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05章 遇见他,正面

    “赌场是吧?”白雅勾起嘴角。

    她相信,赌场会因为对方还不起钱误杀人,但是,不相信,赌场会故意污蔑她。

    所以,应该是有人故意针对她的。

    白雅丢了一沓钱到斯鲁的面前,“我应该怎么找到赌场的人?或者说,你知道谁让凯文这么说的吗?”

    “是文哥,他负责赌场那边。”斯鲁有问必答。

    白雅在纸上写下了一连串的手机号码,夹在钱里递给了斯鲁,“我可以告诉你,凯文命在旦夕,想要保住命,让他联系我。”

    白雅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林纾蓝说道:“我们去赌场那边。”

    白雅走在了前面,上了棋牌室。

    扫了一眼,客厅的人不多,应该打牌的人都在包厢。

    “美女几位?”迎宾问道。

    “两位,我想见文哥。”白雅开门见山道。

    “你们有预约吗?”迎宾问道。

    “你告诉他,我知道王英怎么死的,他应该就会见我了。”白雅说道,扫向包厢处。

    其中有一间包厢的门口站着八个面无表情的保镖,里面的人,应该非常有权势。

    她倒是想看看,里面的是谁。

    白雅朝着包厢门口走过去,被门口的保镖拦了下来。

    “我是来赌博的。”白雅说道。

    “这里不是赌博的地。”保镖恶狠狠的说道。

    “让她进来。”里面有声音闷闷的传出来。

    门被保镖推开了。

    白雅正欲走进去,林纾蓝拉住白雅的手,说道:“我们人太少了。”

    “又不是打架,人不需要多,我进去转一圈,大约十分钟就出来,你在门口等我,明白。”白雅暗示道。

    如果她十分钟后没有出来,林纾蓝就可以请求外援了。

    林纾蓝松开手,点了点头。

    白雅走进包厢,只是看到那个男人的侧颜就愣住了。

    顾凌擎。

    他坐在宽大的椅子上,一身白色黑边的西装,如同王者一般,拥有强大的气场,睨向她,扬起嘴角,目光深不见底。

    白雅再次一愣。

    他把两鬓的头发剃平,中间高高的耸起,很帅,很酷,就一张脸,就能颠倒众生。

    但,又有些白雅说不出的感觉。

    想当初,他满脸贴满了胡子,她依旧能感觉到他萧冷的气质,刚毅的锋芒。

    但是他,给她的感觉怪怪的。

    是因为他在做任务吗?

    白雅内心激动的已经快要爆炸,有很多的事情要问他。

    但是现在在别人的地盘,房间里的某个地方还有监控,她极力克制住了,不动声色。

    “你想和我赌钱?”他问道。

    “这里不是赌场吗?”白雅反问道。

    他扬起笑容,“要玩什么,比大小,二十一点,还是梭哈?”

    白雅微微拧起眉头,在他的对面坐下。

    他的声音沙沙沙的,好像特意压低了嗓子,不让人听出他的真实声音。

    遇到一个跟顾凌擎一摸一样的人,她现在的反应是不是平静过头了,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下面的话听起来有些轻浮,但是我还是要说,你跟我老公很像,几乎一摸一样。”白雅直白的说道。

    他洗了牌,把牌放在桌子中央,靠在椅子上。

    白雅有特意观察他这个动作。

    顾凌擎是一个不管在什么状态下都保持身姿笔直的人,这是他那么多年养出来的习惯。

    他也是。

    她垂下了眼眸,脑中闪过很多的想法,可能,他们的一举一动被人监视着,她的出现,会让他陷入困境的。

    她应该找一个理由离开。

    “你说的是顾凌擎。”他直接说道。

    白雅诧异的看向他。

    “我刚来A国,就听到有人跟我说了,说我跟他们国家最年轻的将军很像,几乎长的一模一样,不过他命薄,上个月末死了,对吧?”他沉着的说道。

    白雅定定的看着他。

    他演戏不错,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她再待下去,可能会让他为难。

    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因为你和我老公太像,我震惊太大,所以,不能和你赌了。”她朝着门口走去。

    男人的手下拦住了她。

    白雅回头看他。

    他站了起来,戴上手套,沉声道:“我叫邢不霍,记住这个名字。”

    他先经过她,从包厢里面出去。

    白雅愣愣的站着。

    被他震惊到的还有林纾蓝。

    她跑进包厢问白雅道:“那个人是首长吗?怎么跟首长长的一模一样,首长不是死了吗?我亲自看着首长被送进火葬场的,而且,首长死的时候,盛东成还带人来闹过。”

    白雅看着邢不霍的背影,拧眉,故意说道:“他不是顾凌擎,顾凌擎是冷酷的,他带着一丝痞,说话的习惯,走路的习惯包括小细节都不一样,但是,他怎么跟顾凌擎一模一样?”

    监控室

    “他真的不是顾凌擎?”苏正问旁边的苏畅浩。

    “不是,白雅说的对,说话习惯,走路习惯,以及小细节都不一样。”苏畅浩跟白雅说了一句一模一样的话:“他怎么跟顾凌擎一模一样?要不亲子测定吧。”

    “亲子测定没有用,顾凌擎不是顾天航和宋惜雨的儿子,他是宋惜雨大哥的,顾凌擎的两个儿子又失踪了。”

    “既然是宋惜雨大哥的,应该和宋惜雨也有血缘关系的,测定下这个不就可以了吗?”苏畅浩提议道。

    “不是直系,旁系的可能性很多,就算证明和宋惜雨有亲属关系,也不能证明他就是顾凌擎。”苏正烦躁道。

    “查下他的背景不就可以了吗?不过,爸,你对他那么在意的原因是什么,你不会做了对不起顾凌擎的事情吧,还有,你为什么这个时间在这里?”苏畅浩怀疑,问了一连串问题。

    苏正眼眸闪锁着,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我来这里调查王英的死因,刚好碰到了他,觉得他和顾凌擎长得像,就特意留下来观察。”

    “是这样吗?”是苏畅浩深思着垂下了眼眸。

    包厢里,白雅还没有走出去,就看到文哥带着一批人冲了进来,指着白雅说道:“来我这里闹事,不要命了,给我往死里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