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29章 唇亡齿寒

    邢不霍顿了顿,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心跳快的,仿佛要从嗓子里面跳出来,这种感觉,新奇而又特别。

    “已经关在心里了。”刑不霍说道,扬起笑容。

    他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眸中掠过一道锋锐,一个跃身,躲到了床后面。

    林纾蓝推门进来,就差一点点就撞上了。

    白雅深吸了一口气,接过林纾蓝手中的托盘。“我来吧。”

    “夫人,你真没事吗?”林纾蓝还是担心的打量着白雅的脸。

    “没事,你先出去吧。不用来喊我,晚饭的时候我会下来。”白雅交代道。

    “哦。”林纾蓝应了一声。

    白雅把饭菜放在书桌上,锁上了门。

    “幸亏你敏锐,不然就被发现了。”白雅笑着对刑不霍说道。

    刑不霍锁着她,没有说话,很多心思酝酿在脑中,“这样的日子,我们至少要坚持两年,等把盛东成拉下马,我们就重新结婚吧,你再嫁我一次。”

    白雅抿嘴笑,“我好像嫁给你很多次了。”

    “却从来没有办过酒,我亏欠你的。”刑不霍深讳的说道。

    “没关系的,我不在乎那些,只要我们两个人幸福就好。”白雅微笑着说道,把筷子递给他,“只有一双筷子你先吃。”

    “我喂你,你肚子还有我的孩子呢。”刑不霍看向她不明显的腹部,眼中闪过一道异样。

    “我想到了。”白雅打开酒柜,上次在超市里买的牛奶盒上绑了一把送的调羹,刚好拿下来可以用。

    刑不霍看着她的背影,扬起了嘴角,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手机响起来,他看是邢商的,眼神微微冷了下来,接听。

    “你在哪里?别忘记了我们今天还有事情要做。”邢商催促道。

    “那件事情算了吧,我现在和白雅在一起。”刑不霍沉声道。

    邢商那边停顿了三秒,声音尖锐了起来,“我看你是疯了。”

    “我爱她。”刑不霍沉声道。

    白雅回头,看向刑不霍,对上他深情的眼眸,估计他说她,指的是自己,脸上泛起了红晕。

    “你是真的疯了啊,我们之前说好不是这样的。”邢商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对不起,看到她后,我情不自禁,不想和她分开,等把盛东成拉下马后,我就娶她,其他,等我明天回来从长计议。”刑不霍没有等邢商说话,挂上了电话。

    “没事吧,如果你有事现在可以离开的。”白雅说道。

    邢不霍抱住了白雅,“原本今天要去见华蕊的,我不想去了。”

    “华蕊是谁啊?”白雅不解,不认识这个人。

    “你知道沈亦衍的夫人是什么人吗?”刑不霍问道。

    白雅摇头,“我只知道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有很强悍的背景,沈亦衍为了稳固权势才娶她的。”

    “你知道M国是中立国吧,这个国家因为先进的武器以及最牛逼的雇佣兵团队,在国际上有非常强悍的地位。”

    白雅点头,这些她听艾伦说过,艾伦还准备给她介绍这些组织的。“然后呢?”

    “这个国家的皇室姓华,沈亦衍的妻子华紫汋是皇室的郡主,虽不比公主尊贵,但,她家是武器世家,父亲在国际上的地位很强悍。华蕊是她的妹妹。”刑不霍解释道。

    “所以,邢商让你娶她?”白雅猜测的问道。

    刑不霍点头,“我拒绝了,邢商气的不清。”

    白雅垂下了眼眸,抱住了刑不霍,她心疼刘爽,“我一定会加倍爱你。”

    刑不霍扬起笑容,“不要惹我生气就好了。”

    白雅轻笑了一声,抬头看他,“我们赶紧吃饭吧,不然凉了。”

    “嗯。”

    吃饭中,白雅的手机也响起来,刑不霍下意识的看向她的手机,是沈亦衍的,他放松了一点。

    白雅当着刑不霍的面接听,对着他,她没有什么要保密的。

    “白雅,苏桀然消失了,这件事情你知道吗?”沈亦衍开门见山的说道。

    白雅放下筷子,看了一眼刑不霍,沉声道:“他消失不消失对你影响不大吧,你一直关注着他?”

    “他母亲刚去世,就突然消失,你不觉得奇怪吗?”

    “事实上,就是因为这样才不觉得奇怪,我想,其中的缘由,以你的才智,应该是知道了的。”

    沈亦衍停顿着,三秒后,问道:“你说,他母亲的死和我父母有关?”

    “正确的说法是跟你父母以及盛东成有关。

    盛东成在苏桀然那里安插了人,隐约的知道了熊黛妮手上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证据。

    证据具体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盛东成就告诉了你父母,怂恿了你父母,然后你父母就痛下杀手,这一切,盛东成亲口告诉苏桀然。

    苏桀然的权势地位都是你父亲给的,他不走,就死定了,你应该了解你父母的。”白雅冷冰冰的说道。

    刑不霍的脸色有些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苏桀然这三个字,他心里就极其的不舒服。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沈亦衍追问道。

    “不知道,他也不会告诉我。”白雅确定的说道。

    “顾凌擎那边不是有天眼吗?能够帮我找到他吧。”沈亦衍担心道。

    “沈亦衍那边也有天眼,想要找到他,恐怕不容易。”

    “我一会派一个人去你们那边,借用一下天眼,可以的吧。”沈亦衍的口气很强硬。

    白雅犹豫着。

    她如果不答应,她去外交部和内阁的事情都靠沈亦衍,她肯定就进不去了。

    她如果答应,天眼太厉害,苏桀然被找到,肯定必死无疑。

    刑不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纸和笔,在纸上写道:“答应他。”

    白雅深吸了一口气,“好,我晚点跟冷销说一声,你派一个人过来吧。”

    “你现在就跟冷销说,我的人现在就去军区的路上。”沈亦衍着急的说道。

    “嗯。”白雅挂上了电话。

    “你担心苏桀然啊?”刑不霍口气很不好的说道。

    “苏桀然现在是和我们坐一条船上的,唇亡齿寒。”白雅解释道。

    刑不霍耷拉着眼眸看她,眼中冰冰凉的,“我不需要情敌的帮忙。确定,肯定,一定。”

    白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