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06章 我要他,没有翻身的可能

    林纾蓝见状,立马把白雅护在身后,对着文哥喊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就这样随便打人!”

    “老子这里就是王法,给我上。”文哥的人冲了上去。

    白雅很淡定。“你觉得我来没有准备吗?你杀人的证据现在在我手上,想死,就让你的人动手。”

    “住手。”文哥喊道,狐疑的打量着白雅,“你到底是谁!哪里来的证据!”

    “你受别人指使杀了王英后,嫁祸给白雅,可惜,你做事并不干净,凯文知道前后经过,并且还有录音作为证据。”白雅简单的说道。

    “你到底想要干嘛!”文哥怒道。

    “你杀王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背后的势力?”白雅问道。

    “一个无知妇孺,只知道找小白脸和赌钱,能有什么实力!”文哥鄙夷道。

    “他的两个儿子可都在军区里面任职,想要手刃你,分分钟的事情。”

    “那个老女人得罪了首长夫人,他的两个儿子自身难保,再说,谁知道是我杀的。”文哥说完,瞪向白雅,“你来这里到底想要干嘛!”

    “我来拯救你。”白雅从包里拿出便签,在便签上写下手机号码,递给文哥,“你知道的太多,你背后的那个人,你也了解,你觉得,他能让你活着指证他吗?如果想要活命,可以打电话给我。”

    文哥惊愕的看着白雅。

    白雅扬起自信的笑容,这份笑容很有感染力,好像很多没有发生的事情她已经全部都猜到了一样。

    文哥拧紧了眉头,拿过白雅手中的便签,看了一眼,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指着白雅怒道:“我是不会出卖我老大的,即便死,所以,你不要危言耸听。”

    监控室的苏畅浩拧紧了眉头,“他们说的背后的人,不会是你吧,爸爸。”

    “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和这些乌合之众联系在一起。”苏正怒道。

    苏畅浩转身,正对着苏正,“白雅是我朋友的遗孀,如果被我发现你要害他,我不会心软,希望爸爸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外人对付你爸爸!”苏正生气道。

    “首先,我要是一个人。”苏畅浩沉声道,转身,从监控室走了出去。

    苏正抿紧了嘴唇,拿起鼠标砸向了屏幕,死死的盯着白雅的肚子,打电话过去。

    白雅看到文哥接电话,有种不好的预感,朝着门口走去。

    “我让你走了吗?”文哥阴森的说道,挂上了电话,对着手下吩咐道:“给我往死里打。”

    林纾蓝赶紧护住了白雅。

    但是他们的人太多,林纾蓝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白雅眼看着几个人朝着她冲过来。

    她不怕打,但是她现在肚子里有小宝宝,容易把小宝宝打掉。

    她护住了肚子。

    那三个人快要打到她的时候,被人突然的踢开了,撞到桌子上,发出很大的声音。

    突然来了人,文哥的人怔了怔,看向门口。

    邢不霍单手插在口袋中,靠在门框上,指着文哥,“我忘记了拿我掉下的东西。”

    “什么?”文哥一头雾水。

    “把我的女人连同她的手下带走。”邢不霍转过身,又像是想到什么,回眸,扫向文哥,眸中的锋芒好像冰冻大地的寒,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森冷,警告道:“你下次敢碰她一根头发,我保证,死的不止你全家,还有,你的手下以及全家。”

    白雅心理咯噔了一下,看着邢不霍走在前面。

    她和林纾蓝被邢不霍的手下护着走出包厢。

    她诧异的看着他的背影。

    如果她猜的不错,刚才包厢里面有监控,文哥幕后的人现在在监控室中,刚才打给文哥电话的,就是那个老大。

    他,既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她是他的女人,不怕被人怀疑吗?

    而且,他刚才的作风,确实和顾凌擎格格不入。

    顾凌擎,就算再生气,也不可能累计别人的妻儿的。

    他,是故意假装的吗?

    “你知道监控室在哪里吗?”白雅问道。

    邢不霍停下脚步,“你最好不要去监控室。”

    “为什么?”白雅不解。

    他回眸,邪佞向她,“因为会死的快。”

    她望着他那张朝思暮想的脸蛋,抿着嘴巴不说话。

    邢不霍看向她的身后,意味深长道:“其实,你不去,也能猜到是谁了。”

    白雅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后面,苏畅浩。

    那么,在监控室里的,就应该是苏正了。

    苏正会杀王英,情理之中,觉得自己被利用了,泄愤,只是,她没有想到,苏正会命令文哥打她。

    看来,她注定和苏正不可能是一个阵营的了。

    苏畅浩走到白雅的面前,“我送你回去。”

    白雅点头,“谢谢。”

    苏畅浩看向邢不霍,想了下,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颔首,握着白雅的手腕从俱乐部离开。

    车上

    “那个男人不是顾凌擎,你离他远一点,他看起来很危险。”苏畅浩提醒道。

    “你爸爸特意把你喊过去,在监控室里辨认他是不是顾凌擎吗?”白雅试探性的问道。

    “嗯,他说来这里查王英的案子,那个人跟顾凌擎太像了,让他很震惊。”苏畅浩解释的说道。

    白雅扯了扯嘴角,很多话,自己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容易让别人下不了台,自己也危险。

    “你在这里放我下来就可以了,我上小蓝的车子。”白雅说道。

    苏畅浩在路边停下了车,扭头,看向后车位上的白雅,“你要是有困难可以打电话给我帮忙,顾凌擎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应该照顾你。”

    “先谢了。”白雅推开车门下来,走向后面林纾蓝的车子。

    林纾蓝开车经过苏畅浩。

    白雅上车,关掉了录音笔,对着林纾蓝说道:“证据拿到手,可以去警察局了。”

    “要是警察抓了文哥,文哥不会再投靠我们了吧。”林纾蓝担心。

    “他进警察局,应该担心的不是我们,而是苏正,密切注意苏正的行为,一旦露出破绽,我要让他,没有翻身的可能。”白雅决绝的说道。

    苏正今天的行为,让她也没有仁慈的必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