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混世小刁民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能治

    萧遥跟着夏诗语,来到了后院的一个房间里。

    在房间外面是一片草坪,草坪上还有着一个秋千,随着微微轻轻摆动,颇有意境。

    “这是给我住的房间?”萧遥走进房间,不由得诧异起来。

    房间很整洁,各类生活用品全都摆放整齐,但最让萧遥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怎么看都有点像女生住的地方,尤其是那张大床,上面铺着粉红色的床单,枕头旁边还有着一个很大的木偶熊。

    “这,这是我的房间……”夏诗语低着头,有些害羞的道。

    “哦,你的房间啊……”萧遥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疑惑的看着夏诗语,问道:“诗语,你带我来你的房间做什么?”

    “嘿嘿,莫非你是想……”萧遥脸上笑容浮现,心想自己这一趟真是赚大了啊,才刚来杭城,夏诗语就把他叫到自己的房间里来,这显然是想和他发生点其他事情啊。

    “你在想什么呢?”夏诗语娇嗔了萧遥一眼,狠狠的掐了一下他的手臂,说道:“我只是让你和我睡一个房间,没让你做别的事情。”

    “我们为什么要睡在一起?”萧遥有些疑惑的道。

    “你笨啊,现在你是我的男朋友,如果我们分开睡的话,我爸妈肯定会怀疑的,万一被他们看出来了,我就会被嫁给赵星豪了。”夏诗语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萧遥,这家伙怎么能够笨到这种程度,真担心他会不会搞出什么乱子出来。

    “哦,这样啊,你早说不就行了。”

    萧遥这才明白过来,毫不客气的扑到了柔软的大床上,长舒一口气,“太爽了。”

    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萧遥也实在是累了,现在躺在床上,那感觉叫一个舒服。

    “你,你干嘛,那是我的床,你赶紧起来!”夏诗语顿时急了,除了她的父母之外,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进入他的房间,更别说躺在她的床上了。

    夏诗语使劲拉着萧遥的手臂,但萧遥这个时候就跟一块岩石似的沉重无比,她根本拉不动。

    “你个混蛋!”夏诗语瞪着萧遥,狠狠的骂道,除此之外别无办法。

    萧遥翻了一个身,看着此时气得脸蛋儿红润的夏诗语人,忍不住一笑,道:“诗语啊,你让我假装你的男朋友,当然得装像一点了,要是让别人看见你不让我睡床上,他们也会怀疑的。”

    “可是……”夏诗语很想反驳,但发现萧遥说得好像的确有道理,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哼,懒得理你。”夏诗语轻哼一声,不再理会萧遥,离开了房间。

    萧遥也乐得清闲,就这么躺在床上,嗅着从被单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身心愉悦。

    过了十多分钟,夏诗语还没有进来,萧遥就觉得有点奇怪了,天都快黑了,这小妞去哪儿了?

    萧遥走到窗边,向外看去,只见得夏诗语此时正坐在草坪上的秋千上,轻轻摆动着,长发随风起落,看上去极为的美丽。

    “这小妞,还真是漂亮啊……”

    萧遥一时间都不由得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萧遥手撑在窗沿上,双脚腾空而起,翻到了外面的草坪上。

    “啊,你吓死我了!”夏诗语正一边荡秋千一边哼着歌,旁边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来,把她吓了一跳,见到是萧遥,这才松了口气。

    “嘿嘿,诗语,这个秋千好像还挺宽的。”萧遥笑道。

    夏诗语一听这话,顿时变得警惕起来,“你想干嘛?”

    “我们一起啊。”萧遥轻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坐到了夏诗语旁边的位置上。

    夏诗语恨恨的瞪了萧遥一眼,这家伙也太霸道了吧,她都还没答应呢。

    如果是别的男人坐在她身边,她肯定立马就发火了,要么把对方踹下去,要么自己离开。

    但不过为何,夏诗语对萧遥倒是没有什么排斥感,否则之前也不会才和萧遥认识半个小时就和他一起去了酒店。

    所以夏诗语并没有把萧遥赶走,就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

    淡淡的清香味飘入萧遥鼻中,让他心旷神怡,忍不住轻声感慨了一句,“真香啊……”

    “你说什么?”夏诗语有点没听清楚,问道。

    “没什么啊。”萧遥连忙摇头。

    “流氓。”夏诗语见到萧遥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就知道这家伙肯定又有了什么龌蹉的心思,哼道。

    “嘿嘿,流氓你还往家里带,小姑娘,你胆子不小啊。”萧遥笑道。

    “切,反正你又不敢对我怎么样?”夏诗语撇了撇嘴。

    “是吗?可我怎么记得,我之前还当着你父母的面亲了你啊。”萧遥回忆着说道。

    “你……你还好意思提这事,我打死你!”

    夏诗语都差点忘了,这家伙刚才实在是太放肆了,居然不经过她的同意就亲她,实在是太过分了!

    说着,夏诗语就挥动着拳头在萧遥身上捶打起来,但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再加上萧遥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强,打在萧遥身上,就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你怎么这么硬啊,打得我手好痛……”

    打了一会儿,萧遥没什么影响,反倒是夏诗语的手都有些红了起来,嗔怪的看了萧遥一眼,埋怨道。

    “嘿嘿,诗语,你都还没见识过呢,怎么就知道我很硬了?”萧遥笑着问道。

    “见识过?”夏诗语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但很快就明白了萧遥话里的意思,脸蛋儿更加发烫了,“你个混蛋,臭流氓!”

    “随便你怎么骂,反正你都把我带家里来了,总不能把我赶出去。”萧遥脸皮厚如城墙,无所谓的道。

    夏诗语也早就见识过了萧遥的厚脸皮,知道骂他不管用,索性闭上了嘴巴,就这么坐在秋千上摇摇晃晃,看着星空。

    气氛渐渐沉默起来。

    萧遥看了一眼夏诗语的侧脸,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绝美无瑕,但却带着一丝忧愁。

    “诗语,你怎么了?”萧遥问道。

    “要是我爷爷能够好起来,那该多好啊……”夏诗语突然轻声说了一句。

    萧遥听清楚了她的话,微微一怔,“你爷爷?”

    夏诗语点点头,道:“从小到大,就是我的爷爷对我最好了,如果他现在没事的话,肯定不会让我嫁给赵星豪的。”

    “你爷爷怎么了?”

    “他在两个月前生了重病,现在一直躺在床上,找了很多权威医生来治疗却还是一点用都没有,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也不知道……”

    说到这儿,夏诗语的眼眶微微泛红起来,眼中有着水雾弥漫。

    萧遥看得出来,夏诗语的爷爷对她应该是真的很好,否则她也不会这么伤心。

    “带我去看看你爷爷吧。”萧遥忽然说道。

    “什么?”夏诗语一愣,疑惑的看着萧遥,他去做什么?

    “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能够治好你爷爷的病。”萧遥说道。

    “你会治病?”夏诗语更吃惊了,脸上充满难以置信之色。

    她认识萧遥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也好歹有这么多天了,只知道这家伙身手不凡,即便是特种兵都远远不如他,除此之外就只有脸皮厚了。

    她还真的不知道,萧遥居然能够治病。

    “你,你不是在骗我吧?”夏诗语还是显得很不相信。

    “骗你做什么,我可是神医好吗?”萧遥一脸严肃的道。

    “可我怎么从来没你说过你会治病啊……”夏诗语说道。

    “你也没问啊。”萧遥一脸无语,难不成他应该每天把自己是个医生挂在嘴边才行吗?

    “你不相信我?”萧遥看着夏诗语,问道。

    “不,不是。”夏诗语摇了摇头,“我只是担心,万一你治不好我爷爷,他们会为难你的。”

    “呵呵,只要你爷爷还活着,就没我治不好的病。”萧遥淡淡说道,充满了信心。

    他从小跟着二师傅学习医术,遇到过数不清的疑难杂症,还没有他治不好的。

    “那好吧,我们过去吧。”

    夏诗语见到萧遥很有信心,再加上她也很想让自己的爷爷好起来,便点了点头,带着萧遥向外走去。

    穿过几条林荫小道,萧遥在夏诗语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极为幽静的地方,周围景色宜人,的确是一个静养之地。

    在院子外面,还站着两个身材高大壮硕的警卫,面色严肃,就像两座冰冷的雕像似的,让人不敢轻易接近。

    一个警卫见到夏诗语走来,微微点头,问道:“小姐,这么晚了,您来这里做什么?”

    “我去看一下我爷爷。”夏诗语回答道。

    “这……”警卫显得有些犹豫。

    “怎么了,不可以吗?”夏诗语柳眉一簇,问道。

    “不是,现在家主和二爷在里面,他们不想让人打扰。”警卫摇了摇头,回答道。

    “我爸和二叔在里面,那我更要进去看看了。”说完,夏诗语也不管那两个警卫的阻拦,带着萧遥径直走了进去。

    刚一走进去,就见到夏永海和夏永江此时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

    “诗语,你怎么来了?”夏永海见到夏诗语进来,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