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七日生死契

第26章 怀孕?

    空了的饼干盒上,还放着一叠被划上了无数痕迹的文件,上面一连窜的地名已经被划得差不多了,最后剩下的,是医院。

    亦是顾云卿当初被送来的医院。

    曾经进行过抢救的医生正战战兢兢的看着面前如同煞神一般的闵家七爷,腿有些发抖了。

    “闵,闵先生,你怎么来了……”

    闵律哑着声,道:“她痛苦吗?”

    医生一时半会没有意识到他的意思,道:“什么?”

    “车祸……疼吗?”

    医生瞬间明白了,别开脸,叹口气,道:“令夫人走得没有痛苦,是致命伤,基本……没有受太大的苦。”

    闵律苍白着脸,笑了下,轻声道:“是吗……”

    医生想要说什么却停住了,最后只是叹息的说道:“闵先生,你节哀……”

    闵律没有回答,只是拖着沉重的脚步准备离开,身后的医生再也忍不住了,道:“闵先生,请留步!”

    闵律站定,哑声道:“还有什么事吗?”

    医生犹豫了一会,还是道:“有一件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一下。”

    闵律回头,道:“什么事?”

    “令夫人她……怀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很可惜……”

    站在一旁的顾云卿猛地僵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医生,这一刻,她的眼前天旋地转。

    “你在说什么?”

    闵律的脚步有些虚晃,他扶着墙,眼睛死死地盯着医生,似是在期盼对方说的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医生重复了一遍:“令夫人她……在出事前已经怀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很遗憾……”

    闵律猛地冲上来,眼睛通红一片,死死地盯着医生,道:“这不是真的!”

    医生被闵律周身的戾气给吓到了,说话都结巴了,但仍是将话语完整的说道:“闵先生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已成事实只能接受了,节哀……”

    “碰——”

    闵律伸手一拳砸在了墙壁上,其力道之重令医生都抖了抖,雪白的墙上,留下了一个带血的印子,而闵律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似得,他的心空得厉害,像是有什么东西,悄然流逝了。

    孩子……

    她怎么会有孩子?

    三个月……三个月前,那一次,是她的生日……

    是了,是顾云卿生日,他在做什么?

    那个时候叶云回来了,他去接她,他们在酒吧里面聊起曾经,他喝醉了,叶云也醉了,他们去开了房,但终归,他不愿意在重逢的第一天就这般对待叶云,所以他回家了。

    家里,他看见了穿着华裙的顾云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睡着了,餐桌上尽是已经冷掉了的食物,还有一个融化了的蛋糕。

    他看着顾云卿在灯光下的侧脸,美得让人心惊,也脆弱得让人怜惜,令他的渴求一瞬间高涨,那一个夜晚,激情如火。

    他却不知道,原来那一夜,有个小生命已经悄然降临了吗?

    而现在……他却失去了两个生命。

    顾云卿,她真的……死了吗?

    那一天,他所看到的她……究竟是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