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14章 偏偏喜欢你

    白雅等他挂了电话,继续说道:“你妈妈这里得玻璃窗隔音吗?”

    苏桀然摇头,“这个房子是老房子,还没有那么先进,用得是普通得窗户。”

    “你妈得舌头被割掉了,这个是对方做得第一步,不让你妈发出声音,然后把她得嘴唇封了了起来。

    有些伤痕,会在尸体死亡二十四小时候逐渐呈现出来。我觉得你妈得肩膀和脸上会出现淤青。

    但是,即便是封掉了嘴巴,在封之前,应该也会发出不同寻常得声音,你到时候去查查隔壁得人间,有没有听到活着看到什么。”

    “我会交掉警察他们做,冷秋尊会直接参与调查,他每天都会跟我汇报情况,你可以一起听。”苏桀然沉声道。

    或许是丧母吧。

    现在得苏桀然已经收起了两年前得锋芒,变得内敛了起来。

    环境,果然会改变一个人得思想和状态。

    “还有,东西在最初得地方,这句话你妈写得很潦草,很着急,连装纸条得容器都是梳妆台上得精油瓶。

    精油还没有来得及倒,这说明你妈很匆忙。

    她担心纸条落在对方得手上,所以写得很隐晦。

    但是你妈没有写是谁杀她得,说明,她自己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你妈被杀的当口,我怀疑,是消息泄露,别人知道你妈有证据,才引来了杀身之祸。

    最初的地方,她可能是告诉你,也可能是告诉沈傲,如果是告诉你,你要好好想想。

    另外,你妈是被虐杀。

    挖掉眼睛,是施虐者觉得你妈看到了不应该看的东西,这些,可能跟你妈知道别人的秘密有关。

    封了嘴唇,施虐者觉得你妈太多舌。

    把衣服脱了,在女性特征部位打上铁定,是你妈这些特征曾经让他(她)得到了很大的羞辱。”

    “沈傲的妻子?”苏桀然脱口道。

    “不一定,但是也不排除,身上的钉子除了女性特征那三根不一样,其他都是一样的,等鉴定科鉴定下吧,看看这些钉子是属于一批还是两批。

    施虐者要么是变态,要么,恨你妈入骨,你先找找你妈家里的保姆吧,说不定她有发现。”白雅眼睛酸疼的快要睁不开了。

    早知道,前天晚上就应该好好补觉的。

    她等于两天都没有怎么睡。

    “你先休息会吧。我送你回去休息。”苏桀然说道。

    白雅靠在椅子上,“不用了,我的人会把我送回去的。”

    “不是送你去你家,而是送你去我家,我一会跟盛东成去谈判。你不想你的人放不出来吧。”

    白雅定定的看着苏桀然,眉头拧起了,不放心的说道:“你说的,不碰我,一个月后就放开我。”

    “我以前不想放开你,结果呢,你离我越来越远了。我如果碰了你,你肯定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别说跟我这么好好说话,放心,我发誓,你不同意,我绝对不勉强,走吧,你太累了,先回去休息。”

    白雅有气无力,头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一下就睡了过去。

    他让他的人过来开车。

    士兵拦在了他的人面前。

    他的人正欲和士兵动手。

    苏桀然也不阻止,让他们打架。

    他的人很多,白雅就带了一个士兵,很快,士兵就被制住了。

    苏桀然这才打开窗户,对着士兵说道:“你们夫人是自愿跟我走的,不信,让冷销打电话给她。”

    苏桀然示意手下放下士兵。

    他下车,把白雅抱起来,放到他的保姆车中。

    他的人开车离开。

    他躺在白雅旁边,定定的看着白雅的睡容。

    他喜欢美女,也有自己的标准,以前的白雅和他的标准不符合,他也觉得自己不可能会喜欢白雅。

    可,偏偏喜欢上了。

    他喜欢她知书达理,喜欢她善解人意,更喜欢她从不纠缠。

    她坚强,独立,自尊,自爱,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难得的一股清流。

    不趋炎附势,不玩弄感情,对待人真心诚意,心软善良,拥有一颗难得的纯净之心。

    他爱上的,是她的心灵,性格和品性。

    如今,她摇身一变,连样貌也是他梦想中的女人,可惜,她爱的不是他了。

    他这叫自作孽,不可活吗?

    玩腻了,乏味了。

    现在的他,只想和她安定下来,过着平平淡淡,平平凡凡,相濡以沫的幸福生活。

    白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了守在她窗前的苏桀然。

    天已经黑了,床头灯发出橘黄色的光。

    “几点了?”白雅问道。

    “晚上的7点,饿了吗?我让人准备了你喜欢吃的,我让他们热下。”苏桀然柔声说道,起身走出门外。

    白雅睡得有些懵,坐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自己的包包,翻出手机。

    手机静音的,很多来电显示。

    她先给冷销打电话过去。

    “夫人,你现在在苏桀然那里,怎么回事?你怎么不接电话!再不接电话,二十四小时候,我准备带入直接 冲过来了。”冷销着急的说道。

    “我睡到现在才醒,不好意思啊,是这样的,你不用担心我,苏桀然答应不会碰我,一个月后就放我离开,这样,我们的人正常流程走下,就可以放出来了。”白雅解释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正常流程,现在我们的人被关在了监狱里,所有的证词都不利。”冷销着急的说道。

    “我问下。”白雅拿着手机从床上下来,打开门,正好碰到走过来的苏桀然。

    “冷销说,我们的人被关在了监狱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雅担心的问道。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跟你的人说, 让他假装是小偷,我打声招呼,他们一会就放他出去。”苏桀然说道,打电话出去。

    白雅拿起手机,“你听到了,我们的人一会就能放出去。”

    “那么你呢,真的没有问题吗?首长知道肯定会着急的。”

    白雅想起邢不霍。

    她还答应邢不霍今晚帮他那什么的,看来不行了。

    “我以后跟他解释,熊黛妮在临死之前写了一句话,东西就在最初的地方,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些东西指的就是证据,我们尽量找到。应该就能给对手漂亮一击。”白雅言归正传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