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混世小刁民

第两百四十九章 被陷害了

    “我可没有答应过要和你举办婚礼。”见到萧遥一脸兴奋的样子,苏清柔立即泼了一盆冷水。

    “……”萧遥顿时无语,咬牙切齿的想着,就让这小妞再得意一段时间,迟早有一天他要让苏清柔乖乖的叫他一声好老公!

    “哎,在外面逛了一天,实在是太累了,不行了,我得睡了。”说完,萧遥就直接躺在了床上,闭上双眼,像是睡着了一样。

    “萧遥,你干嘛呢?你快给我起来,你睡床上我睡哪儿?”苏清柔顿时急了,连忙喊道。

    “呼……”回答她的是萧遥那均匀的呼吸声。

    “混蛋……”苏清柔狠狠的骂了一声,伸手拉住萧遥的手臂,想要把他给拉起来,可奈何萧遥实在是太重了,她根本就拉不动。

    “你是猪吗?怎么这么重?”苏清柔气喘吁吁,恼火的看着萧遥,这家伙肯定是在装睡,但俗话说得好,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她也拿萧遥没办法。

    “哼,一起睡就一起睡,谁怕谁啊?”苏清柔娇哼一声,也是躺在了床上,把萧遥身上的被子扯过来一些,盖在自己的身上。

    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苏清柔俏脸上布满红晕,如同熟透了的红苹果,在温暖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诱人。

    苏清柔胸前的圆润山峰微微起伏,心里有些后悔起来,自己怎么就和这家伙睡在一张床上了啊。

    她很清楚萧遥这家伙的性子,指不定在她睡着之后会做出什么可恶的事情来。

    “算了,不去想了,要是这家伙敢对我做那种事,我非跟他拼了不可!”苏清柔暗暗想着,闭上美眸,打算睡觉。

    她刚刚闭眼,就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身上,紧接着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腰间,把她整个人紧紧的搂在了怀中。

    “啊!”苏清柔下意识的尖叫一声,睁眼一看,就见到萧遥突然滚到了她身边,把她给抱住了。

    “这个混蛋,也太不安分了吧!”苏清柔咬牙切齿的看着萧遥,想要把萧遥从他身上推开,但怎么使劲都没有用。

    “混蛋,流氓……”苏清柔脸色绯红,小嘴里不断的嘀咕着,恨不得把萧遥一脚给踢下床。

    “我怎么就摊上这个家伙了呢。”苏清柔欲哭无泪,她以前也幻想过,自己以后的丈夫,一定是玉树临风,事业有成,可现实和她想象中差距实在是太差了点,居然摊上萧遥这个流氓。

    正苦恼着,苏清柔看了一眼熟睡着的萧遥的侧脸,这张脸庞虽然算不上有多么帅气,但却棱角分明,有一种刀削斧凿的感觉,散发出坚毅气息。

    “这家伙,好像也挺不错的……”苏清柔喃喃出声,也没有继续挣扎,微微抬起脑袋,枕着萧遥的手臂,缓缓睡去了。

    苏清柔没有发现的是,在她睡觉的时候,萧遥的嘴角,掀起了一抹笑容。

    ……

    一晚上的时间悄然过去,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上午。

    萧遥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惺忪睡眼,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有着一股柔软的触感,只见得苏清柔此时正枕着他的手臂,在她怀中安稳香甜的睡着。

    阳光透过窗户洒下,落在苏清柔的身上,使得她那本就白皙的脸颊更是犹如玉石一般精致,毫无瑕疵,看得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

    萧遥是这么想的。

    也是这么做的。

    估计也是没睡醒,萧遥一下子没有控制住,就微微低下头,亲吻了一下苏清柔那绝美无瑕的俏脸。

    就在这时,苏清柔突然抿了抿嘴角。

    萧遥一愣,心想他运气不会这么背吧,刚刚偷亲就被发现了?

    过了一会儿,萧遥见到苏清柔没有睁开双眼,微微松了口气,“原来是做美梦了啊。”

    萧遥轻笑一声,将苏清柔的脑袋轻轻放在枕头上,为她盖好被子,就向外走去,打算去带点早餐回来吃。

    刚来到客厅,就听见一阵敲门声传来,还带着一道好听的女声,“萧遥先生,您好,我是酒店的服务员,麻烦开一下门。”

    “我没叫早餐吧?”经过了昨天被那个假扮的服务员偷袭的事情,萧遥也是警惕了许多,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倒无所谓,但苏清柔还在里面睡觉,他可不敢大意。

    “先生,我是来为您换床单的,这是我们酒店服务员每天的工作。”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换床单?”萧遥虽然还是有些怀疑,但这个理由倒也的确可信,毕竟在一些大酒店中,都是为客人每天更欢床单的。

    萧遥打开房门,就见到外面站着一个穿着制服,下身黑丝的女人,颇有几分姿色。

    “先生,您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制服美女脸颊有些泛红,显得很不好意思。

    “没什么,我老婆现在还在睡觉,你等会儿进去换吧。”萧遥说道。

    “是吗?那这样的话,我们不如来玩点游戏吧……”

    说完,制服美女一脸媚笑的靠近萧遥,抓起萧遥的右手,轻车熟路的放在了自己胸前那挺翘的圆润山峰上。

    “我擦!这酒店里的服务员都这么开放吗?”萧遥惊讶道,只觉得右手上传来一股美妙柔软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松开。

    但萧遥的自控力还是很强的,很快,理智就战胜了欲望,萧遥就打算把右手从那制服女人的身上抽开。

    “非礼啊!救命,非礼啊!”

    萧遥还来不及把手抽开,就听到那制服女人大叫起来,顺带着还把腿上的黑丝撕破了一些,头发凌乱,就像是真的被人非礼过一样。

    “我靠,被坑了!”萧遥脸色一变,顿时明白过来,怪不得这女人一进来就这么开放,直接让他摸胸,原来又是一个圈套。

    萧遥心里有些无语,这酒店里的服务员还真是有毒啊,昨天来个杀手,今天又来个色诱的,明天还要来啥?

    “站住,不许动!”

    制服女人大叫了几声,一群警察猛地从门外冲了进来,拿枪对准了萧遥。

    萧遥见到这一幕,冷笑连连,“看来是早有准备啊。”

    他可不相信,事情能有这么巧,这女人刚刚喊非礼,一群警察就冲进来了,显然是合起伙来给他下的圈套。

    “怎么回事?”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然后就见到那群警察向后退了几步,一个胖头胖脑的中年警察走了出来,神色严肃的道。

    这个中年警察,赫然就是和周枫联合起来对付萧遥的海南警局局长,陈同。

    “警察,你可要替我做主啊,我是这家酒店的服务员,想进来为客人换一张床单,结果,呜呜……”一边说着,那制服女人还呜咽起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在我管辖的地方,居然还发生这种无耻之事,真是世风日下!”陈同一脸悲愤的道,看向萧遥的眼神中满是不耻和愤怒。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传了出来,苏清柔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在场的众多警察显然没有想到在这套房里还有别人,微微吃惊,警惕的看了过去,而后不约而同的怔住了。

    在房间门前站着一位用天姿国色来形容都不为过的女人,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装,素颜,但却同样美得让人心动不已。

    即便是那个制服女人也是微微一怔,面对这么漂亮的女人,她自惭形秽。

    “清柔老婆,你醒了。”萧遥轻笑道。

    苏清柔白了萧遥一眼,“外面这么大的动静,我能不醒吗?”

    那些警察听到两人的对话,更是惊讶万分,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有这么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老婆,羡煞旁人。

    “不好意思啊老婆,是我的错,打扰到你休息了。”萧遥有些歉意的挠挠脑袋。

    苏清柔走到萧遥身旁,看了看在场的这些警察和旁边那个衣衫不整哭哭啼啼的制服女人,柳眉轻挑,“怎么回事?”

    “小姐,你的老公涉嫌非礼这位女士,我们需要把他带到警局调查。”陈同很快反应过来,说道。

    “萧遥,是这样吗?”苏清柔看向萧遥,问道。

    “清柔老婆,你懂的,我是被陷害的。”萧遥无奈的摊了摊手,看向对面的那些警察,“你们说说,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用得着取非礼她吗?”

    陈同等人一愣,这话好像有道理啊。

    这家伙的老婆这么漂亮,是个男人都得心动,怎么可能看得上别的女人。

    “你什么意思?老娘很难看吗?我不管,反正你今天非礼了我,必须把你带到警局去关几天!”制服女人顿时不爽了,想个泼妇似的大骂道。

    “这位女士说的对,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走一趟吧。”陈同说道。

    “喂,我说,你们好歹是当警察的,现在的第一件事,难道不是应该先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吗?”萧遥撇撇嘴道。

    “事实就摆在这里,你还想抵赖不成?”陈同冷声道。

    “她说的就是事实,我说的就是抵赖?”萧遥不屑一笑,“呵呵,你们警察,还真是公正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