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你是我的情劫

第25章 是我死皮赖脸

    “啊?”秦菲愣了一下。

    墨天宇直接把秦菲打横抱了起来,朝着大床走去,又把她轻轻地放到了床上。

    他凝视着她羞红的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年那个皮肤黒黑的丑小鸭,已经蜕变成了美丽的白天鹅。

    羞涩给她的脸镀上了一层红润,甚是娇羞可爱。

    墨天宇轻轻地抚过她细腻的肌肤。

    “哪有夫妻不在一起睡的?”

    秦菲紧张地一直死死地抓着墨天宇的衣服,也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

    她是不应该拒绝的,她也没有理由拒绝。

    两年来,和墨天宇的床事回荡在秦菲的脑海中,他猛烈的冲撞仍旧叫她心有余悸。

    身子不免有些瑟瑟发抖。

    墨天宇似乎感觉到了秦菲的身体变化,他不急不躁地吻向了她的嘴唇。

    在嘴唇碰触的那一瞬间,秦菲忽然感觉到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

    以前,墨天宇可从来不会亲吻她。

    除了墨天宇之外,秦菲可从来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接吻这种事情自然也没有过。

    她有些不知所措,还是墨天宇慢慢地带着她进入了状态。

    墨天宇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秦菲的嘴唇,双眼满含爱意。

    秦菲却娇羞地垂着头,不敢看向墨天宇。

    “对不起,以前是我太粗鲁了,今后不会了。”

    秦菲仍旧是低着头不说话。

    墨天宇关了灯,将秦菲轻轻压在身上,吻上了她迷人的唇瓣。

    这一夜,他吻遍了她的每一寸肌肤。

    在墨天宇的带领下,秦菲也终于品尝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甜蜜。

    这一夜,旖旎美好。

    第二天一早,秦菲是在墨天宇的怀抱中醒来的。

    一抬眼就看见墨天宇热辣的目光,他轻轻地啄了啄她的嘴唇。

    “醒了?”

    想起昨天晚上的浪漫,秦菲不禁又羞红了脸。

    “今天跟我回家吧,回我们自己的家。”

    秦菲轻轻地点了点头,“好。”

    墨天宇帮秦菲收拾好了东西,两个人就一起回了他们之前住的别墅。

    “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让人把家里重新收拾了一下,你看看还喜欢吗?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们再换。”

    墨天宇一边说着一边牵着秦菲的手进了门。

    张嫂和樱花笔直地站在一边,看见他们进门一个劲儿地朝着他们摆手。

    “张嫂和樱花都给你留下了,张嫂给你下避孕药的事情,这个法院不受理,所以,我把她留下了这边,想要怎么处置,随你。”

    墨天宇丝毫没有注意到张嫂和樱花的手势。

    客厅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你们两个还不快过来迎接少奶奶!”

    樱花立即指了指沙发。

    墨天宇朝着沙发那边看了过去,于子兰和墨宸就坐在沙发上喝着茶,两个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秦菲抬眼看了看墨天宇。

    “别怕,有我在。”

    墨天宇紧紧地我这秦菲的手朝着沙发走了过去。

    于子兰的目光定格在两个十指相扣的手上。

    秦菲发现于子兰在看他们,立即准备把手松开,可墨天宇握得很紧,根本不是她想松开就能松开的!

    只能怯怯地低着头,任由墨天宇握着她的手。

    于子兰把茶杯放到了桌子上。

    “天宇,你的枪伤还没有好利索,怎么就出院了?”

    “没有伤到要害,现在也只是休养换个药,所以就出院了,爸,妈,正好你们今天过来了,我也正好有事跟你们说,我把菲菲接回来了,我们其实没有离婚。”墨天宇如实回答。

    “没有离婚?!”

    于子兰顿时坐的笔直。

    她当然知道墨天宇这些天的一举一动,如果两个人离了婚,那她阻挠他们再婚就是了,可现在事情一下子变得很棘手,他们竟然没有离婚!

    “是啊,没有离婚,现在也好好的。”

    说着,墨天宇拿起秦菲的手,在她的手背上亲吻了一下。

    看了这两个人的举动,于子兰气的够呛。

    “天宇,那我也就不瞒你了,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她已经不能怀孕了!我都去医院问过了,医生说的很明确,她不能再怀孕了!”

    于子兰一边说着一边拍着桌子。

    秦菲把头低的很低,恨不得低到地底下去。

    她知道不能怀孕在墨家就等同于死罪,还是算了吧。

    长痛不如短痛。

    幸好他们也只不过一夜而已。

    “这件事我知道。”墨天宇淡定开口。

    于子兰猛地看向墨天宇,“你知道?你知道你还把她带回来干什么?你就应该直接把她带到民政局办手续!”

    “我不会的,这种蠢事我做了一次,绝不会再做第二次。”

    墨天宇的态度十分坚决。

    “天宇!你——”

    于子兰的目光定格在秦菲身上。

    “你这个女人到底给墨天宇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们秦家的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好,你说吧,秦菲,你想要多少钱才愿意离开我们家天宇!”

    于子兰咬了咬牙,狠狠地盯着秦菲。

    “只要你说出个数来,我们墨家绝对给你!”

    她也算是豁出去了!

    秦菲刚准备开口,墨天宇就首先说了话。

    “她不要钱,她想要多少钱,我可以给她。”

    “好啊你个秦菲!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死皮赖脸地跟着天宇,你到底有没有廉耻?!”

    于子兰只好攻击软弱的秦菲。

    “不是她死皮赖脸地跟着我,而是你们家的儿子死皮赖脸地跟着她!妈,如果今天不是我在,是不是你又准备动手了?”

    墨天宇目光如炬。

    于子兰先是一愣,随后又转向秦菲。

    “好啊你,都学会告状了!秦菲啊秦菲,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秦菲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不是她告状的,是我自己知道的!再说了,自己受了委屈,和自己的老公告状有什么不对吗?妈,你受了委屈,别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不一样去我爸那里告状,甚至还到我这里告状吗?”

    几句话噎的于子兰说不出话来!

    “妈,之前的事情,菲菲说了,家和万事兴,她不想计较了,但是从今天开始,我的老婆任何人都不能动,菲菲今后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那是我这个做丈夫的没有做好,您尽管来教训我,但是她——绝不可以!”

    “你——”

    “老爷,你倒是说话呀!”于子兰说不过墨天宇,只好搬出墨宸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