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你是我的情劫

第22章 不能生孩子了

    两个人一起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会是谁呢?

    这个地方除了林默生之外,也就只有宋莲知道了。

    可是为了安全起见,宋莲也不会过来,两个人也是通过电话联系。

    林默生走到门口,从猫眼看了一眼,看见站在门口的人吓了一跳。

    “是谁?”

    秦菲警惕地问。

    “你自己看吧。”

    林默生把门打开了。

    墨天宇就站在门口,看上去显得有些憔悴。

    “菲菲……”

    两个人再一次见面,不免有些尴尬,尤其是秦菲刚刚从林默生那里得知,墨天宇其实是喜欢自己的,他从来没有喜欢过秦若。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

    “我先走了,你们两个谈。”

    林默生说完,就直接走出了门,而墨天宇则直接走了进来。

    两个人仍旧是默默无言。

    最后还是秦菲首先开了口。

    “你找我有事吗?”

    “跟我回家吧。”

    “回家?”

    “是啊,回我们自己的家。”

    墨天宇朝着秦菲笑了笑。

    秦菲把头转向了一边。

    “你不来找我,我也正准备找你呢,请你抽时间跟我把离婚手续办了吧,之前不离婚,是因为我堵着一口气,不愿意让秦若得逞,所以才没有离,现在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还是去办了吧,免得彼此拖着彼此。”

    墨天宇走上前来,双手搭在秦菲的肩膀上,将她的身子慢慢转正。

    “你就这么急着和我离婚吗?”

    “离婚,难道不是我们共同的决定吗?”秦菲垂着眼睑,不敢看向墨天宇。

    “不,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要离婚,菲菲,对不起,我应该相信你的。”

    当墨天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菲一时间没有控制住,眼泪竟然夺眶而出。

    两年啊!

    她解释了多少次,换来的都是这个男人的冷嘲热讽。

    如今,他终于相信她了。

    秦菲抬起泪眼,“当初我和你解释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相信?直到把我伤的体无完肤,直到我们的孩子没有了,你才告诉我,你信我,晚了,一切都晚了!”

    说到底,秦菲还是怨恨墨天宇的。

    “对不起,是我不好,可是如果你是我,站在当时的角度,你又会怎么做呢?”

    “……”

    “两年前,所有人都以为我要和秦若订婚了,只有我高兴的是,我终于可以把心里隐藏了六年的爱表达出来了,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可是,结果——”

    墨天宇缓了一口气,继续说:“你却出现在我的床上,和我发生了关系,当时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你,你让我怎么做,秦若那么喜欢我,我怎么可能怀疑这件事是她做的呢?换做是你,你会怀疑一个深爱你的男人会把你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吗?”

    秦菲垂下头,是啊,只怪当初秦若的办法太卑鄙了。

    谁会相信自己呢?

    她除了无力的辩驳,竟然懦弱地不知道去调查真相。

    墨天宇用拇指拭去秦菲的眼泪。

    “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菲菲,我喜欢你八年了,我知道你也喜欢了我八年,既然我们都深深地爱着对方,为什么还要分开呢?”

    秦菲把头转向一边。

    “我不爱你。”

    “不,你爱我,我看了你的日记!”

    秦菲猛地转过头来震惊地看着墨天宇。

    “对不起,我看了你的日记,那是大家以为你去世,我回到了我们的家里,在书房里看到的,我明白你的失落,你的煎熬,你的痛苦,因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

    墨天宇顺势将秦菲抱在了怀里。

    “菲菲,我们重新开始吧,不要再有误会,不要再互相折磨,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哪怕今后全世界都不相信你,我也会相信你的!”

    秦菲的心剧烈地动摇着。

    她知道,她仍旧爱着墨天宇。

    在婚礼上的时候,他朝着她微笑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是忘不掉这个男人的。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大抵就是这样。

    她也知道,如果没有墨天宇,她也不可能扳倒秦若和林慧芝的。

    可她终究没有选择和墨天宇一起走,她说考虑一下,便让墨天宇离开了。

    秦菲也没有离开这座城市,而是继续住在林默生的这栋别墅里。

    何去何从,她也不知道。

    从这天之后,她每天早上起来,都会有一束灿烂的雏菊放到她的门口,雏菊里总会有一张卡片。

    而她的一日三餐也都是有人送过来。

    不用问都知道,这一切都是墨天宇做的。

    他没有天天过来缠着秦菲,而是给她足够的时间思考。

    妇产科医院

    秦菲坐在宋莲的办公室里焦急地等待着,这比她第一次怀孕的时候还要紧张和不安。

    宋莲终于出来了,坐在了秦菲的对面。

    “怎么样?”

    宋莲摇了摇头。

    秦菲的心立即沉了下来。

    “你吃了大概两年的避孕药,而且都是很重的成分。”

    “可是,很多女人都吃避孕药啊,停药之后再调理一段时间不是一样可以怀孕的吗?”秦菲的声音显得非常急躁。

    “是没错,可是你别忘了,你流产了一次,身体本就极度虚弱,又浸了冰冷的江水,这才引起了你手术后的大出血,好不容易才把一条小命捡回来,之后你又忙着报仇,这身体哪里禁得住这样的折腾。”

    宋莲叹了口气,她没有想到自己才几天不见秦菲,她就血淋淋地出现在自己的手术室里。

    当时大出血情况危急,也确实做了一些不利的措施,当然是保命要紧。

    秦菲慢慢地垂下头去,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我以后是不是不能怀孕了?”

    “从你现在身体的各项指标来看,很难,即便是怀孕,也有可能习惯性流产。”

    听到这话,秦菲明白了宋莲的话。

    虽然宋莲没有把话说死,可是,她知道这只不过是医生的说辞罢了。

    说的如此委婉,基本就等同于不可能。

    “不过,菲菲,你也不要难过,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好好调养个三年五载的,说不定就没事了。”

    宋莲宽慰说。

    “好了,我知道了,你忙吧,莲莲,我先回家了。”

    秦菲站起身来,缓缓地走了出去。

    这一路上,她想了许多许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