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16章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找到了内奸是谁,我处理下。”苏桀然森冷的说道。

    “她?”白雅瞟向大厅里的女佣。

    苏桀然点了点头。

    白雅没有去楼上,走到女佣的面前。

    女佣脸色差到发白,手插到了口袋中。

    “想要你家人生不如死,你尽管自杀。”白雅开口道。

    女佣惊讶瞪向白雅,又看向苏桀然,想了下,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是盛部长让我这么做的,不然,我的孩子,孙子,都活不了,我也没有办法,苏先生,饶了我的家人吧。”

    “我问你话,你好好回答。”白雅挡在苏桀然的面前问道。

    女佣磕着头,不抬起来。

    “房间的监控是什么时候装的?”白雅问道。

    “今天,今天苏先生不在家,盛部长的人过来装的。”女佣汇报道。

    “这个监控视频直接接到盛东成那里,还是你这里?”

    “在我这里,然后我把拍下来的发给盛部长。”

    “今天的,你发了没?”白雅追问道。

    “还没有。”女佣抬头回答道。

    “阿玲说熊黛妮有证据的事情是你说的?”白雅继续问道。

    女佣顿了顿,点了点头。

    “我问完了。”白雅说道,看向苏桀然。

    苏桀然眼中的火在跳跃着,“你什么时候成了盛东成的人?”

    “盛部长上次遇到袭击后,就来找了我。”女佣解释道。

    “你跟他说了多少?”苏桀然眯起了眼睛。

    “没说多少,这次是我第一次汇报,我没有想到你的母亲就这么没有了,对不起,苏先生,我以后不敢了。”

    苏桀然下颔瞟向外面,“你可以走了。”

    “我……”女佣跪在不起来,哀求道:“苏先生救救我吧,我如果从你这里被赶出去,我就死定了,盛部长不会放过我得。”

    “我没有亲自动手已经对你客气了。”

    “东西在最初得地方,这件事情我还没有汇报呢?”女佣谈判道。

    苏桀然眼中掠过锋锐,“那看来,我不能让你活着出去了?”

    女佣震惊,瘫坐在了地上,余光看到白雅,抱住白雅得腿,求情道:“女菩萨,救救我,救救我。”

    白雅在她得面前蹲下,“你希望我怎么救你?”

    “你跟苏先生求情,他带你来这里,肯定听你得。”女佣泪眼婆娑道。

    白雅勾了勾嘴角,“那你觉得苏桀然怎么救你?”

    女佣愣了下,看向苏桀然,对着白雅说道:“我相信先生只要同意,肯定能够救我得。”

    “要不,让你继续待在这里,你按照我们得要求汇报,觉得这个怎么样?你又能对盛东成交代,还能保住你和你全家人得安危?”白雅反问道。

    “好啊,好啊,我一定对你们忠心耿耿,绝不二心。”女佣对白雅磕着头。

    白雅看向苏桀然。

    他咬紧了牙,眯起了眼睛,锋锐不减,萧杀而愤怒。

    白雅挡住了他得视线,“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觉得是她害死了你母亲,但事实上,她不过是一个引路人。而且,是为了保住家人得生命,严格得说,品行并不坏,谁在面对最心爱得人得时候都会犯错。”

    苏桀然渐渐得恢复了平静,看向白雅,“我们先出去吃饭吧,你应该饿了。”

    “如果你要留住她,监控就不能拆。”白雅提醒道。

    苏桀然看向手下,吩咐道:“监控先别拆,我要考虑下,把她先关进地牢,等我晚点回来再处理。”

    “是。”

    苏桀然没有再看女佣一眼,怕多看一眼,他就把她扔出去喂狗了。

    白雅跟在苏桀然得后面,上了车。

    他没有叫手下,自己开车。

    “盛东成很聪明。”白雅说道。

    “他比他父亲心机要深,处事更加细心,也更加残忍,从不相信任何人,我曾经派了一个女人在他身边,没有露出半点马甲,他再喜欢,也只用半年,立马丢弃。”苏桀然沉声道。

    “他疑心很重,处事周详,防备心重,还会借刀杀人,你妈,我估计是沈傲或者沈傲夫人做得。”白雅猜测道。

    “为什么?”苏桀然不解。

    “你妈除了沈傲有其他男人吗?”

    “没有,这个我确定。我妈……她只有沈傲一个男人。”

    “所以,沈傲的夫人在你母亲没有犯错的时候不敢动她,但是,你母亲犯了在沈傲看起来不可饶恕的错,沈傲的夫人出手就不会轻,之前已经分析过了,盛东成出手不会羞辱尸体,特别是在女性特征部位钉上钉子,只有沈傲的妻子,有这种动机。”

    苏桀然死死的握住方向盘,“我一定会把那个女人碎尸万对。”

    “盛东成很聪明,他如果亲自动手,被你发现,你肯定不会放过他,所以让沈傲动手,反正,他现在和沈亦衍的关系的差,他不能亲自除掉沈家,那就借你的手。”白雅眯起眼睛说道。

    苏桀然嗤笑了一声,“这只老狐狸,还真是打了一手的好棋。”

    “你之前的职务是谁给你的?”白雅问道。

    “沈傲。”

    “那你可要当心了,他们杀了你母亲,就不会让你掌权,说不定,还会治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苏桀然拧眉,加快了速度,想到白雅怀孕在身,又把速度降低了下来,对着白雅说道:“就算削了我的职务也没有关系,这几年里我铺了很多的关系,很多关系是盛东成和沈傲都不知道的。”

    这点白雅是相信的。

    苏桀然的谋略不在沈亦衍下面,也不会在盛东成下面。

    “我有一个建议。”

    “什么?”苏桀然看向白雅。

    “其实,这个案件查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他们要杀你母亲,肯定策划好的,就像盛东成做了那么多坏事,也没有留下任何把柄,你再查下去,只会让你危险。”

    “所以呢?”

    “忍,寻找所谓的证据,直到有能力反击的时候,一招制敌,与其弄死你家的女佣,让盛东成在你身边再叛变一个,不然,把这个女佣好好利用,透露我们想透露的信息过去。”白雅说道。

    话音刚落,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陌生的来电显示,狐疑的接听。

    “你去苏桀然那里了?”邢不霍的声音不悦的传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