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96章 他,居然吻了她

    “嗯,你说。”

    “刺杀顾凌擎的,应该不是盛东成的人,我今天听到盛东成和军区的人联系,让他们查下刺杀顾凌擎的是谁的人,他很火大,说被人陷害了,一定要找出陷害他的人,把脑袋砍下来当球踢,我觉得他整个状态不像是在演戏。”苏桀然提醒道。

    “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也在让人查,要不是有朋友提醒,我估计真的上当了,那个背后的人,比盛东成更工于心计,对了,谢谢你,要不是你给的地址,我们救不出小宁。”白雅公事公办的说道。

    苏桀然听着她的语气,心里觉得涌进了一道清泉,能够赶走污浊的气息,让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他记得,以前白雅对他,都是疾言厉色的,现在这种改变,他已经心满意足。

    “我害死过你一次,所以,我现在为你而活。”苏桀然表白道。

    白雅沉默了十秒。

    苏桀然那边也没有挂掉电话。

    “你和阿玲,你准备怎么办?”白雅问出口,毕竟,阿玲算是她远房亲戚。

    “我已经跟她说了分手,但是她最近和我妈走的很近,这女孩,咋咋呼呼的,还是个小孩。”苏桀然沉声道。

    “苏桀然,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对你没有爱情了,和不可能会和你在一起了,你如果好好谈一个女朋友,应该可以找到爱你的,和你爱的。”白雅建议道。

    “我已经玩腻了爱情游戏,我要的,是灵魂伴侣,不想像以前那样胡乱的生活了,找不到,就不找,害人害己。”

    “你,不是已经和她发生关系了吗?”白雅有些愠色。

    “当初看到她的长相,我太兴奋了,把她当成了你来取代,可她终究不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会和她断的一干二净,不会浪费她的时间和感情,放心吧。”苏桀然承诺道。

    “你浪荡了好多年了,好好找一个女孩谈恋爱不行吗?这个世界上通情达理,懂你爱你的女人很多,比如,周海兰,她是真的爱你。”

    “这个话题不说了,就像我让你不要爱顾凌擎,你能不爱吗?顾凌擎性格那么闷,又不爱说话,一直酷酷的,他又什么好,还不懂讨女孩欢心,对吧?”苏桀然反问道。

    白雅笑了。

    爱情,这种事情真的很奇怪。

    别人觉得不配的,可能当事人会很爱。

    别人觉得相配的,当事人却不来电。

    每个人的审美观也不同。

    有些人喜欢瘦的,有些人喜欢胖的,有些人喜欢帅的,有些人喜欢丑的。

    只要自己爱的坦荡,活的自信,不用介意别人的目光和看法,毕竟,祖孙和驴的故事小时候都读过,太在意别人的想法,反而迷失了自我。

    “行吧,日子是你自己的,你好好过,我先挂了,今天很累,晚安。”

    “晚安。”苏桀然跟着说道。

    白雅要挂电话,苏桀然又急急的喊道:“等等。”

    “嗯?”

    “还有一件事,你昨天在苏正家里很久,对吧?”苏桀然问道。

    他知道自己只是想要多听听她的声音而已。

    “嗯,盛东成说什么了?”白雅问道,在沙发坐了下来。

    “盛东成怀疑苏正和你是一起的,他对苏正没投票帮他很生气。但是我知道,按照苏正的脾气,很难和你一起,你故意在苏正家里五个多小时,是故意让盛东成误会的,对吧?”苏桀然猜测道。

    她现在庆幸,苏桀然帮她,不然,按照苏桀然的智商,盛东成不可能会上当。

    “你这么帮我,盛东成没有怀疑你吧?”白雅担心道。

    苏桀然轻笑一声,被白雅关心的感觉很好,好像得到了全世界。

    “盛东成两年前就不信任我了,他一项多疑,关押暗影的地址他压根没有告诉我,是我自己查到的,他怎么可能会怀疑到我的头上。”苏桀然自信的说道。

    “那就好。”白雅看了一眼粥,“那个,我真要挂电话了,不然,粥凉了,等瓦解了盛东成,我请你吃饭道谢。”

    “好,那……晚安,做个好梦。”

    “晚安。”白雅挂上了电话,把粥喝完了,解决了下个人卫生问题,爬上床就睡着了。

    她坐了一个梦。

    梦见了顾凌擎和小延。

    他们一家三口在院子里面玩,她看到了一条蛇,把蛇赶走了,一转眼,看到小延把舌头含到了嘴巴里,被蛇咬了。

    她担心蛇有毒,蛇是黑的,顾凌擎说蛇没有毒,她不放心,抓住了蛇,把蛇弄成了两段。

    蛇还是活的,想要跑。

    她把蛇头砸烂了,确定了蛇已经死了,这才安心。

    天上下起了大雨。

    脑海中的场景回到了小时候呆过的孤儿院。

    孤儿院的院子里有一口井。

    她记得井里的水特别的清甜。

    那个时候的孤儿院条件很差,没有冰箱,院长妈妈买了一个大西瓜,放在吊桶里,吊桶放在井水上面,晚上吃西瓜的时候,西瓜冰冰凉的,特别的甜。

    他们孤儿院的孩子就在楼顶上乘风凉。

    院长妈妈会搭好多张床,还弄了帐子,小朋友门都在帐篷里面玩。

    讲故事,猜谜语,唱歌,数星星,那种感觉温馨而幸福,没有负担,也没有压力,虽然没有父母,但是过的快乐而不孤独。

    白雅睁开了眼睛,看到一个黑影在她的房间翻着什么东西。

    她不动声色的闭上了眼睛。

    对方如果要杀她,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

    但是,他是谁!

    为什么要在她家里翻东西。

    她这里很多的侍卫,暗影也在暗中观察,还有天眼。

    他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没有被发现,另外,他到底在找什么!

    突然的,她感觉对方的气息靠近,脸上都是他的呼吸。

    他在近距离的观察她。

    她尽量让自己冷静,睫毛不要颤抖,假装熟睡的模样,均匀的呼吸。

    她一睁眼,必死无疑。

    那个人一直观察着她,有超过五分钟。

    白雅觉得嘴唇上一软。

    他,居然,吻了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