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22章 如果他不是顾凌擎,顾凌擎在哪里?

    白雅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他大半辈子都被关押在了精神病医院里面。

    她母亲是真的有精神方面的问题,那样被关押在密闭的空间里,都很难熬。

    何况,周海兰并没有精神病。

    或许,这就是老天对她的报应吧。

    在白雅发呆之际,邢不霍的人从车上下来了,冷销也从车上下来了。

    三分力量相互制衡,也堵住了马路。

    白雅看向外面,“苏桀然,我要走了。”

    “保持联系。”苏桀然沉声道。

    白雅点了点头,推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向邢不霍。

    他睨着她,眼中没有隐藏不悦,耷拉之中,还有点寒光。

    那种寒光带着几分阴冷和森暗。

    白雅觉的不太舒服。

    “夫人。”冷销喊道,站在了白雅的旁边,也看着不远处的刑不霍,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邢先生,玩笑就到这里为止, 别让人为难。我想,你还没有拦截,带走我的资格。”白雅冷声道。

    “什么?”邢不霍拧眉。

    白雅看向冷销。“空中的飞机是你派来的吧?”

    “是。”

    “我们走。让上面放下绳梯。”白雅说道。

    “你没事吧,毕竟怀孕在身的。”冷销担心。

    “没事,我有朋友在A市国际大酒店,你到时候把我放在酒店楼顶就行,不会有事的,我还没那么娇弱。”白雅理智的说道。

    “好。”冷销打电话出去,飞机上面放下了绳梯。

    邢不霍眯起了眼睛,藏着锋芒。

    白雅对上他的眼睛,心,好像跌入了万丈深渊之中,有种念想要从脑子里爆出来,但是情感在抗拒着。

    她不想,不想现在想的事情是真的。

    如果他不是顾凌擎,顾凌擎又在哪里?

    飞机从这里到A市国际酒店过去,五分钟就到了。

    她从飞机上下来,酒店的经理打开了楼顶的门,她心事重重的走到徐长河的房间门口,敲门。

    徐长河打开门,看到门口的女人微微一愣,“请问你找谁?”

    “师兄,我,白雅。”白雅说道,整容后,他们确实还没有见过面。

    徐长河恍然大悟,上下打量着白雅,“你早这样,我肯定会爱上你。”

    白雅轻笑了一声,“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好看咯?”

    “以前也好看,但是,现在是惊艳,能让人一眼就爱上的这种,论颜值,比你好看的也没多少了吧?”徐长河赞赏的说道。

    “整出来的,年轻的时候细胞的恢复能力强,不管是肌肉,皮肤,以及紧绷程度,都是最佳的,一过四十,所有的后遗症都会出来。

    比如,削过的下巴隐隐作痛,整过的牙齿牙床萎缩,整大的眼睛眼皮下耷,鼻子经常呼吸苦难,动不动流鼻血,严重的,失去嗅觉,等等,等等。” 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那你还整?”

    “我当时说的是我想换张脸,让医生看着吧,整成什么样,我压根就没有在意,再说,我那个时候很胖,整完,也没有看出五官。”白雅解释道。

    徐长河扬起笑容,贼兮兮的说道:“能把那医生的号码给我吗?说不定,我也整成一个绝世美男。”

    “噗。”白雅被逗笑了。

    本来心情不好的,和他见面,明朗了一些,“那个人是沈亦衍的人,不轻易给人整容的,好像本来也不是这个专业,不过是天才而已。”

    “看来我的丑要跟我一辈子了。”徐长河叹了一口气说道。

    白雅又被逗笑了,看向他的房间,“你不请我去坐坐吗?”

    “你这么美,进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欣赏,暴殄天物了。”

    白雅笑的的肚子疼。

    还记得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他找她,对她说的是:“白雅,我觉得我的屎迷路了,我便利了好几天,怎么办?”

    她当时在喝牛奶,一口全部喷了出来。

    不过,她很喜欢他的性格,乐观,开朗,幽默,即便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也积极投身于事业和运动中去,用更好的习惯取代心里的悲伤,烦恼和抑郁。

    她或许是心理学上的天才。

    因为自身遭遇,因为母亲的情况,她能更好的了解和理解病人的心里,状态,以及改变方法。

    但是,掌控最好的,却是他。

    白雅进了房间,徐长河倒了一杯牛奶给她,柔声问道:“现在你的病都好了吗?还会容易情绪失控或者记忆空白吗?”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了?两年前,我把自己催眠了,没有了病痛,也没有了感情,也不会轻易的崩溃,但,在顾凌擎的没有放弃下,我又有了白雅的感情,我想,我还是那个白雅,只是治好了以前的精神问题。”白雅解释的说道,喝了一口牛奶。

    “所以,我能理解成为这是催眠后的效果吗?”

    “应该不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我的精神病因为顾凌擎而起,所以,又因为他好了,催眠,能够让人忘记病痛,成为表面上看起来正常的人,但失去了部分刻骨铭心的记忆,也不算完整,而且,这些记忆,因为是在催眠下,其实后面想起的可能性非常大,短暂治疗而已。”

    “所以,只要找到心病的原因,就可以治疗精神疾病?”

    “心理原因可以这样治疗,但还有一种是病理原因,不过,病理原因只要药物正确治疗,心理原因,那才比较麻烦。”

    “所以,对待心理原因的,应该用催眠的方式,先让病人走出感情,说不定这段时期会接受另外一段感情,就会冲击掉上一次的伤害,心病嘛,都是自己钻牛角尖,可以尝试。”

    白雅点着头,垂下眼眸。

    以前也都是这样,和师兄在一起,就聊专业,他们也算志同道合,有共同语言。

    “师兄,有件事情,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长达五年的男人,他之前的性格是外表很冷酷,但是内心很温暖,会说煽情的话,但是听着,会觉得真诚和温暖,而且,理智,成熟。

    这几天,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性格,他的煽情话怎么听都觉得很刻意,外表很温暖,但,内疚却极其冷酷。而且,冲动,你觉得,这是为什么?”白雅狐疑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