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混世小刁民

第五十二章 此子不简单

    “老爸,我回来了。”徐冰怡率先走进了书房,走到那中年男人身边,笑着说道。

    徐勇抬起头来,见到是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回来,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放下手头的工作,问道:“冰怡,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

    “您的病不是又犯了吗?我这个做女儿的,当然得回来看看您。”徐冰怡笑道。

    萧遥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心头倒是微微吃惊,这个徐冰怡平常就跟个母老虎似的,被人称作暴力女警花,没想到在自己的老爸面前也是如此的乖巧温顺啊。

    “呵呵,一点小病而已,这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是工作忙的话,就回去吧。”徐勇笑着摇摇头。

    “这可不行,你是我老爸,我当然要关心你了。”

    徐冰怡摇了摇头,看向一旁的萧遥,说道:“老爸,他叫萧遥,是我的朋友,还是个医生,应该能治你的病,你让他给你看看吧。”

    “医生?”徐勇略微吃惊的看了萧遥一眼,在萧遥刚才进门的时候徐勇就已经注意到他了。

    徐勇还以为这是徐冰怡带回来的同事,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个医生。

    只是这医生……也太年轻了点吧,看上去就跟个大学生没什么两样。

    “伯父好。”萧遥点了点头。

    “嗯,你好。”徐勇也是笑着点头,心里有些吃惊。

    按理说,一般的人见到他之后都会有些敬畏或者拘束,可萧遥却全然没有这种表现,反而淡然自若,和普通人有着极大的不同。

    “此子不简单呐……”

    徐勇心里暗暗想着,说道:“萧遥小友,你真是医生?”

    “医生谈不上,不过这世上还没有多少病是我不能治的。”萧遥淡淡一笑,语气很平常,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但这话在徐勇和王静听来,却是有些夸大其词了。

    王静微微摇了摇头,她之前还对萧遥抱有一点希望,但现在听了萧遥的话,她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年纪轻轻的就口出狂言,医术显然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呵呵,小伙子倒是挺有自信的。”

    徐勇虽然心里同样有这个想法,但久经政局的他,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显露出来,微微一笑,“好,就让你给我这把老骨头治治,看看有什么效果没有。”

    “伯父放心,我还从来没有失手过。”萧遥轻笑点头,看上去充满了自信。

    “萧遥,你真的能行吗?”徐冰怡来到萧遥身边,语气有些担忧的问道,毕竟对方是自己的老爸,他可不希望在治疗过程中出现什么差错。

    要真是这样的话,她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不让我治也没关系。”萧遥淡淡一笑。

    “你……”

    徐冰怡瞪了萧遥一眼,她还以为这家伙会说一些话让她安心,结果萧遥不仅安慰的话没有说,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要不是现在情况紧急,徐冰怡真想掐死这个混蛋!

    “哼,你治吧,要是没治好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徐冰怡轻哼一声,退到一边。

    “静姨,冰怡,麻烦你们二位暂时出去一下,我治疗的时候需要绝对安静。”萧遥对两人点头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治病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这点道理她们还是明白的,点了点头,离开了书房。

    “伯父,能问一下尊姓大名吗?”萧遥没有立即开始施针,问了一句。

    当然了,他治病是不需要问病人这些情况的,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实在是有些不寻常,居然有武警把守,而且对方给他的气势也是一种上位者的感觉,萧遥难免有些好奇对方的身份。

    “姓徐,单名一个勇字。”徐勇说道。

    “徐勇……”萧遥似乎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想了想,惊声道:“您是……市委?”

    “哈哈,小伙子,没想到你还关注这些呢。”徐勇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萧遥的话。

    “难怪觉得您的气势和常人不同,原来是市委啊。”萧遥有些吃惊,他居然到现在才知道徐冰怡有这样的一个身份,她的老爸居然是中海市的市委。

    可既然如此的话,徐冰怡又为什么要去当一个警察呢?

    完全没必要啊!

    徐勇看出了萧遥心里在想些什么,道:“冰怡从小的性格就是这样,喜欢惩恶扬善,最后还不听我的话,非要去报考警校,成了一名警察,我这个当老爸的也只能选择支持她了。”

    萧遥微微一惊,暗道这徐勇不愧是中海市的市委,猜人的心思居然猜的这么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冰怡倒的确是个很称职的警察。”

    萧遥点了点头,他倒没有和徐勇说过自己之前被徐冰怡抓捕了好几次的事情,不然的话,估计徐勇就直接下逐客令了。

    “好了,伯父,您坐好,我现在就给你治病。”萧遥脸色严肃起来。

    “现在?就在这儿?”徐勇微微吃惊,他之前也请过几个很有权威的医生来为他治病,每一个都需要搞一些繁杂的准备,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治好。

    可萧遥似乎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啊。

    “当然了,骨质酥松而已,很快就搞定了。”萧遥笑着点点头,拿出一排银针,从里面挑选了较为细小的两根,来到徐勇身旁。

    “针灸?”徐勇更吃惊了,他接触的基本上都是大医院里的医生,还是第一次见到针灸这种治疗方法。

    “伯父,您放心吧,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会有错的。”萧遥微微一笑,问道:“您得这病多久了?”

    “大概有七八年了吧,也就是有时候腿脚不方便,倒也没有太去重视,不过这几天倒是有些恶化的迹象,连走路都有些困难了。”

    徐勇说着,神色微微黯淡下来,他是市委,经常需要出去工作,要真的走不动了的话,对他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萧遥小友,你真能治好这病?”徐勇还是有些怀疑的问道。

    “这点病都治不好,我也太对不起我二师傅了。”萧遥摇了摇头,道:“不过这个过程可能有些痛,您忍得住吗?”

    “哈哈,一点痛苦算什么,你当我能这位置是很容易就能坐上来的吗?”徐勇笑着摇摇头。

    “那成,您忍住了,我开始施针了。”

    说完,萧遥微微蹲下身子,将手中的三根银针分别插在徐勇身上的背俞穴、原穴以及八会穴上,手掌微微用力,一股温和的力量顿时顺着他的手掌,传入那三根银针,进而涌入徐勇的身体。

    徐勇脸色一变,顿时觉得一股痛感传来,像是被很多只蚂蚁撕咬一般,脸色都不由得变得有些苍白起来,脸色还有着豆大的汗水流淌下来。

    “伯父您忍住了,很快就好!”萧遥叮嘱道。

    大厅里,徐冰怡和王静脸上都是噙着担忧之色,目光时不时投向书房,但房间门紧闭着,她们对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

    “冰怡,你当这个朋友,是从哪儿找来的?”王静忍不住问了一句。

    “啊?”徐冰怡一愣,没有想到她老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从哪儿找来的?

    她能说是从带回警局的路上找来的吗?

    要真的这么说了的话,以她老妈的脾气,估计立马就冲上去把萧遥拽出来了。

    “妈,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是我的一个朋友,医生。”徐冰怡强装镇定的道。

    “他真是医生?”

    “当然了。”

    “冰怡,你可别偏妈妈,我在你老爸身边跟了这么多年,看人的本事还是不错的,先不说中海没有这么年轻的医生,就从他的装束打扮言谈举止来看,没有一个方面是符合医生这个身份的。”

    王静目光直直的盯着徐冰怡,道:“跟妈说实话,那个萧遥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

    徐冰怡看了一眼王静,也知道自己瞒不过老妈了,只好回答道:“他不是医生……”

    “什么?不是医生你也敢往家里带?还让他去给你爸治病,就不怕出问题啊?”一听这话,王静顿时着急了,责备的道。

    “可他说自己会医术,而且也不像是在骗我,再加上时间紧迫,我就把他带回来了……”

    徐冰怡低着头,小声说道,心里也有些担心起来,万一萧遥真的是在骗她可怎么办啊?

    “时间再紧迫也不能这么乱来啊!”

    王静说完,就向书房走了过去,正要推门直入,书房的门却是从里面被打开了。

    王静一怔,顾不得其它,赶紧匆匆的走了进去,“老徐,你没事吧?”

    “老婆,什么事这么着急?”徐勇有些疑惑的看了王静一眼,他这个夫人平常都是很淡定的,怎么今天这么着急?

    “我……咦,老徐,你怎么,怎么站起来了?”

    王静刚想说这个萧遥不是医生,不要让他治疗之类的话,却是突然发现徐勇这个时候正笔直的站在她面前,精气神也是比起平常好了很多。

    “哈哈,萧遥可真是神医啊,仅仅用了一会儿的针灸疗法,就把我好多年都治不好的骨质酥松给彻底治愈了。”

    徐勇脸上布满喜悦之色,大步大步的在书房里走了起来,只觉得活动自如,“老婆,现在你总不担心了吧。”

    “真,真的治好了?”王静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当然了,我感觉现在还能出去跑几圈呢。”徐勇看起来很有精神。

    萧遥则是微微一笑,道:“伯父,您的病刚好,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现在还是不要剧烈运动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