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08章 喜欢,所以,不要做错了

    “好,对了,你还要来军区吗?上次的测验还没有做,另外,这边把百分之八十的盛东成基地的人都整理出来了,要不要发给你?”冷销问道。

    “发过来吧,我看下,今天晚上我把测试卷弄起来,你发下去让所有士兵做,部分人,会需要做第二次,第三次。”白雅说道。

    “好。”

    白雅挂了电话,打电话给徐长河。

    “我的师妹,你终于回电话给我了,我在飞机场已经快冻到结冰了。”徐长河抱怨道。

    “师兄你到了吗?不好意思啊,我在睡午觉,我现在去接你。”白雅掀开被子起床。

    “等到你接,我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现在已经在国际酒店1908号套房里,晚上都吃过了,你还要过来吗?”徐长河说道。

    “我还没有吃晚饭呢?”白雅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19点10,“要不约在晚上十点?”

    “今天就算了吧,我旅途劳累,等的你心累,现在全身都累,明天起床后联系,今晚我早点休息了。”

    “也好,那明天请你们吃中饭。”

    “没有我们,只有我, 我妹没有来,我和她……我放弃了。”徐长河感伤道。

    “趁你在A国,我给你介绍女朋友。”白雅宽慰道。

    “不用,我现在还在调整心情,一两年后再说吧。先挂了。”徐长河挂上了电话。

    白雅叹了一口气。

    徐长河是好男人,只可惜,他的眼里除了他妹,看不到别人。

    白雅再给沈亦衍拨打电话过去。

    “人你见到了吧?”沈亦衍开门见山的说道。

    白雅点头,“看到了,和顾凌擎长的一模一样,我要不是我知道顾凌擎死了,我以为是顾凌擎,听说,他直接上任去外交部做副部长?”

    “我也是才知道,查了秘密档案,确实有他的信息,他比顾凌擎小一岁,这么多年来,带领着一批手下,神出鬼没,完成了很多尖端任务。

    这次回国,邢商来找我,建议任命为外交部副部长。

    邢商是他的爷爷,老外交部的部长。”沈亦衍沉声道。

    “秘密档案?哪里来的秘密档案?”白雅追问道。

    “是这样的,我国部门和部门之间是分开管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权限。

    比如,外交部不知道国防部的情况,国防部又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情况,每一个部门都有自己的秘密库房,别人都不可能知道。

    管理又分阶级,比如,外交部之前是有邢商管理,随后后来我接管,但是我是没有权限打开邢商的,除非他交接。”沈亦衍解释道。

    “这样,会造成工作的失误吧,也会有很多黑暗的东西在其中生长。”白雅拧眉道。

    “不会,总统有打开权限的权利,只要有一半以上参与会议的人同意,另外,纪检那边收到举报就会抽查。”

    “所以,有没有这种可能,邢不霍的资料是邢商输入在里面的?”白雅问道。

    沈亦衍笑了,“首先,有这种可能,其次,确实也有这么一个人在领导着团队从事侦察工作,如果不是邢不霍,又会是谁!

    最后,你都在怀疑他可能是顾凌擎了,那就一定不会是顾凌擎。”

    “为什么?”

    “如果他是顾凌擎,肯定会告诉你的,不是吗?”沈亦衍反问道。

    白雅顿了顿。

    她现在知道为什么顾凌擎不告诉她了,因为只要有一点点的疏忽,他就必死无疑,不告诉她,或许,才是最好的方案,因为别人也会从她的反应判断。

    “你准备安排我什么时候去外交部和内阁?”白雅换了话题问道。

    “一月份有场考试,我现在帮你报名,会把答案直接告诉你,你背背,到时候面试,走一下流程,至于内阁,每年年初会有报名,我把你安插进去。”

    “嗯,好。”

    “吴念。”沈亦衍喊了一声,沉默着不说话。

    “讲。”白雅简单一个字。

    “刘爽,过的还好吗?”沈亦衍沉声道。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你身边才是四面楚歌,先这样,挂了。”白雅直接挂上了电话,走到窗口,看向外面。

    刘爽,不知道过的好不好?

    敲门声响起

    “进来。”

    门被推开了,林纾蓝站在门口,“夫人,有一个女孩说是你朋友,想要见你,现在在门卫。”

    “女孩?”白雅回头,心里流淌过涌动,会是刘爽吗?

    “她叫什么名字?”白雅问道。

    “好像叫什么玲的。”

    白雅眼眸又暗沉了下去。

    阿玲。

    艾伦说过的。

    来的比她预想中的晚。

    “让她进来吧。”白雅沉声道。

    “要不要给您准备晚饭啊?”林纾蓝关心的问道。

    白雅点头,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像是饿了。”

    林纾蓝去准备晚饭,宋惜雨一直在客厅,看到她,欲言又止。“小念,我听说,你们今天碰到了一个跟凌擎一模一样的人?”

    “妈,顾凌擎已经死了,即便再像,也不是。而且,她是你堂妹在外面的私生子。”白雅提醒道。

    “我堂妹的私生子啊。”宋惜雨点着头,“这个,说的通,挺好,挺好。”

    她转过身,喃喃自语的回房间去。

    白雅回头看她,宋惜雨年纪大了,有些东西,远离点好。

    她短时间里,痛失了两位至亲的人,应该比她更加伤痛。

    白雅再次叹了一口气,听到门口的汽车声。

    阿玲冲进房间,红着眼睛看白雅,“我一直很喜欢姐姐,也觉得姐姐是个高尚的人,更觉得,天底下,只有姐姐可以配上艾伦了。我知道,您的丈夫去世你很难过,但是,不要因为难过而做错误的决定好不好?我很喜欢苏桀然。”

    “除了顾凌擎,我不会再喜欢上其他人,你和苏桀然之间的问题是你们自己本身。”

    “可是苏桀然只喜欢你。”阿玲委屈的说道。

    “你心里清楚,他爱我或者不爱,也不是我能改变。要么,爱他,连同这点都可以接受,要么,改变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爱上你,要么,放弃。我能给你的,只有三种选择。”白雅清淡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