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你是我的情劫

第9章刚死了孩子的母亲

    樱花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秦菲更是一脸懵。

    “张嫂,你怎么了?快起来,别这样!”

    樱花立即去扶张嫂,可张嫂跪在地上就是不起来。

    “少奶奶,是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你对我这么好,我还害你,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啊!”

    张嫂说着,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

    “张嫂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起来!”

    张嫂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少奶奶,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怀孕吗?因为我……我经常给你熬的汤里里有避孕药!”

    秦菲顿时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张嫂。

    樱花也吓了一跳。

    “张嫂,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张嫂抽泣着。

    “少奶奶,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不仅害你一直不能怀孕,还害你这孩子掉了……”

    秦菲下意识地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她的孩子……

    “我是过来人,你长期吃着避孕药,身子早就吃坏了,就算是怀上了,这孩子也不一定能保住……少奶奶,我对不起你!”

    张嫂一把鼻子一把泪的。

    “张嫂,你说的是真的吗?”

    秦菲不敢相信,她对待着两个佣人就如同自己的家人一样,从来没有拿出一个少奶奶的架子来,可是,张嫂竟然……

    “少奶奶,我也是被逼无奈啊,我老公腿脚不好,没办法出去打工,儿子又在上学,家里全靠我一个人,每个月的薪水根本不够花!所以,我才答应了秦若小姐!”

    “秦若?你是说是秦若?”

    秦菲双手抓着被子,盯着张嫂,身子在瑟瑟发抖。

    “是,她说只要每次少爷过来,让我把药下到你的汤里,她就每个月多给我两千块,少奶奶,这两千块对我来说可是救命钱啊,我……”

    张嫂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秦菲咬着嘴唇,痛苦地闭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秦若……

    没想到是秦若!

    原来不是她自己没用保不住这个孩子,原来从一开始这个孩子就不可能保住!

    “秦若!你好狠的心啊!”

    “少奶奶,这秦若小姐也未免太可恶了,连我都知道,这避孕药一直吃会伤害身子的,最严重的会导致不孕不育,我老家有个嫂子就是因为一开始不想要孩子,吃了一年的避孕药,结果后来想要了,也没顾得上调理,这孩子生下来,是个……残疾。”

    樱花也是气愤。

    “残疾?”

    秦菲忽然冷冷地笑了笑,这笑声仿佛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一样。

    秦若的牌打得未免也太好了,计划竟然做的如此周详!

    应该是担心自己怀上墨家的孩子,到时候阻挠她嫁进墨家吧?所以,才安排人给自己吃避孕药,这样一来,要么自己生不出,要么就生个残疾……

    “好,很好!秦若,你真的很好!”

    秦菲的眼神里充满了仇恨。

    她轻轻地抚着自己的小腹,她的孩子没有了……

    不,她要为孩子报仇!

    她绝对不能让那些坏人得逞!

    手机响了一声。

    秦菲拿起来看见墨天宇发来的消息。

    “明天早上八点,民政局门口见,办手续。”

    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秦菲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扯了一下。

    他终于同意离婚了。

    “少奶奶,至于你流产的事情,也是我偷偷地告诉了秦若小姐。”张嫂继续说。

    “哦。”

    那就不用想也知道,秦若肯定是告诉墨天宇,这孩子是她故意打掉的,所以,墨天宇才会那么愤怒。

    “少奶奶,赶快把这些事情告诉少爷吧!您决不能这样委屈下去了!”樱花急切地说。

    秦菲握着手机,没有说话。

    即便她说了,他会相信吗?

    秦菲在脑袋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给秦菲发完了消息,墨天宇的心也总算是落下来了。

    就当他瞎了眼吧,这样一个蛇蝎女人,他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第二天,墨天宇准时来到了民政局。

    他戴着墨镜,过了一会儿,秦菲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今天的秦菲化了淡妆,一向不施粉黛的她,化了妆面如桃花,只是脸还是有些苍白没有多少血色。

    她穿了一件粉色的连衣裙,及膝的裙子称的她双腿修长。

    都说女大十八变,秦菲也是如此,小时候又黑又瘦,如今也出落的沉鱼落雁,别有一番韵味。

    只是越是如此,墨天宇就越是觉得恶心。

    “真想不出来,一个刚死了孩子的母亲,竟然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不怕午夜梦回,孩子来找你报仇吗?”

    墨天宇冷笑。

    秦菲仰着头迎上他的目光。

    “我相信冤有头债有主,我的孩子眼睛是明亮。”

    “他的眼睛当然是明亮的!因为他是我的孩子!秦菲,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你难道不应该昨天晚上自尽吗?”

    墨天宇恶狠狠地说。

    天知道,他真恨不得掐断她的脖子!

    “如果我死了,不就正好称了某个人的心意吗?”

    墨天宇捏着秦菲的下巴。

    “你是我见过的最恶毒的女人,秦菲!我告诉你,你休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墨天宇咬牙切齿,眼前的女人让他憎恶无比。

    秦菲冷笑。

    “在你心里,我是不是一个只认钱的女人?”

    “当然!你眼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马上去办手续!”

    墨天宇松开了自己的手,大步霍霍地走进了民政局。

    八点钟,还不到民政局开门的时候,但是已经有工作人员在这里等候了。

    墨天宇已经提前和民政局打好了招呼,工作人员立即带着他们来到了办公室里。

    像墨天宇这样的身份,自然不会和其他人一样了。

    两个人坐在了工作人员面前。

    工作人员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了秦菲。

    “墨先生,秦小姐,麻烦你签个字吧,这个字签完,就可以把离婚证发给二位,两个人的婚姻关系也就结束了。”

    墨天宇迅速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这离婚协议书是他命律师起草的。

    秦菲把离婚协议书拿了过来,却没有签字。

    “天宇,我们可以谈谈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