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混世小刁民

第一百四十章 徐建元

    整个杭城的人都知道刚才那两个保镖的来历。

    据说是赵扬雄花了很大的价钱请来的,曾经在一个顶尖的特种兵部队,拥有着极其强悍的实力,赵扬雄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这两个保镖。

    之前有不长眼的人想要对赵家主出手,即便对方人手众多,足足有十多个高手,但都不是赵扬雄身边那两个保镖的对手。

    而现在呢?

    那两个保镖却在萧遥手中败得这么凄惨,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这个看起来这么年轻的家伙,未免也太强了吧。

    “赵家主,你的这两个保镖,似乎有些不经打啊。”萧遥看向同样神色吃惊的赵扬雄,淡淡一笑,道。

    “混账!”

    赵扬雄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脸上怒意涌动,冷声道:“小子,在我赵家的地盘上,动我的人,你是活腻了吗?”

    “呵呵,赵家主,您这记性也太差了吧,我记得刚才分明是你让他们先动手的,我这只是正当防卫啊。”萧遥一脸无辜的道。

    “小子,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安然离开我赵家!”赵扬雄语气强硬的道,萧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伤了他的两个保镖,就等于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要是不让萧遥血债血偿,别人还真以为他赵家是好欺负的!

    “我今天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这么离开,就算要走,也是带着诗语一起走。”萧遥看了一眼旁边的夏诗语,说道。

    夏诗语听到萧遥这话,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只觉得芳心怦怦直跳,眼眶都有些红润起来。

    她之前只是让萧遥假扮她的男朋友,而发展到现在这一地步,萧遥所做的事情远远超过了她的预料。

    不顾自己的危险,为了她甚至和整个赵家作对,这样的情意,让她怎么能不感动?

    “哼,年轻人,你有这样的想法,只能证明你太天真了,今天就连你都走不了,又如何让夏诗语一起走?”赵扬雄不屑的冷哼道。

    萧遥闻言,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赵家主,你说你好歹这么大的年纪了,就不能做点善事为自己积点德?何必强人所难呢?”

    “什么叫强人所难?”

    “诗语不喜欢你那孙子,不愿意嫁给他,你却逼迫诗语与他结婚,这就叫强人所难!”萧遥大声说道。

    在场的众多宾客听到萧遥这中气十足的话语,心头都是一怔,暗道这个少年果然不是一般人,虽然他们也觉得这种事情不太好,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当着赵扬雄的面说出来,因为那无异于找死。

    而萧遥却毫不在乎这一点,真不知道是说他年少轻狂好,还是说他不知天高地厚更恰当一些。

    “哼,这个臭小子,惹怒了我爷爷,今天他必死无疑!”赵星豪心里幸灾乐祸道,他还是很了解自己这个爷爷的,虽然已经年过七十,但却容不得任何沙子,谁敢和他作对,他就会灭了谁。

    身为赵家的家主,赵扬雄显然拥有这样的实力。

    出乎意料的是,赵扬雄并没有立即发火,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一旁宾客席里的夏天林,说道:“天林老兄,你我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你来说说,我到底有没有强人所难?”

    听到这话,众多宾客目光投向夏天林,脸上布满震惊之色。

    夏天林身为夏家的家主,地位和赵扬雄相当,现在这两位杭城的大人物对上了,这场戏也是越来越好看了。

    “呵呵,扬雄,你可算想到问我这个老家伙的意见了。”夏天林微微一笑,缓缓站起身来。

    “天林老兄,你说说,当时是你夏家的人主动向我赵家提的亲,现在又想反悔,到底是谁的过错?”赵扬雄质问道。

    “如此说来,自然是我夏家的过错。”

    夏天林没有否认,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夏永江,说道:“我这个不争气的老二,擅作主张为我的孙女诗语和你的孙子赵星豪订了婚约,当时我卧病在床,并不知道此事,后来才知晓诗语对星豪并无感情,为了两个年轻人的幸福着想,我认为这场婚礼,还是到此为止吧。”

    “天林老兄,依你的意思是,我孙子配不上你那孙女?”赵扬雄的脸色变得阴沉下来。

    夏天林摇了摇头,“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而是合不合适的问题。”

    “呵呵,借口罢了。”

    赵扬雄冷笑一声,目光扫视了在场众多宾客一眼,虽然年过七十,但此时他的声音却是洪亮至极,“诸位宾客在此做个见证,既然婚约已定,那么今天这场婚礼,就必须顺利完成,夏诗语也一定得成为我孙子赵星豪的妻子,谁都阻止不了!”

    听到这话,众人惊讶出声,看得出来,赵扬雄这是彻底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赵扬雄,你非要做得这么绝吗?”夏天林脸色也是难看起来,冷声问道。

    “天林老兄,你比我年长一岁,我给你一点面子,但如果你继续阻拦,就休怪我对你夏家不客气!”赵扬雄怒声道。

    “你……”

    夏天林眉头一皱,他知道赵扬雄的性格,说得出来这话,就做得出来这种事。

    赵星豪见到赵扬雄控制住了局面,走出来说道:“诗语,我是赵家的少爷,你是夏家的大小姐,我们两个才是天生一对,如果你现在决定嫁给我,之前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

    “赵星豪,如果你之前没有听清楚的话,我可以再说一次。”夏诗语看着赵星豪,一字一顿的道:“我喜欢的人,是萧遥。”

    轰!

    赵星豪顿时觉得脑袋里遭雷劈了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他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的想要夏诗语改变主意了,可夏诗语的心里却还是只有萧遥,这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啊。

    “臭小子,诗语不是你能染指的,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出杭城,否则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赵星豪对着萧遥怒吼道。

    “看来昨天晚上把你教训得不够,你还没长记性啊,是不是还想再试一次?”萧遥冷声道。

    “你……”赵星豪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由得浑身一颤,瞳孔深处闪过一抹畏惧,竟是不敢再说话。

    “放肆!在我面前,出言侮辱我赵家的少爷,你还真是活腻了不成?”赵扬雄顿时怒喝出声。

    “赵家主,你的那两个保镖都已经躺地上了,你还能拿我怎么样?”萧遥淡淡一笑,问道。

    “你以为,我赵家能够在杭城立足这么多年,就这点人脉?”赵扬雄冷冷一笑,摇了摇头,“小子,你还是太小看我赵扬雄了。”

    砰砰砰!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门口就传来了一阵整齐有力的脚步声,只见得一个穿着黑色便服,长相普通,但却拥有着一股刚毅强悍气势的中年男子,带着一群身穿军服的军人走了进来,一股强大的压迫力顿时笼罩而来。

    “那,那是咱们杭城军区的军人。”见到这个阵仗,顿时有人惊呼出声。

    在场所有宾客的目光都是投了过来,每个人的脸上瞬间布满了震惊之色。

    他们早就知道赵扬雄背后有着军区的支持,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军区的人这么快就来了。

    而且一来就是十多位手持钢枪的军人!

    “建元,你可算来了。”赵扬雄见到最中间的中年男子,脸上笑容浮现,说道。

    “建元……徐建元,杭城军区的部长。”

    “原来赵家背后的军区支持,就是徐建元啊。”

    “徐建元在杭城军区里的地位就是龙头老大,这次连他都来了,而且还带着这么多军人,那萧遥怕是蹦跶不了了。”

    “……”

    在得知了那中年男子的身份过后,众多宾客都是惊讶不已,向萧遥投去怜悯的目光。

    招惹到了这么一位大人物,他这次是真的栽了!

    “老师,今天是赵少爷大喜的日子,我岂能不来祝贺一番?”徐建元向赵扬雄抱了抱拳,恭敬笑道。

    而听到这话,在场众人又是吃惊不已。

    老师?

    我勒个去!

    他们万万没有料到,赵扬雄居然是徐建元的老师!

    但仔细想想,这也是有可能的,赵扬雄以前在军区里待了这么长时间,那个时候,徐建元估计还只是个新兵蛋子,认赵扬雄当老师倒也很正常。

    而现在,徐建元已经成为了杭城军区的部长,对于赵家来说,也成为了相当大的一个助力。

    “这次真是麻烦了啊……”夏天林眉头紧皱,徐建元和赵扬雄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徐建元必然会帮着赵家,萧遥,恐怕是真的危险了。

    “呵呵,建元,你来得可真不巧,现在的情况有些变故啊。”赵扬雄轻叹了口气,道。

    “什么变故?老师您请说。”徐建元面色一正,问道。

    “这个年轻人,想要带新娘夏诗语离开,中止这场婚礼,还伤了我的两个保镖,实在是不把我这个老头子放在眼里啊。”赵扬雄看向萧遥,充满怒意的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