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25章 要还是不要,一句话

    徐长河拧紧了眉头,把女孩放了下来,“如果你是这种心态来找我的,你还是立马就离开吧,以后,也不用再来找我了。”

    女孩看徐长河生气了,“哥,你真的不要我了啊。”

    她去抓徐长河的手。

    徐长河甩开了她,不让她触碰,严肃的说道:“是我没有教好你,才会让你觉得用身体可以换来男人,事实上,身体除了让男人在你那短暂的停留,是不会让他们对你尊重的,我想,对我的惩罚,应该就是彻底失去你吧。”

    “不是这样的哥,不是这样的。”女孩哭着说道。

    “我不想再纠缠了,或许,是我的态度让你觉得还可以放肆,那,现在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我不要你了,你去找你的父母吧,反正,你也不是我的亲妹妹。”徐长河认真的说道。

    “不要这样,哥,你不要这样。”女孩唰唰唰的哭着。

    叮的一声,门开了。

    徐长河决绝的经过她,进了电梯。

    女孩看着门从她的面前关上,徐长河没有再喊她。

    她觉得心,如同刀割一样的疼。

    白雅走到她的身后,“放过徐长河吧,他准备放过自己了,你也应该彻底走出他的生活。”

    “我不要。”女孩哭着任性的说道。

    “这个世界不是你不要就不会发生,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他无怨无悔,没有任何条件的照顾了你十几年,他不需要你回报,只希望你离开她的生活,如果你再纠缠,就太厚颜无耻了,不是吗?你哥,很快就会找女朋友的,你是让他对自己将来的妻子愧疚。”白雅残忍的说道。

    “我爱他。”女孩大声的哭了出来,蹲在了地上,抱着膝盖,奔溃的哭泣着。

    白雅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你爱他,为什么不告诉他?”

    女孩不出声。

    “在我看来,你的行为不是在爱他,而是在吊着他。你都快要结婚了,还要把他当备胎吗?徐娇,别太自私。”白雅沉声道。

    “我不会结婚的,我已经和克里斯夫分手了,我也没有和克里斯夫睡过,我的第一次,给的是我哥,呜呜呜呜。”徐娇低着头哭着。

    “不可能,徐长河如果睡了你,不会不负责任的,他不是不讲责任的人。”白雅不相信。

    “那天他以为我在克里斯夫家睡觉了,喝醉了酒,把我……

    我其实没有在克里斯夫家睡觉,我哥生日到了,我想买一只劳力士的手表给他,就在外面打工。

    那次后,我离家出走了,但是,我也没有和克里斯夫发生关系,我还是在打工的,哥他误会了我。

    他还把我丢下了,再也不管了,一个人出去旅游。

    我带着克里斯夫去找他,故意说我要和克里斯夫结婚了。我喜欢他。”女孩哭着说道。

    “那你的头发呢,怎么回事?”白雅不解,“你知道你哥喜欢长头发女孩的。”

    “他误会我,还和一个长头发姐姐去约会,我看到了,他还说我,我一生气,就剃了光头了,现在该怎么办?我哥真的不要我了,我心好痛,呜呜呜。”女孩泪流满面。

    白雅拧起了眉头,站起来,“你刚才说,怕他生气,怕他不要你,也怕他什么,你没有说下去,如果我理解的没有错误,你应该是怕他对你那样吧。”

    “那样很疼,我疼的路都走不了,我现在不怕了,他只要还要我,我再也不怕了。”女陔哭着说道。

    “听到了,徐长河。”白雅说道。

    女孩震惊的看向身后,电梯门还是关的,眼神暗淡了下去。

    “楼梯口。”白雅提醒女孩道。

    女孩看向楼梯口,果然看到了徐长河。

    徐长河很震惊的看着女孩。

    他那天确实喝醉酒了,很烦,很闷,心也很痛,但是,之后的事情他不记得了。

    原来,他已经把她……

    怪不得,那次后,他察觉到她对他很怕,还以为是她有了男朋友在避讳。

    女孩看到徐长河,怕徐长河跑了,立马跑过去,死死的抱住他,“哥,我错了,你别不要我,你不要我,我会死的。”

    徐长河搂住了她,坚持了那么就的冷漠一下子土崩瓦解,“傻瓜,你错在哪里,是我错了,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我跑出去后就后悔了,我等你来接我,你一直不来,一直不来,还撇下我出去旅游了,你走后,我也工作不了,被开除了,钱也没有筹够,买不了生日礼物给你。”女孩委屈的说道。

    “是哥的错,我不知道是我。”徐长河抱歉的说道。

    女孩骨气勇气,亲吻了徐长河,“我不怪你,就是有点重,疼的。”

    徐长河也低头,吻了她。

    白雅扬起笑容。

    爱情,看起来很美好,看着认识多年的师兄终于抱得美人归了,也替他高兴,心里暖暖的,又湿湿的。

    她,也该走了,慢慢的后退,出门,望着天空。

    月亮很亮,皎洁的光,散在她的身上。

    现在顾凌擎也在看月亮吗?

    她好想他。

    眼睛,不自觉的红了,湿气,在眼中泛滥,聚集,凝聚成了水珠,流出来。

    “夫人。”张星宇从车上下来,担心的喊道。

    “林纾蓝喊你来的?”

    “嗯,她那边过来可能要一个多小时,我刚好在附近。”张星宇说道。

    白雅上了车,闭着眼睛假寐。

    “夫人,你觉得那个男人,是顾首长吗?”张星宇不解的问道。

    白雅没有说话。

    张星宇回头,看白雅睡着了,也没有再追问。

    白雅到了家,宋惜雨已经睡下了,林纾蓝在门口等。

    白雅看了一眼地下室的门,“林纾蓝,守在门口,谁都不要放他进来。”

    “哦。”

    白雅走进了地下室,关上了门,打开了灯。

    邢不霍单手插在口袋中,从暗处走了出来,勾起嘴角锁着她,“今天演的不错,赞一个。”

    白雅朝着他走过去,在他的面前停下,清冷的看着他,严肃的说道:“顾凌擎,在只有我和你的时候,可不可以别演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