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你是我的情劫

第8章怎么不去死

    “冤枉?”

    墨天宇冷笑一声。

    “我和周院长还算有些交情,如果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一定会帮你守口如瓶。”

    张医生吓得腿都要抖了。

    “墨少爷,您请问!我一定不敢有半个字的隐瞒!”

    “最近有没有一个叫秦菲的女人来让你把脉,看胎儿男女的?”

    墨天宇目光如炬。

    “有!”

    “你确定?”

    张医生点了点头。

    “最近医院里查得紧,胎儿性别万万不可以说,这几天,我只有那么一个患者,她一边哭哭啼啼地说,什么婆家追的紧,一定要生男孩,否则小命就不保了,我见她可怜就告诉了她,她怀的十有八九是个女孩儿。”

    墨天宇痛着眼睛,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不会有错?”

    “不会,我记得她挂号单上写的名字是秦菲,因为只告诉了她一个人,所以记得清楚。”

    墨天宇“噌”地站了起来,迈开长腿走出了办公室。

    张医生缓缓地松了口气,掏出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秦小姐,你让我做的事情做完了,希望你放过我。”

    墨天宇独自开车回到了家里。

    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秦菲自己的家,结婚之后,这栋高档别墅就一直都是秦菲一个人住,墨天宇只不过偶尔才过来,即便过来也不会在这里过夜,睡完秦菲,他就立即走。

    墨天宇一脸怒气地冲了进来,那架势把樱花吓到了。

    樱花正捧着鸡汤准备上楼。

    “少……少爷,您回来了?”

    墨天宇经过樱花,看见她手里捧得汤,直接抢过来就摔在了地上。

    樱花吓得一激灵。

    “她也配喝汤吗?!”

    说完,墨天宇就直接上了楼,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

    房间里,张嫂正在劝秦菲吃东西,两个人被巨大的门声吓了一跳。

    “滚出去!”

    “少爷……”

    张嫂自然也看出脸黑的如同锅底一样的墨天宇正在发脾气,也正是张嫂自己,把秦菲流产的事情透露给了秦若,她当然知道会发生什么。

    “少爷,少奶奶刚刚流产,身体虚弱得很,您……”

    “我叫你滚出去!”墨天宇咆哮一声。

    张嫂吓得立即跑出了房间。

    秦菲却如同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墨天宇一把就揪住了秦菲的衣服,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拎了起来。

    “秦菲!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我的孩子,我的!”

    秦菲忽然冷笑一声。

    “你的孩子?你不是说就算我怀孕了,生的孩子也和我一样歹毒吗?”

    秦菲的声音沙哑无力。

    看着秦菲这面无表情的样子,墨天宇更是怒火中烧,他紧紧地揪着秦菲的衣服,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你的心怎么就这么狠?蛇蝎也不过如此!虎毒还不食子,你竟然为了一己私欲……”

    墨天宇恨得牙痒痒的,他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这还是当年他认识的那个天真烂漫的秦菲吗?

    他曾经以为她的笑容是世界上最干净的笑容,是他眼瞎了吗?

    “你为什么还活着?秦菲,你怎么还有脸活着,你就应该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墨天宇面目狰狞,恨不得将秦菲碎尸万段一般。

    那是他的孩子啊!

    他的亲生骨肉!

    他还不知道他的存在,就已经被这个蛇蝎女人杀死了!

    他恨不得将眼前的她千刀万剐!

    秦菲仍旧呆呆地看着墨天宇。

    “那你杀了我吧。”

    “你以为我不敢吗?!”

    墨天宇双手转换姿势,一开始是揪着秦菲的衣领,现在转变成了双手掐着她的脖子!

    因为愤怒,墨天宇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他看着秦菲那张惨白的脸,真恨不得掐断她的脖子,为他那没有见过面的孩子报仇!

    可是,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秦菲以前的样子,还是那般干净的笑容,恬静的笑脸。

    秦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她这几天一直想要寻死,只是,在医院的时候,宋莲看的紧,回了家,张嫂和樱花看的也紧,一直都没有机会。

    如今,终于可以了结自己了。

    可是,墨天宇却忽然松了手,将秦菲推倒在床上!

    “哐当——”

    “哗啦——”

    房间里的一切,墨天宇看见就砸,拿起来就摔!

    他没有办法亲手杀死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就只有把心中的愤怒发泄到别的事物上。

    张嫂和樱花只能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声音,急的直跺脚。

    良久,当卧室的地板上一地碎片的时候。

    墨天宇终于停了下来。

    他似乎是发泄够了,夺门而去。

    临走,也没有看秦菲一眼。

    墨天宇前脚离开,张嫂和樱花立即冲进了卧室里。

    “少奶奶,你没事吧?”

    看着这一地的狼藉,樱花和张嫂都吓坏了。

    秦菲却像是个木头人一样,呆呆地坐在床上,一声不吭。

    两个人立即开始收拾屋子。

    “你们两个不用收拾了,都过来,我有话要说。”

    秦菲的声音软绵绵的,听不出任何语气。

    张嫂和樱花对视一眼,便一同起身走到了床边。

    “我知道你们家里条件都不太好,否则也不会出来给人家做佣人,可是,实在抱歉,我真的没办法再雇佣你们了,我的情况你们也知道。”

    “少奶奶……”看着秦菲这副模样,樱花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秦菲艰难地起身,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首饰盒。

    “樱花,你妈妈不是生病了吗?我这对玉镯子还值点儿钱,你拿去吧。”

    秦菲把玉镯子递给了樱花。

    “少奶奶,我怎么能……”

    “叫你拿着就拿着,你们跟着我也吃了不少苦,给你这些我已经觉得很羞愧了。”

    樱花将玉镯子拿在了手里。

    “张嫂,你老公腿脚不利索,平时汤药不离口,这个玉观音,还有这条金项链,你拿去。”

    张嫂颤巍巍地把东西接了过来。

    “房间不用收拾了,你们收拾收拾东西走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少奶奶……”

    “你们不走留在这里也没用,我已经给你们发不出薪水了。”

    两个人转身离开,一步一步朝着门口走去。

    张嫂看着手里的玉观音和金项链,心如刀绞!

    这是秦菲最后一点儿值钱的东西了!

    可她却还惦记着她们这两个佣人!

    “少奶奶!”

    张嫂忽然转过身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我对不起你呀!我对不起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