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98章 要死,不好意思,你一个人去

    “你如果想要详细看某个房间的,只要点击房间,比如。”张星宇点了书房,“然后在右上角的设置里可以查看一小时之内得,一天之内得,或者3天之内得,这个有一个优点,就是会挑选出有动态得画片。”

    “有动态得画面,什么意思?”白雅不懂。

    “比如,一个房间如果没有人,是不是静止得画面呢,只有有人或者有动物进去,就会有动态得东西,这个可以挑选出来。”张星宇解释道。

    “哦哦,这个倒是挺好得。我还有一个疑问,我不在家里得时候,有人能够打开电脑,看到整个录像吗?”白雅担心得问道。

    “首先,电脑有开机密码,其次这个软件也需要密码,这么说吧,你得手机等于加密狗,就算是你要查看电脑上得录像,也需要用手机扫描得。”

    白雅明白了,“那就好。”

    “那个夫人,”张星宇欲言又止,“你是不是觉得外面守卫的不好,所以才要装这个?”

    “不是。”白雅不想他们担心,“要是有一天,有人闯进来刺杀,我有证据。但是,这件事情谁都不要说啊。”

    “知道,知道,你交代很多遍了,我肯定不说。”张星宇确定道。

    白雅这次出门,吃早饭。

    早饭吃完,听到飞机的声音过来,她回房间准备了几件衣服,披上厚厚的外套,出门。

    冷销已经在了,还带了一个道士。

    白雅上了直升飞机。

    骨灰是假的,骨灰盒放在箱子里。

    白雅上了飞机后,张星宇,林纾蓝再上去。

    飞机上很吵,白雅没有说话,蜷缩在角落想着半夜看到的事情,也想着顾凌擎从基地离开的事情,眉头越拧越紧。

    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最差,心烦气躁。

    飞机开了一个多小时,白雅看到了岛上他们的房间。

    房子只是房子,原本就没有温度的,因为有了某些人,才会格外的温馨。

    如今,顾凌擎不在,她看什么都是觉得冰冷的。

    从飞机上下来,道士先做法事,然后重新安葬了。

    林纾蓝带了食材来,在厨房里做饭。

    白雅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她看每一个房间的动态。

    翻阅到图书馆的时候,她真的看到有一个人,正在翻什么东西。

    心中一紧,坐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屏幕里的人。

    那个人翻的有条不紊,哪里拿的哪里放,不会打乱一点点。

    他,现在还在图书馆里。

    她要不要让潜伏在四周的暗影去抓他。

    因为摄像头装在了门框上面,她看不清楚这个人的脸,只能看到头顶。

    她耐心的看着,过了一个小时,那个人看向门那边。

    白雅立马禁止了画面。

    凌擎!

    真的是顾凌擎!

    虽然有些迷糊,但是, 那五官,那轮廓,不会错。

    他在家里翻找什么呢?

    白雅从床上起来,在房间里走过来走过去。

    她的心情是雀跃的,证实了顾凌擎没有事,他还活着。

    她停下了脚步,咧开了笑容,看向手机,再次确定下,是顾凌擎。

    但,顾凌擎不告诉她,是担心泄露他的行踪吗?

    他到底在找什么。

    白雅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坐回床上,重新点开录像。

    顾凌擎不在了,进到图书室的居然是王妈,她也在翻着什么东西。

    白雅拧起了眉头。

    自从小新的事情后,她一直不怎么喜欢王妈。

    她到图书馆里翻找什么。

    现在家里面只有王妈一个人,她还真是肆无忌惮啊。

    “张星宇。”白雅喊道。

    张星宇没有应她。

    白雅估计他没有听到,打开门,朝着楼下喊道:“张星宇。”

    “在。”张星宇的声音传过来,“来了。”

    他噔噔瞪的跑着楼梯,一会就在她的面前了。

    白雅打开监控,给张星宇看。

    “操,她在找什么东西啊?这个人,很有问题。”张星宇闪过不好得预感,看向白雅。

    白雅点头,“我今天会支开他,监控得事情我暂时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今天你回去后,注意点她,把她抓个现行,她不能在留在别墅。”

    “知道。”张星宇扫向屏幕,气愤得说道。

    白雅给王妈打电话过去。

    王妈那边接听了,“少夫人,有什么吩咐吗?”

    “你帮我做件事情,我一会发一个地址给你,你帮我去拿份文件,记得,千万不要打开来看,也不要交给任何人,一定要把文件放在我床头柜上。”白雅吩咐道。

    “好得。我现在去办。”

    “我一会把地址发到你得手机上。”白雅挂上了电话,又给艾伦打电话过去。

    “艾伦,帮我做件事情,一会,我给我家得一个老佣人你工厂得地址,你给她一份文件,文件可以是白纸,要怎么样才能知道,她有没有打开过文件?”

    “这个容易,在封口处用条形码,开过,立马就能知道。”

    “我想要隐蔽得方式呢?”白雅问道。

    “你是想要试探下她会不会偷看?”艾伦问道。

    “是得,我觉得这个人很有问题,我已经交代她千万不要打开,我想知道她到底会不会打开?”

    “这个容易,只要把纸张做处理,只要碰到空气,纸张就会氧化,就能知道她有没有打开来看了。”

    “这个注意不错,还麻烦你帮我弄下。”

    “好,你现在在家吗?”艾伦问道。

    “不在,我在岛上,有些事情要处理下,怎么了?”

    “你让做得那件事情我已经在筹备中,还有,苏桀然把阿玲赶出来了,阿玲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拒绝,自尊受不了,现在在家里发脾气,也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得,她和你很像,是你得代替品。”艾伦担心的说道。

    “是知道自己和白雅很像,还是和吴念很像?她知不知道,白雅就是吴念?”白雅追问道。

    “知道了,至于怎么知道的,我不清楚,她闹的很凶,骂你也骂的很难听,阿玲还是一共孩子,如果来找你,你见谅下,她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艾伦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放心,我不会和她计较的,我这边先忙,回来后再联系。”白雅挂上了电话,把艾伦工厂的地址发给了王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