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混世小刁民

第两百五十一章 市长的电话

    陈刚脸色变得难看至极,他从萧遥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恐惧。

    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个看起来如此普通的年轻人,身手竟然这么强,戴着手铐都能把他打成这个样子,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还要继续么?”在陈刚心头惊骇不已的时候,萧遥的声音突然缓缓传出,冷漠,毫无情感。

    “小子,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陈刚眼神怨毒的盯着萧遥,冷声道。

    “哦,你倒是说说,我在做什么?”萧遥反问道。

    “你这是在袭警!我告诉你,你死定了!”一边说着,陈刚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的向外跑去,大喊道:“陈局,陈局!嫌疑犯擅自殴打警察!”

    砰!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大门就被一脚踹开,然后就见到陈同带着几个警察冲了进来,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把枪,神色警惕不已。

    “怎么回事?”陈同沉声问道。

    “那小子……嗯?”陈刚正想说萧遥袭警,突然见到萧遥此时竟然坐在椅子上,嘴里哼着小曲,翘着二郎腿,和之前他进来的时候那副神态一模一样。

    “到底怎么了?”陈同大声问道。

    “陈局,他刚才袭警!”陈刚回答道。

    陈同眉头一皱,看了看陈刚,只见得后者的脸色极为的苍白,嘴角还溢出一丝鲜血,十分狼狈。

    “小子,你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袭警!”陈同顿时勃然大怒,指向萧遥,怒喝道。

    萧遥听到这话,一脸无辜的看向陈同,扬了扬被手铐牢牢铐住的双手,“陈局长,冤枉啊,先不说我这种三好公民,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更何况,我还被铐着呢,怎么可能袭警?”

    陈同等人眉头一皱,他们对此也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以陈刚的手段,对付一些凶狠的歹徒都绰绰有余,更不用说对付一个被铐住的毛头小子了。

    “那陈刚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陈同质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可能是这位大哥想不通,去撞墙了吧。”萧遥淡淡一笑,“要不你查查监控,看看是怎么回事?”

    “你……”陈同面色一沉,刚才为了让陈刚在审讯室里对付萧遥,没有后顾之忧,他已经把监控给关掉了,还查个屁啊!

    “陈局,您别听这小子瞎说,我身上的伤就是被他打的,您一定要替我报仇啊!”陈刚语气中充满愤怒。

    “小子,我不管你是怎么办到的,敢袭警,你就是犯了死罪!”陈同冷哼一声,从腰上拿出一把手枪,枪口对准了萧遥,“你认不认罪?”

    “你这是打算逼我吗?”萧遥毫无畏惧,反问道。

    “逼你又怎么样?”陈同冷冷一笑,语气不屑的道:“小子,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难道还想全身而退不成?”

    “终于把实情说出来了吗?”萧遥嘴角掀起一抹笑容,站起身来,扭了扭脑袋,“可算等到你说实话了。”

    “哼,装神弄鬼,就算我告诉你实情,你又能怎么样?”陈同一脸不屑,“实话告诉你,我是听了周枫少爷的吩咐来对付你的,识相的话,就乖乖认罪,让周枫少爷教训你一顿,出口气,兴许你还有命活,要是你迟迟不肯认罪的话,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呵呵,你敢么?”萧遥淡淡一笑。

    “我有什么不……”陈同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

    在场的其他警察也都是吃惊万分,怔怔的看着萧遥,活见鬼一样。

    因为他们见到,萧遥就这么双手轻轻一扭,那铐在他手上的坚固的手铐,就这么咔擦一声断裂开来,落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这是在场所有人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看向萧遥的眼神中满是惊骇。

    他们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能够凭着自己的力量,徒手把手铐掰开的。

    这家伙,实在是太变态了,而且很危险。

    一想到这儿,众多警察都是握紧了手中的手枪,面对这种危险人物,马虎不得。

    “你们不用紧张,我就是打个电话而已。”萧遥见到这些警察如临大敌的表情,淡淡一笑,从手里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哼,都这时候了,你莫非还以为打个电话就能救得了你?”短暂的震惊过后,陈同反应过来,不屑冷哼。

    萧遥压根没有理会陈同,电话很快接通。

    “哈哈,萧遥,你小子,怎么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对面传来一道有些沧桑的笑声,声音极具威严,一般人听到这声音,怕是会有些敬畏。

    “老谢,最近过得还行吧?”萧遥却丝毫没有影响,笑着问道。

    他联系的人,正是之前他在杭城夏诗语的婚礼上联系的华夏军区将军级的大人物,谢云锋。

    “还行吧,肯定是比不上你小子快活,我可是听说了,你回华夏不久,就娶了中海锦绣集团的总裁苏清柔,那可是个大美女啊,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谢云锋笑道。

    “嘿嘿,没办法,我人格魅力太大了,她非要嫁给我当老婆,我拦都拦不住啊。”萧遥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道。

    “……”电话对面的谢云锋一阵无语,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脸皮厚如逞强。

    “小子,你说够了没有!”陈同怒不可遏,他们这么多人举枪指着萧遥,按理说无论是谁被这么多把枪指着脑袋,都会害怕得丢魂才对。

    可这家伙倒好,不仅没有看出一丝害怕的情绪,反而一脸淡然的打着电话,聊着家常,有说有笑,这是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啊。

    “萧遥,你旁边有人?”谢云锋听到了陈同的声音,问道。

    “有啊,而且是好几个呢,正拿着枪指着我的脑袋。”萧遥点了点头,像是在诉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什么?”谢云锋一听,大为吃惊,语气也瞬间变得低沉起来,“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用枪指你,这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

    萧遥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谢云锋听完,顿时大怒,“哼,区区一个海南警局的局长,也敢这么嚣张,真不知道谁给他这么大的权利?萧遥,你放心,我马上把事情搞定!”

    “那就多谢了。”萧遥笑着点头,“以后有时间请你吃饭啊。”

    “哈哈,能让你请吃饭,那可不容易,我记着了。”谢云锋大笑道。

    挂断电话,萧遥悠哉悠哉的坐在椅子上,“说完了。”

    “小子,你还真把警局当成自己家了啊,真当我们这些警察是吃素的吗?”陈同实在是气得不行,恨不得把萧遥给一枪崩了。

    “我最后问你一遍,到底认不认罪?”陈同冷笑一声,“如果你再负隅顽抗的话,我就只好以袭警的罪名,开枪了。”

    “我没罪,你让你怎么认罪?”萧遥笑着摇头,“不过我得劝你一句,最好还是不要开枪,否则的话,你后悔都来不及。”

    “臭小子,你是在威胁我么?那我还真想试试,我到底会不会后悔?”陈同不屑一笑,完全没有把萧遥的话放在心里,他背后可是靠着周家这棵大树,他还不相信,在海南这块地界,还有谁的势力大得过周家。

    陈同打开保险盖,就准备扣动扳机,一枪击毙萧遥。

    就在这时,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陈同眉头一皱,心里暗骂谁在这种时候打电话来,但他还是拿出手机看了看。

    是一串陌生号码。

    陈同正准备直接挂断,突然听到萧遥说道:“这个电话,你还是应该接一接,否则你会很惨。”

    陈同微微一愣,想起刚才萧遥说的话,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接通了电话,“喂,谁啊?”

    “陈同,你个白痴,你闯大祸了!”手机里传来一阵激动愤怒的喊声。

    陈同听着这声音,神色微变,似乎觉得有些熟悉,想了想,很快就想了起来,震惊万分,难以置信。

    “市,市长。”

    以陈同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有海南市市长的电话的,更不可能和市长之间有什么密切的关系。

    但陈同好歹是警局的局长,之前在一些会议上听过市长的发言,所以一下自己就听出了这是市长的声音,心头惊骇无比,做梦都没有想到,市长居然会亲自打电话给他。

    最让他震惊的,还是市长的那句话,他闯祸了。

    “市长,您,您这是什么意思?”陈同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我问你,你是不是关押了一个名叫萧遥的年轻人,而且现在还和很多警察拿枪对着他,有这回事吗?”市长强忍着心头的怒意,问道。

    “这……”陈同脸色更加难看,看了看一旁坐在椅子上一脸笑容的萧遥,苦涩点头,“是。”

    “你个白痴!那个萧遥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赶紧把他放了,而且必须要让他原谅你,否则,就连我也救不了你!”市长顿时大怒咆哮,也不等陈同做出什么反应,酒挂断了电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