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混世小刁民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天人五衰

    “我来看看爷爷。”夏诗语回答道,看了夏永海和夏永江二人一眼,问道:“爸,你和二叔在这里做什么?”

    “我和你二叔在商量把父亲送到医院去的事情,现在父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不能再继续这么下去了。”夏永海神色忧愁的道。

    夏永海倒也是一个很孝顺的人,夏家的家主本来是他父亲当的,但就是因为他父亲突然生了重病,所以才由他临时成为家主。

    但夏永海还是希望自己父亲能够好起来。

    毕竟,夏家的威望,可就全凭他父亲一个人顶着。

    要是让外人知道夏家的老家主夏天林快撑不住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突然冒出来,想要打击夏家。

    到那个时候,夏家就真的危险了。

    “可是爷爷之前不是说过吗?他不喜欢待在医院里。”夏诗语有些犹豫的道。

    “诗语,你爷爷都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还管这些做什么,依我看,现在最紧要的就是赶紧让父亲接受治疗,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夏永江说道。

    “可是……”夏诗语还是有些犹豫不决。

    “小子,你来这儿做什么?”夏永江突然见到了夏诗语身后的萧遥,眉头一皱,冷声问道。

    “二叔,萧遥是来给爷爷治病的。”夏诗语回答道。

    “治病?”

    夏永江先是一愣,旋即不屑的笑了起来,“诗语,我看你是真的被这小子给骗糊涂了吧,他这个样子,也会治病?恐怕是成心来害父亲的吧!”

    “拜托,你不要把人人都想成你这个样子好不好?”萧遥冷哼一声。

    “你说什么。”夏永江听出了萧遥话里的意思,怒喝道。

    “二弟,安静!”夏永海挥了挥手,“这里是父亲休养的地方,说话小声点。”

    “大哥,我之前就说了,这小子是为了咱们家的家产来的,你还不信,现在他这么快就露出马脚来了。”夏永江愤怒的道,心里却在暗暗偷笑,他正愁找不到机会对付萧遥,没想到这家伙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这次总可以把他赶出夏家了。

    夏永海没有理会夏永江的话,看向萧遥,问道:“你是医生?”

    “医生谈不上,但已经学了十多年的医术。”萧遥如实回答道。

    “你有多大的把握治好我父亲的病?”夏永海继续问道。

    “九成。”萧遥淡然回答,本来他还想说十成的,但想到这么说肯定没人相信,就稍微变通了一下。

    “哼,我还真以为你是医生,原来是假的!”听到这话,夏永海顿时冷哼一声,“你连我父亲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说有就九成把握,玩笑开得未免也太大了吧!”

    “萧遥,你怎么这么说啊……”夏诗语也是有些疑惑的看着萧遥,他刚才那句话实在是说得太满了,谁都不会相信的。

    “可我说的是实话啊……”萧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道:“只要人还有一口气,我就可以从鬼门关把他带回来。”

    “小子,我夏永江活了四十多年,见过的人不计其数,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狂妄的人。”

    夏永江不屑的看了萧遥一眼,冷声道:“为了治疗我父亲的病,我们夏家花费重金在国内外请了几十名医疗界的专家泰斗,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让我父亲从床上站起来,你一个二十岁的小子,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自信?”

    “医术好坏,和年纪有何关系?”萧遥反问道。

    “你说你学习医术十多年,莫非你还在传开裆裤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专研医术了?”夏永江继续问道,他要把萧遥的面具彻底撕下来。

    “嗯,好像是这样的。”萧遥想了想,他的确是在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二师傅学习医术,那个时候已经认识了数不清的草药,药理知识每天熟背,早已经铭记于心。

    “哼,你就继续吹吧!”夏永江冷笑道。

    萧遥也实在是被惹生气了,不耐烦的看了两人一眼,“你们到底要不要我去治病?不同意的话就算了,说的像是我求你们似的。”

    “你!”夏永江一听,顿时勃然大怒,他可是夏家的二爷,在杭城还没有人敢这么多他说话。

    “你什么你?再敢废话,信不信我揍你?”萧遥淡漠的眼神扫了他一眼。

    夏永江面色顿时一变,只觉得萧遥的眼神中像是蕴含着无尽的寒意一般,让他忍不住身形一颤,瞳孔深处闪过一丝恐惧。

    夏永江在杭城混了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二十岁的小子生出恐惧。

    这家伙,看来没他想的那么简单啊。

    “爸,就让萧遥试试吧,我相信他。”夏诗语急忙说道,她不想再让爷爷的病继续拖下去了。

    夏永海显得有些犹豫,看了萧遥一眼,说道:“我可以让你试试,但如果你治不好,应该怎么办?”

    “随你们处置。”萧遥淡淡的道。

    “好,跟我进去吧。”夏永海见到萧遥这么有信心,终于点了点头,带着一行人向夏天林休养的房间走去。

    “哼,待会儿我看你怎么收场?”夏永江冷冷的看了萧遥一眼,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萧遥如果治不好他父亲的病,应该怎么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走进房间,萧遥目光向里面投了过去,只见得在床上躺着一位面容苍老发白的老者,虽然是静躺着,但却依稀可以感受到从那位老者身上散发出的一股不同常人的气势。

    这便是夏家的老家主,夏天林。

    夏天林白手起家,让夏家成为了整个杭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能力自然不用说,再加上年轻时当兵的缘故,气势绝非常人可比,即便英雄老矣。

    “这就是我爷爷。”夏诗语轻声说道,她看着躺在床上的夏天林,眼眶又有些泛红起来,心里很难受。

    “萧遥,你能不能看出来,我父亲得的什么病?”夏永海问道。

    这个问题他一直都得不到解答,夏天林是在两个月前身体突然变弱,之后就躺在床上一卧不起,即便请了很多著名的医疗专家来进行治疗,但都无功而返,甚至连他父亲究竟得了什么病都看不出来。

    “我瞧瞧。”萧遥点点头,走到床边,仔细的端详起来。

    看了大概一分钟,萧遥的眉头不由得微皱起来。

    “哼,就知道你是装的,看不出来就直说,我夏家也是杭城的名门望族,不会为难你一个毛头小子,自己滚出去就行了。”夏永江见到萧遥迟迟没有说话,冷笑道。

    夏诗语有些厌恶的看了夏永江一眼,从萧遥进门开始,他就一直在和萧遥作对,想尽办法想要把萧遥赶出去,要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二叔,夏诗语早就发火了。

    虽然这么说,但夏诗语也有些着急起来,毕竟她也只是听萧遥说过自己会医术,但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萧遥,我爷爷得了什么病?”夏诗语问道。

    “什么病都没有。”萧遥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房间里的三人都是一怔,怎么也没有想到萧遥会说出这么一个回答。

    “小子,你看了这么久,最后就说一句没病,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儿吗?”夏永江冷笑道,更加的不屑起来。

    他已经认定萧遥根本不会看病了,肯定是想在夏诗语面前表现一下自己,所以才说自己是个医生。

    只可惜,这小子马上就要原形毕露了。

    “三岁小孩儿可比你善良多了。”萧遥轻哼一声。

    “你!”

    夏永江正要发火,却是见到夏永海挥了挥手,皱眉道:“老二,安静。”

    说完,他看向萧遥,道:“萧遥,既然你也看不出什么病,那就……”

    “我说了,老家主没病。”不等夏永海说完,就见到萧遥摇了摇头,道:“这是天人五衰的迹象。”

    “天人五衰?”

    听到这个陌生的词语,夏永海三人都是面露疑惑之色,这是什么症状?

    “小子,你看不出病就算了,现在还打算编故事来骗我们吗?你还真是居心叵测啊!”夏永江冷声道。

    萧遥没有理会他,解释道:“天人五衰,是一个人的寿命即将走到极限的征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家主现在的年纪应该已经有七十五岁了吧?”

    听到这话,夏永海眼中闪过一模诧异之色,他父亲如今的年纪刚好七十五岁,但因为从小当兵,并且后来经常练习太极的缘故,表面看起来会显得年轻一些。

    一般见到夏天林的人,都会以为他只有六十多岁,但萧遥却一眼就猜中了夏天林的岁数,实在是让他有些吃惊。

    夏永江也不由得眉头一皱,难道这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

    “我父亲今年刚好七十五岁。”夏永海回答道。

    萧遥点了点头,道:“七十五岁,已经算是高龄,再加上夏老爷子需要撑起整个夏家,十分辛苦,所以距离大限之日,已经不远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