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17章 你想气死我对吧!

    “呃,这件事情晚点我跟你说。”白雅轻声说道。

    “现在在哪里。”邢不霍的分贝提高了几分,充满了愤怒,从手机里,把情绪传达到了她的耳中。

    “那个,去吃饭。”

    “我被你气的饭都吃不下,你居然去吃饭。”邢不霍更生气。

    她没有他的电话,所以,不能事先跟他说,事情太紧急,容不得她又喘息的余地,不过,说到底,还是她理亏,所以没有出声。

    “把手机定位发过来。”邢不霍命令的说道,说完,觉得还不够力度,又加了一句,“不发过来,我肯定弄死你。”

    说完,他这才挂了电话。

    白雅顿了顿。

    如果是以前的顾凌擎,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会很深沉的问道:“在哪?不准去,白雅,你要是赶去你试试。”

    之后,不会有其他话了,什么被你气的饭都吃不下去,你居然去吃饭,这种话是绝对不会说的。

    他很沉稳,惜字如金,简单直接。

    现在的他,伪装的真的很好。

    白雅发了一会呆。

    “谁的电话?”苏桀然问道。

    “一个朋友的。”

    苏桀然扬起嘴角,“你的朋友就一个刘爽。”

    这句话,让她隐隐的不舒服,看向苏桀然,“那就要看你对朋友的定义,有些时候,只见过一次面,就能称呼为朋友了。”

    “嗯。”苏桀然没有和她理论,像是故意让着她,把车子停在了旺客楼门口。

    白雅看他一副好说话的模样,觉得自己尖酸刻薄了。

    每一个人都在变,或者说,那是成长吧……

    “抱歉。”白雅说了一声,推开车子,下来,朝着饭店走去。

    苏桀然跟在她的身后。

    有点时间,他也很迷惘。

    自己到底是爱上白雅,还是,因为得不到才惦记。

    他以为白雅死里的两年里,他还是交过很多女朋友。

    他在每一个女朋友身上都在寻找白雅的影子,可终究,那些都不是白雅。

    很少有女孩在发脾气后,意识到自己不对,立马道歉的。

    白雅却可以。

    她永远在审视自己,不让别人负担,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只付出,不求回报。

    越想,越觉得好舍不得。

    他真是蠢到爆炸了,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以至于他剩下的生活,没有了颜色。

    现在顾凌擎已经死了,不知道他努力努力再努力,还会有机会吗?

    白雅坐到了位置上,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简单的点了三菜一汤。

    番茄鸡蛋,香煎牛仔骨,蟹黄豆腐,河蚌排骨汤。

    苏桀然听着白雅报出菜名,眼中有些潮湿的氤氲之色,拉开椅子坐下,以至于握着水杯的手都在颤抖着。

    他最喜欢吃的两样菜就是香煎牛仔骨和河蚌。

    他妈都不记得他这两个爱吃的菜,白雅却记得。

    他用尽的心思花在讨好那些花瓶身上,却忽视了身边,曾经有一个真正爱他的人。

    记得有次感冒,也是白雅一直在照顾,即便他用恶毒的语言攻击,她都没有走。

    他好后悔,想要回到八年前,一定好好珍惜他。

    可惜,年轻的时候他太不懂事了,狂妄,浮躁,吃够了苦,才后悔莫及。

    “你要喝点红酒吗?”白雅柔声问道。

    苏桀然望着她那双眸若剪水一般的眼睛,喉结滚动,吞咽下苦水,柔声道:“不喝了,你忘记我是开车来的。”

    “我去洗下手。”白雅站起来,握着手机。

    她得跟邢不霍解释下,免得他着急。

    顾凌擎得脾气性格,她还是有点了解得。

    她走进了洗手间,确定周围没有人,打电话过去。

    一声,电话就被接听了。

    “定位呢?手断了,还是脑子坏了,谁允许你去苏桀然那里得,你是不是看我没有死,想要气死我。要是气死我,我也带着你一起。”邢不霍生气得说道。

    “那个……”

    “我不要听那个。”邢不霍打断她得话。

    白雅看有人过来,没有说话。

    邢不霍也不挂电话,等了一会,看白雅不说话,催促道:“那个什么?”

    白雅微微扬起嘴角,走上楼梯,到了二楼包厢,关上了门,压低声音说道:“我这边临时出了一点事,我派人去熊黛妮家里拿点东西,熊黛妮死了,我得人被苏桀然抓了一个正着。”

    “所以,他让你去他那里,放了你得人!”邢不霍接上他得话。

    “苏桀然答应不碰我得,一个月后让我离开。”白雅继续解释道。

    “不碰你,让你离开?我说,你还是聪明面孔蠢肚肠阿,那他有什么好处,放掉你得人等于和盛东成作对。”

    白雅不喜欢他这么说她,“我觉得他是在帮我。”

    “帮你就不会这么要挟你!”

    “那是因为他要对盛东成交代。”

    “白雅,你现在是替他说话。”邢不霍得声音暗沉了下来。

    白雅知道他介意苏桀然这个人,过去发生得事情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像是一条毒蛇。

    那个时候,苏桀然也是威胁她呆在他身边来换得顾凌擎自由得。

    她能了解,也理解顾凌擎现在的怒火。

    “你冷静的听我解释。”

    “我现在冷静不下来,我要见你,立马把定位发过来。”邢不霍命令道。

    “你听我说,我不是替苏桀然说话,而是为了我,跟你好好说,当时的情况非常的危机,我不能看着手下的人别污蔑什么都不做,那是信任我,帮助我的人。

    我呆在苏桀然身边不会有危险,我发誓。

    但是,盛东成好像开始怀疑苏桀然了,我担心有人会跟着苏桀然,你要是过来,容易被发现,事情就不好收场了,也会让你容易曝光,再等等,再等等就好。

    其他,我们见了面,我再跟你说。”白雅认真道。

    “我再说最后一遍,定位给我发过来。”邢不霍沉声道。

    白雅:“……”

    她非常的无奈,算了,她相信顾凌擎的能力的。

    “你现在用哪个微信?”白雅问道。

    “这个手机号码,我只等你一分钟。”邢不霍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上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