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27章 我不爱你,不知道爱谁了,只有你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如果我不是,我是谁?如果我不是,真正的顾凌擎去哪里了,死了吗?”邢不霍拧眉问道。

    白雅定定的看着他,她也是这么认为得,“你演戏太好了。”

    “听过兔子和猎狗的故事吗?猎狗追兔子,怎么都追不到,问兔子,你怎么跑那么快,兔子说,你追不到我顶多饿一顿,我被你追到了,就死定了,现在是性命攸关的时候,我死了,你怎么办?”邢不霍无奈的说道。

    白雅低下了头。

    刑不霍揉着她得头发,“我查了下资料,说是百分之10的孕妇都会得不同程度得抑郁症,我每天都会来看你,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带过来。”

    白雅心里有了几分柔软,一扫之前的阴霾,“你每天赶过来太辛苦了。”

    “和你见面相比这点辛苦算什么,就算在天涯海角,我爬也要爬过来。”邢不霍无奈的说道。

    白雅扬起笑容,“你能不能用个代步工具,走过来太远了。”

    “我已经定制了,高度和宽度要适合,估计过几天就可以拿到的,我过来的话十几分钟,这下,你不担心了吧。”

    白雅点头,“你今天早点回去,我明天就把床搬到图书室来。”白雅脸微微泛红,言下之意……,他们是好久没有在一起了。

    邢不霍扬起笑容,“我今晚不想走,你先回房,我一会过来。”

    “那样会不会太危险了?”白雅担心。

    “危险什么,都是我的人,我了解他们,再说,即便他们发现了,也不会出卖我的,安心啦。”邢不霍说道。

    “那,你小心点。”白雅低着头说道,转过身,脸更红了,从图使馆走了出去。

    林纾蓝还守在门外,“纾蓝,你回去睡吧,我也要休息了,很晚了。”

    “嗯,夫人,有什么吩咐你尽管喊我啊。”

    “好。”白雅回到房间,看向手机,已经凌晨2点了,她去卫生间处理了一下个人卫生,邢不霍已经在她房间,窗帘被拉上了。

    “你那么快!”白雅震惊。

    刑不霍上前,搂住了她,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我老梦见你。”

    “说来听听。”

    “嗯……”刑不霍拉长了尾音,“梦见和你一起出去旅游,梦见和你在荒岛上,梦见和你在教堂,好几次,”刑不霍停顿了,锁着她。

    他不说出来,她也瞬间明白了,推了他一下,“你要不进去洗洗?”

    “可以吗?”

    白雅假装听不懂他的暗示,“这里是你家,有什么可以不可以?”

    刑不霍捏她鼻子,注意了力道,没有捏疼她,“你要折磨死我。”

    “哪有?”白雅推开他的手。

    “等我。”刑不霍意味深长的说道,勾起嘴角,朝着浴室走去。

    白雅一顿。

    他怎么那样笑,以前不会的。

    但,他说的也对,他不是顾凌擎,又是谁!

    她和他好不容易到今天,不能再不信任了。

    她爬上了床,关掉了大灯,只留下床头橘黄色的壁灯,钻进了被子。

    邢不霍从浴室出来,看向床上的白雅,转身,打开柜子,换上了睡衣,掀开被子,躺到了白雅的身边。

    白雅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主动的搂住他的腰,靠在他的怀里,深吸了一口气。

    他们明明分开两个星期都不到,她却觉得分开了好久好久。

    等待的时间太冰冷,全是压抑的伤痕,听着他砰,砰,砰的心跳声,她才觉得有温度注入到体内。

    他也没有睡觉,睨着她红润的脸蛋,“快睡吧。不早了。”

    “不敢睡,不想睡。”白雅说了六个字。

    “我不走,明天也不走,陪你一天。”他低声道,垂眸温柔的看着她。

    白雅诧异的抬头看他,“可以吗?”

    “可以,下周我再去外交部好了,想陪你一起钓鱼,吃你做的鱼汤……”

    白雅扬起嘴角,笑的灿烂,潋滟了容颜,开心。

    他就是她的顾凌擎,这些他都记得。

    她在他嘴唇上轻啄了下。

    他看她平时淡淡的,清雅的好像天山悬崖峭壁上的雪莲,在寒冬中,又独自盛开,胜却腊梅无数,笑起来,更像是星辰,能点亮人的心头,盛开出绚烂的宇宙。

    “你就是我的一生所求,我一生要守护的女人。”他深情道。

    “你也是。”白雅轻柔的说道。

    他低头吻她,吻的很轻柔,好像温暖的水,怕打破了此时此刻的美好,勾起她的舌尖,含在口中,慢慢的吞下,握在她腰上的手,越来越热,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紧。

    白雅任由他吻着,岁月静好,连散在身上的光都格外的柔和。

    他松开她,望着她红红的嘴唇,难耐的拧起眉头,“上次说的,还算话吗?”

    白雅脸红了。

    以前不是没有过,情到深处,很多事情,因爱而自发。

    他的要求,她都会满足的。

    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们确实好久没有在一起了。

    “嗯。”白雅钻进了被子。

    他心狂热的跳了起来,微微坐起,靠在床靠上,紧张的,手都无处安放。

    他感觉到她的温柔,可以融化冰川,让人仿佛到了仙境,看到了最美的风景。

    他掀开被子看她。

    那一眼,如同惊鸿一憋,永远停留在了心头,此生不化……

    白雅听到敲门声,缓缓的睁开眼睛,刑不霍就在他身边撑着脑袋目光温柔的看她。

    她记得以前他也这样,她真担心自己是不是流口水了。

    “夫人,我是林纾蓝,要起来吃中饭吗?”林纾蓝问道。

    “等下,我自己会下来。”白雅朝着门口说道。

    “看来我的鱼汤是喝不到了。”刑不霍感叹道。

    白雅被他逗笑了。

    昨天晚上还说他陪她钓鱼,喝她做的鱼汤,现在想想,是啊,他怎么陪她钓鱼啊?

    他们现在可是地下工作者。

    “你明天来吗?”白雅问道。

    “我想陪你到明天走。”

    “呵呵。”她开心,“那你后天来吗?”

    “必须来。”他一点犹豫都没有。

    白雅咧开了笑容,“那我后天白天去钓鱼,晚上给你做鱼汤。你晚上过来可以喝得。”

    刑不霍刮了下她得鼻子,“你什么时候到外交部上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