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20章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什么?”白雅脑子里有一瞬间空白,“你,这是……故意演给苏桀然看的。”

    他勾起她的下巴,“这个,不是演给别人看的。”

    他低头,吻上了她的嘴唇。

    因为靠的太近,她能闻到他身上烟草的味道。

    他刚才吸烟了。

    她往后推开了一点。

    他跟着过来,盯着她的嘴唇。

    她的嘴唇实在太好吻了,柔柔的,软软的,他还喜欢她身上的香味。

    她再往后推开了一点。

    他又跟过来。

    白雅快倒下去了,双手抵在了他的胸口,“邢不霍,你这样,太冲动了。”

    邢不霍听着她的声音,继续压过来,“我看到我的女人不冲动,看到谁冲动?”

    白雅:“……”

    车子往前开,她摔在了椅子上,他的气息靠近,嘴唇刚碰到她的嘴唇,舌头窜了进来,搅合着她的气息,灵活的扫着她口中的每一寸。

    她挺不好意思的,刚吃过饭,推他,推不开,他反而吻的更加强势,她都听到吞咽声了,脸涨的通红。

    只好被迫接受了他的吻。

    但,集中不了精神。

    他这么贸贸然的带走她,苏桀然会怎么想?

    他要是被人怀疑了,怎么办?

    她应该怎样掩护他才对。

    脑门上突然被他敲了一下。

    他出手有点重,白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胡思乱想干嘛,好好感受我。”他霸道的说道。

    白雅揉了揉自己的头,坐起来,“你下次不要敲我头,我不喜欢,疼的。”

    “不疼你能长记性吗?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你觉得对吗?看起来你们相处的很融洽,你觉得合适吗?”邢不霍一连说了她很多个问题。

    “我是跟他说正事。”

    “跟我就不是说正事,记住,你是我的女人,让你呆在别的男人身边那我就不是男人了。”邢不霍插断她的话。

    “我是担心你被暴露,他们再次刺杀你,盛东成那个人宁可错杀一百也不会放过一个的,我们必须把他和沈傲连根拔起,以后才能相安无事的生活。”白雅解释道。

    “这些事情我会解决,盛东成,沈傲,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只要安心在家里养胎就号了。”邢不霍把手放在了她的腹部上。

    白雅感觉到了他手掌的温度,手打在他的手背上,柔声道:“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已经争论过很多次了,让我看着你孤身犯险什么都不做,我只会更着急,更不安,我们一起奋斗,一起前进。”

    邢不霍深邃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一道异样,自己也意识到了那种异样,眉头拧了起来,“现在你的人已经被放出来了,你不用在苏桀然那里了。”

    “这个本来就是骗盛东成的幌子,做给盛东成看的,你这样把我带走,一会苏桀然肯定找过来,如果你不是顾凌擎,你肯定会放我走的,对吧,你不放我走,会让盛东成怀疑,凌擎,我不能没有你,别再冒险了。”白雅担心的说道。

    他的不悦加深,“该喊我什么又忘记了是吧?”

    白雅无奈,“不霍,我们现在每一步走的棋必须小心翼翼。”

    邢不霍冷下了面容,凝声道:“就算死,我也不会让我的女人去别的男人身边,我不需要。”

    “我没有去其他人的身边,也不会去其他人的身边。”白雅说道,看到前面设置了路障,有种不好的预感,拨打电话给冷销。

    “冷销,我这边出了一点事情,邢不霍带走了我,苏桀然找了一大堆人来拦截,我担心有伤亡,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你赶紧跟踪了我的手机信号带着人过来。”白雅着急的说道。

    邢不霍看向全面,眯起眼睛,多了几分阴沉。

    车子被拦截了下来。

    交管跑过来,邢不霍放下车窗,冷声道:“谁给你的胆子拦我的车。”

    交管战战兢兢地的汇报道:“对不起,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他话音刚落,白雅只感觉她那边的车门被打开了,苏桀然握着她的手臂,把她拽了出来。

    邢不霍的眼中迸射出一道萧杀的厉光,从车上下来,甩上车门,锋锐的扫着苏桀然,“你是什么身份拦我的车?”

    “我朋友被你掳了去,你说我什么身份,一会警察就过来,要不,一起去警察局理论下。”苏桀然冷声道。

    他的人自发的走到他的身后。

    “掳?你会不会搞错了,她是心甘情愿跟我走的。”邢不霍看向白雅。

    白雅拧起了眉头,有些烦躁。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顾凌擎和以前太不一样了,包括现在脸上勾起的笑容,带着一种讳莫如深的阴森,眼神,也不那么纯粹,清冽。

    如果用这种方法去除自己是顾凌擎的嫌疑,他做到了,连她也不觉得他就是顾凌擎。

    还有一种莫名的恐慌和害怕。

    要是他真不是顾凌擎……

    这种想法让她的心更慌乱,应该不会的,他和顾凌擎长得一模一样,没有整容的痕迹。

    她转过身,面对着苏桀然,“我们走吧。”

    “白雅,你站住。”邢不霍命令道。

    白雅没有停下脚步,朝着前面走去,上了苏桀然的车子。

    苏桀然开车走人。

    她的手机立马响了起来。

    她看是邢不霍的,接听。

    “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邢不霍生气的问道。

    “是你是什么意思?你确实和顾凌擎长的一模一样,让我有心动的感觉,但,你并不是顾凌擎,我的老公已经死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知道你是带着何种目的要跟我暧昧,我没有兴趣,以后如果没有必要,也不用私下再联系了。”白雅挂上了电话。

    苏桀然看向白雅,“他让你很纠结?”

    “会迷惑,迷茫,同时……”白雅眼眸闪锁着,没有说下去。

    “我嫉妒那家伙的脸。”他眼红的说道。

    白雅想起顾凌擎生气的模样,心里像是压着一块石头。“苏桀然,如果我现在出尔反尔的离开,盛东成会不会怀疑你?”

    “你要去那个人身边?”苏桀然口气尖锐了几分,握着方向盘的力道紧紧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