,打开了门。

    苏正正在对他老婆说些什么,像是训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