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12章 出人意料的结果

    他走的很慢,应该是照顾她步伐小,一直牵着她的手没有放开,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回到图书馆。

    灯光下

    他看着她红红的脸蛋,没有说话。

    她也没有说话,低着头,等了一会,抬头看他。

    他还在看着她。

    她被他看的局促,“你饿吗?我给你煮面,你吃了面再走。”

    “我不想走了。”邢不霍说道。

    “那,你明天早点走,应该不会被发现的。现在这个屋子里只有我,妈,还有林纾蓝。”白雅思考道。

    邢不霍扬起笑容。“你想我今天就留下来啊?”

    白雅觉得他问话的方式很奇怪,但还是忠于自己的心道:“想,不过,也担心你,赶来赶去太辛苦,毕竟你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白雅抿着嘴巴笑,“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邢不霍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这个时候说的倒是好听,行了,你也应该早点睡觉,我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白雅柔声道。

    邢不霍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走了。”他干脆利落的一句话,一个跃步。就上了屋顶,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干脆利落。

    白雅出门,林纾蓝守在门口,“夫人,你出来了啊?”

    白雅看向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两点了,“你赶紧回房间睡觉吧,以后不用这么守着我。”

    “保护你是我的职责。”

    “但是你休息好,才能更好的保护我,我在家里,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以后不用这样了,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

    白雅拍了拍林纾蓝的肩膀,走回了房间,放水,躺在浴缸里,脑子中回忆着刚才和顾凌擎见面的画面。

    他,性格转变的很大。

    不过,也对,演员演戏是为了梦想和生活。

    他们演戏是为了生命,不可能有一点点破绽的。

    她泡了半小时,晕沉沉的,从浴室出来,一占到床,就想睡觉了。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冷销的,想起让冷销做的事情,这个时候冷销打电话过来,应该是有结果了。

    白雅打起精神,接听。

    “夫人,出事了。”冷销凝重道。

    “怎么回事?”白雅担心的问道。

    “我们的人进去熊黛妮的别墅发现熊黛妮已经死了,他寻找保险箱的时候被苏桀然抓了一共正着。”

    “什么?”白雅惊的坐了起来。

    是阿玲布的局,还是苏桀然布的局?

    事情怎么可能那么巧!

    “我打电话问下,一会再联系,另外,你查下天眼,有谁去熊黛妮家里没?”白雅着急的说道。

    “天眼的必备条件是,有监控,但是,熊黛妮家附近的监控都是坏的,我现在找离她家最近的监控正在排查。”冷销汇报道。

    “所以,肯定是有预谋的。我一会再和你联系。”白雅挂上了电话,给苏桀然打电话过去。

    手机铃声响了5声,苏桀然这边才接听。

    “你现在讲话方便吗?”白雅问道。

    “嗯。”苏桀然沉沉的应道。

    “我跟你保证,杀死你母亲的不是我的人。”白雅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的人,又为什么在我妈那?”苏桀然追问道。

    白雅想了下,苏桀然太聪明。

    她如果撒谎,他肯定能听得出来,反而会弄巧成拙。

    “阿玲来找我,说看到你母亲把一些重要的东西藏在保险柜中,应该是关于沈傲的,我想知道是什么,所以派了人去,但是听说我的人去后发现熊黛妮已经死了,我好奇,你一般不回去的,为什么会在那个点上回去?”白雅不解的问道。

    “我妈打电话让我回去说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说。”苏桀然说道。

    “苏桀然,我的人肯定不是杀害你母亲的凶手。”白雅确定的说道。

    “见一面吧,你现在来我母亲家里,方便吧?”苏桀然沉声道。

    “好,我现在就过来。”白雅说道,立马起床。

    林纾蓝刚睡下,白雅没有喊她,叫了一个值班的士兵送他去熊黛妮的家里。

    路上的时候,她告诉自己,如果不睡着,明天没精神,头脑更不清晰,强迫性的,让自己小睡了一会。

    睡的很浅。

    从家里到熊黛妮家的这段路上醒了十几次,快到熊黛妮家里的时候,她彻底睡不着了。

    从车上下来,苏桀然站在门口,单手插在口袋中,穿的有些单薄,脸色很沉重。

    白雅是知道苏桀然和熊黛妮的事情的。

    苏桀然是熊黛妮领养的。

    熊黛妮对他有恩。

    他们平日里感情不错。

    这次熊黛妮横死,他肯定很伤心。

    “她,现在在房里吗?”白雅问道。

    她,指的是熊黛妮。

    “秋尊在里面,你要看下,还是直接去我房间。”苏桀然问道。

    冷秋尊,白雅是认识的,一个非常厉害的破案专家,也是苏桀然的好朋友,他们以前一起破获过古堡案,彼此之间的气场不合。

    “我看下。”白雅说道。

    如果熊黛妮是被谋杀的,她要尽可能找出凶手的破绽,为她的人洗清协议。

    苏桀然看向身后站着的人,吩咐道:“带她去我妈房间。”

    “是。”

    前面的人领路。

    白雅跟在那个人的身后,回眸,看了苏桀然一眼。

    他还站在门口,一动都不动,隐隐的,有种悲伤的感觉。

    在她心中,他是一个强大到令人窒息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阴谋。

    谋略,手段,心机,是她见过的最厉害的人。

    那样无坚不摧的他,居然也有黯然神伤的一面。

    苏桀然毕竟不是神,而是人。

    “到了。”领路的人说道,推开门。

    白雅踏了进去,就听到冷秋尊不悦道:“谁允许你进来的,出去。”

    白雅不理会他,继续走进去。

    房间里面很乱,熊黛妮的衣服,包包,鞋子都丢在地上。

    熊黛妮被钉在柜子里,额头上密密麻麻的三根钉子,脸颊两侧各两根钉子,眼睛被挖了出来,舌头被割掉了,丢在柜子里,她的嘴巴却是用钢丝被缝上的。

    脖子上两根钉子,两个肩膀上各三根钉子。

    手臂留着,手掌没有了,全身没有穿衣服,身上又全部是鞭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