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04章 喜欢玩?

    早上起来,头还是昏沉沉的,脑子里闪过片段,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发生了。

    对了,她有监控。

    她拿起手机,查看录像。

    顾凌擎从图书馆快步走了出来,尽量书房,还是再翻上面,最后,进了她的房间,打开了手电筒,站在她床前好久,好久。

    白雅脸泛红。

    原来,他真的来了。

    心里流淌过异样的甜蜜。

    顾凌擎低头,吻了她。

    从她的额头到脸颊再到嘴唇。

    她的脸更红了,别过了眼睛,呼了一口气,再看向屏幕,他从她房间出去了。

    她又返回去看。

    他吻了她的嘴唇后,没有继续,离开了。

    他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和她说说话再离开呢。

    白雅又回过去看,看了五遍,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冷销的来电显示,接听。

    “夫人,王英死了。”冷销言简意赅道。

    “王英,谁?”白雅不记得认识这个人。

    “王妈,老夫人家里的保姆,昨天被你赶出去的那个,现在警署那边可能会来找你协助调查,有人说,王妈跟他说过,要是死了,就是你做的。”冷销凝重道。

    白雅嗤笑了一声,“杀她,脏了我的手,我压根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话虽如此,警察那边肯定会找你问话的,有情况我这边再跟你说。”

    “那个你不是说王妈对某个人说过,要是死了,就是我做的吗?那个某个人是谁知道了吗?”白雅问道。

    “英华俱乐部的牛郎,王英是那里面的常客,之前赌博,输了三千万,把积蓄全部输光了。”

    “她死的,还真是时候,我晚点去英华俱乐部一趟,你把那个牛郎的信息发给我,到时候再联系”

    “好。”

    白雅刚挂上电话,门卫那边就来了电话,“夫人,有警察过来,我看了证件,是真的,要带过来吗?”

    “带过来吧。”白雅说道,挂了电话,起床,刷牙洗漱了,穿好衣服下楼。

    “夫人,我给你把早饭热热。”林纾蓝说道。

    “辛苦了,你昨天也很晚睡的,还麻烦你一早出来做早饭。”

    “不辛苦,习惯了。”林纾蓝憨厚的笑道,走进厨房。

    不一会,两个士兵带着两个警察过来。

    白雅知道他们是保护她所以跟着过来看守的,没有拒绝冷销的好意,对着警察说道,“进来坐吧。”

    “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警察把照片给白雅看。

    “认识,我家以前的保姆,昨天被我开除了。”白雅直白的说道,把照片还给警察。

    “你开除她的理由是什么?”男的警察继续问道,女的警察记录。

    “她在我家里喜欢挑拨离间,并且并不本分,借着顾家的名头在外面坑蒙拐骗,人品不太好,另外,最近,还输了一大笔钱,手脚不干净,我让她去帮我那份文件,让她不要打开,她还打开了,回来骗说是公交车上被划开的,我觉得她不适合再在我家,就把她开除了。”白雅说道。

    “请问你昨天晚上7点到凌晨的2点在哪里?”警察追问道。

    “在家里,我的女佣可以证明。”

    “除了女佣外,还有谁可以证明?”警察追问道。

    白雅扬起了嘴角,“我妈,算吗?或者,我的门卫,都可以证明我没有出去过。”

    警察相视一眼,男的警察说道:“我希望你不要外出,因为可能我们需要你协助调查。”

    “我以后会很忙,也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们浪费,你们也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我的身上,送客。”白雅看向门口说道。

    士兵们走了进来。

    “请问你母亲在晚上7点和2点之间有外出吗?”警察继续问道。

    林纾蓝端着早饭出来,“没有,我能确定,我一直守在门口。”

    “那打扰了。”警察离开。

    “林纾蓝,准备下,我吃完早饭要出去。”白雅沉声道,坐在餐桌前吃早饭。

    英华俱乐部里面有KTV,保龄球室,酒吧,健身房,棋牌室,酒店,以及西餐厅。

    KTV下午十二点半才开门,酒吧晚上7点才开。

    白雅和林纾蓝去了KTV包厢,她把照片给经理看,“麻烦,让他来下。”

    “你说凯文啊,他最近休息的,请了一周假。”经理说道。

    “有和他关系比较好的吗?”白雅问道。

    “斯鲁和他关系比较好,刚好下午的班,我现在让他过来。”经理说道。

    不一会,就来了一个男的,穿着网状的上衣和紧身的裤子,壮是挺壮,但是油里油气的,没有什么阳光之气,看着挺变扭。

    “小姐姐想玩什么?”斯鲁问道,坐在了白雅的身边,声音有压着,听起来也不太舒服。

    林纾蓝嫌弃的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去。

    白雅毕竟年纪大,成熟而稳重,“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

    “人家最会玩真心话大冒险了,谁不说实话就喝酒,小姐姐酒量挺好?”斯鲁寒暄道,倒上了酒。

    白雅看他的手指甲很长,除了中指,是没有指甲的,手臂上,有手指甲的划痕,透过网衣,身上还有若隐若现的鞭痕。

    “你喜欢你现在的工作?”白雅问道。

    “喜欢。”

    “喜欢玩女王游戏?”白雅紧接着问道。

    斯鲁抿了抿嘴唇,眼眸瞟向左上角,“可以接受。”

    白雅轻笑了一声,“身上的鞭痕谁打的?”

    “那个,是情趣。该我问你了,小姐姐和几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啊?”

    林纾蓝脸顿时红了,这种娱乐场所果然不适合她啊。

    “一个。你和凯文是男女朋友关系吧?”白雅直白的问道。

    斯鲁拉了拉耳朵,“我喝酒。”

    “凯文除了你外,还有其他女朋友吧?”白雅又问道。

    斯鲁喝了第二杯酒。“讨厌啦,一直问人家,该我问你了。”

    林纾蓝打了一个寒颤,第一次听到这么大的男人撒娇,鸡皮疙瘩掉一地,肉麻。

    白雅从包里拿出一沓钱,“好好回答,这些钱都是你的。”

    斯鲁看到钱眼睛都是亮的了。

    “凯文有几个女朋友?”

    “应该就我一个,其他,你也知道的,逢场作戏而已。算不上女朋友。”

    白雅丢了一叠过去,把王英的照片给斯鲁看,“认识她吗?”

    斯鲁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压低声音说道:“她欠了赌场那边一大笔钱,其实是被赌场的人杀掉的。”

    “凯文,可不是这么说。”

    “那是因为赌场那边让凯文这么说的,不然,连凯文一起干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