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你是我的情劫

第3章 秦江点了两个女人

    其实我是有些委屈的,但好在这之前林阳已经给我上了一课,让我知道年龄与爱情是有分岐的。

    他一个年轻人都不能接受,更何况是我妈呢?

    从小到大,这是我妈第一次打我,疼在我脸,也疼在她心。

    看着她发红的眼睛,我心里一阵难受。

    然而,我可能真的把她气狠了,一巴掌过后,她又愤恨地扬起手,可这一巴掌却没有落下,被回来的秦江及时拦下。

    看到秦江,我一下就红了眼眶,觉得更委屈了,他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不管,甚至还一夜不回,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让我差点以为他会因为我的表白而跟我划清界线。

    我原本悬着的一颗心在秦江回来后终于落下,所有的担心害怕都转成了委屈,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流,还当着我妈的面。

    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真的。

    所以我妈见我这副鬼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年轻的时候是个文艺青年,说不来粗话,她有些发白的脸上,那双眼睛瞪得特别大,有愤怒,有惊诧。

    她可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有一天会变化这么大,当然,除了成为明星。

    就在我妈要抡起另一只手时,秦江宽厚的肩背挡在了我面前,并且说道:“唐女士,我想您有些误会。”

    他的声音沉稳内敛,又干脆利落,那句‘误会’更是轻巧脱口,仿佛我昨天的告白不过是我不懂事的行为,当不得真,他更是没有当真。

    我还来不及多想,就见秦江连忙弯下腰去,我这才发现我妈突然跪了下来,她满脸的痛苦,仰头望着秦江,几乎是哀求的语气:“秦先生,我谢谢你对我女儿的栽培,感激你帮她铺平星路,但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吧,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孩子?

    我的心猛得一颤。

    我下意识地想看清秦江的表情,在过去扶我妈的时候,我看了他一眼,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这让我觉得,我在无意中好像做了件伤害他的事。

    “妈,你这是干什么呀,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

    “你住口!”

    林阳也早就过来,跟我一起把我妈扶了起来,他一直在给我使眼色,让我别再火上浇油。

    我妈骂了我一句后,拉着我就往门口走:“走,我们回家,当初送你过来就是个错误。”

    我妈的激动我能理解,但我没想到,她会否定当初的决定。

    此时我的心里翻江倒海的,一直在想,我爱上秦江,到底有什么错?

    我妈将我往门外拖,我拼命地扒住门框不想出去。

    秦江终于回来,我不能就这么走掉,我必须要问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我妈拖不走我,更是气得不行,一边哭一边拉我。

    看着她哭,我心里又怎么好受?

    “这里是小谷名下的房产,我走。”

    突然,秦江一步来到门口,看着我已经发红的手,微微拧眉后就跟我妈说:“请唐女士放心,我只是小谷的经纪人,除了工作和朋友,对她没有任何别的想法。您也不用感激我,我跟她只是合作的关系,如果您不放心,我可以解除合约,请另外的人顶替我的位置。她是个天生的歌星,您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通程,秦江没有丝毫的停顿,在提到我的时候,只是淡淡瞥了我一眼,那一眼里,除了赏识,没有别的。

    然后他叫上林阳,就这么,走了。

    秦江是个说一不二的男人,我妈也是了解他的,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妈也没有再多问。

    我想出去追,可被我妈硬拉了回来。

    但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我跟我妈大吵了一架,她说我小不懂事,说我对秦江的感情不是爱情,只是仰慕和崇拜,可我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最后,我妈也放出话来,就算我对他是爱情,她也不会同意,因为他大我太多,我以后肯定会后悔。

    不多久,娱乐报纸的头条都是我,大张旗鼓的表白,却是冷淡的收场。秦江更是做得绝,真的跟我解除了关系,而代替他的人就是林阳。

    不用问,我已经知道了他的态度,为了这,他不惜用我的未来做赌注。

    一时之间,我成了娱乐圈里最落魄、最没价值的明星。

    而对此,我妈也没说什么,要不是乡下的爷爷身体不好,她真的想在这里一天到晚地守着我。

    我也没有多伤心,只是舍不得,那些东西,可都是秦江倾尽心血为我打造的。

    他有多累,我都知道。

    有句话说得好,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我默默地笑了一声,不知是笑自己的幼稚行为,还是笑秦江怎么可以那么糟蹋我对他的感情?

    打通林阳的手机后,我问他:“你跟他在一块吧,他在干嘛?”

    从前我跟秦江都是形影不离的,哪里用得着别人告诉我他的行踪?可现在呢?一日不见,我就他妈的这么没出息,我怕他从此真的就这么消失了,我该怎么办?

    林阳还是我好朋友呢,这会儿却故意跟我打马虎眼:“我跟谁在一块?我一个人。”

    “你屁股还没撅我就知道你放的什么屁,快说,秦江到底在干什么?”

    林阳的闪烁其词,让我心里莫名地有些慌,胸口的火一下冒了出来。

    果然,他态度也不太好:“我算是看错了,秦江这种人就是垃圾,看着人模人样的,尽做些龌龊的勾当,我跟你说,他拒绝你,对你只好不坏。”

    “别废话了,他到底做了什么龌龊的勾当?”我的声音突然就沉了几分,握着手机的手渗出了细汗。

    林阳说:“我们在酒吧喝酒,他叫了两个小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