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回忆太深,你太遥远

第45章 顾景舟篇 番外

    我没有手机,因为过敏被突然送到医院,我什么都没有带。

    除了衣服口袋里装的几百块钱。

    我没有目的地,因为我的母亲还不知所踪,我的朋友萧一航还在这里服刑。

    所以暂时我没有离开哈市的打算,我只是单纯的想逃离顾景舟的掌控。

    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逛了一圈又一圈,好久没有出门的我,才发现这个冬天竟然特别的冷。

    我用仅有的零钱吃了一顿午饭,然后往郊外走去。

    我想如果母亲精神有好转,她或许会回到疗养院。

    我天快黑的时候才走到疗养院,疗养院灯火通明,看起来有些世外桃源的宁静。

    而我站再路灯下,使劲的搓着双手,不停的对着双手哈气。

    我不敢进去,只能在外面找了个避风遮冷的地方,偶尔有人经过,我会问他们有没有看到我的母亲。

    寒冷的冬天,深夜更是冷的让人直打颤。

    如果这会儿有人能给我杯热水该有多好啊?

    但这只能是我的期待,我已经被冻的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我身上钱不多,不能住宾馆,亦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只能在这里挨冻。

    路上突然闪烁着长长的车灯,车子开得很快,一闪而过。

    我将眼睛迷成一条缝看着它飞驰而过,把脖子缩了缩,躲避这突如其来的冷风。

    明明很冷,可我的上下眼皮却开始打架,我知道这个时候我是不能睡觉的。

    否则我很有可能会一命呜呼。

    但是我实在架不住这来势汹汹的瞌睡啊……

    刚刚疾驰而去的车子似乎又倒了回来。

    “木向晚,你给我醒来。”

    好像有人在狠狠的拍打我的脸。

    我很想醒来,可是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哗啦……”

    我的头顶好像被人浇了一盆冷水。

    我刚刚还紧闭的双眼突然睁的很大。

    我一睁眼就看到顾景舟只穿了一件西服外套,手里还拿着空空如也的纯净水瓶子,面色发青,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气得。

    “走!回家!”顾景舟看我清醒了,一把拉起我,推着我就往车里塞。

    我没有反抗,因为我知道在顾景舟面前反抗就是自讨苦吃。

    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我随手抓过来一个靠枕,抱着靠枕身子蜷缩成一团。

    顾景舟拿了毛巾替我擦拭已经湿透了的头发。

    天气寒冷,只是一会儿,我的头发就已经被冻成了冰棍。

    好在车里有暖气,顾景舟总算是替我擦干了头发。

    自从流产之后,我就没有正眼瞧过顾景舟,这一次,也是一样。

    可是,他身上的气味还是我熟悉的!

    他的下巴上似乎冒出了密密麻麻的青茬,刚刚抬眉的瞬间,我看他好像瘦了许多。

    是因为苏可沁照顾的不好吗?

    我摇摇迷糊的脑袋,这些跟我有关系吗?

    顾景舟害我流产的时候,他对我,对孩子可曾有半点怜悯?

    我再一次被顾景舟带到公寓。

    我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打听到了我的消息,我逃出来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被他逮到了。

    “去洗个热水澡。”顾景舟难得的温柔。

    而我现在已经习惯顺从他所有的命令。

    我看着洒花一顷而下的水花莫名的出神。

    刚跟顾景舟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这般温柔,会心细的替我考虑各种杂乱小事儿。

    可是现在……

    一切都回不去了!

    水温有点高,洒在我皮肤上让我有灼烧的感觉,我本能的关了洒花。

    看着沾满雾气的镜子,脑袋里突然闪现出一个从未有过的片段。

    熊熊大火朝我扑来,我躲避不及,整个人被扑来的火舌灼烧,瞬间疼痛四起……

    又是这样的画面?

    我摇摇脑袋,想要想起更多的片段,可那画面又突然消失。

    我忽然想起心理医生和季皓远的那句话,我需要刺激!

    以前所有看似惨烈的刺激都比不上这灼烧来的刺激!

    我终于明白,我是真的经历过一场大火的洗礼,至于是不是跟顾景舟他们所说的一样,就不得而知了。

    我需要记忆!

    这是我坚定的信念!

    “木向晚……”顾景舟看我半天没有出去,开始拍打浴室的门板。

    我麻利的冲完澡,开门出来,头发上还滴着水珠。

    顾景舟刚刚还看起来有些焦急的俊颜瞬间变得冷酷起来。

    “洗手吃饭!”

    顾景舟竟然做饭给我吃?

    我疑惑的看着餐桌,还好,不是黑暗料理。

    很家常的西红柿鸡蛋面条!

    面条一人一碗,我吃的溜,几下就吃完了。

    肚子还饿着,可是锅里已经空空,连个面渣都没有。

    我偷偷瞄了一眼顾景舟的碗,他吃得斯文,面条还有很多。

    “赶紧吃,吃完刷锅!”顾景舟把碗里的面条又给我捞了一半。

    我这人本来就不挑,只要能填饱肚子,能吃的我都吃。

    所以顾景舟的半碗面条也很快被我吃得精光。

    肚子吃饱了,整个人也舒服了。

    我刷完锅,看到顾景舟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自己溜进房间,躺在大床上发呆。

    小护士给我发了信息,说是今天有事不回来了。

    我没多想,翻开电脑刷网页,看着网页上的空白,心情变得低落,我的母亲还是没有消息……

    咚咚咚……

    听到顾景舟敲门的声音,我扯过被子装睡。

    “小护士今天有事。”顾景舟来了这么一句。

    我又紧了紧被子,心想顾景舟变性了吗?今天竟然难得的做了晚饭,此刻又跟我拉起了家常。

    “你去疗养院是为了等你母亲?”顾景舟走到床的另一边,面对着我,翻身上了床。

    这是要做什么?

    顾景舟还有这么好脾气的时候?

    看来苏可沁功不可没!

    顾景舟竟然还有愿意听我解释的时候啊?

    但我不想再被顾景舟蛊惑,我选择自动忽略顾景舟的问题。

    “别装睡了,眼皮动的厉害。”顾景舟伸手过来把我的头发扒拉了几下。

    “如果你想去疗养院,跟我说一声,我让小护士带你过去。”顾景舟又轻轻的揉了几下我的头发。

    我翻了个身,背对着顾景舟。

    我说今天顾景舟怎么没有对我大发雷霆。

    原来是以为我溜出去就是为了去疗养院看我母亲回来没有。

    我的上下眼皮真的开始打架了。

    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为什么这么嗜睡。

    我想睡觉!只想睡觉。

    只有休息好,我才有精力做我想做的事情。

    “木向晚!”顾景舟大概是看我半天没反应,冷冽的眼神瞪着我,翻身直接压在我身上。

    你干什么?我瞪大了眼睛质问顾景舟。

    丢下订婚不久的未婚妻,来我这里找安慰,找错人了吧?

    吃完饭我以为顾景舟看会电视就会回他自己的家。

    但此刻看来,顾景舟是不打算回到他未婚妻身边了。

    “木向晚。”顾景舟抱着我,声音嘶哑。

    而我瞪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现在的顾景舟对我来说,真的就只是一个讨厌的陌生人罢了。

    “木向晚,说话!”顾景舟捏着我的下巴,一个劲儿的用力,他强迫我说话。

    我却怎么也说不出,至少对着他我说不出来。

    “你要是不说话,我把你直接丢到医院去。”反正顾景舟整人手段不计其数。

    “木向晚,我问过医生,你这不属于失声,你只是不想说话。”顾景舟话音未落,便抱着我的脸啃了起来,因为用力太猛,我的舌头都差点被他咬掉一半。

    我真的好瞌睡。

    我的瞌睡虫这么厉害,我是不是应该找季皓远看一下?

    顾景舟后来再干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

    因为我实在是瞌睡得不行,意识已经混乱不堪。

    次日清晨,我睁开眼睛时,顾景舟已经不在。

    房间里乱糟糟的,就像被抢劫过一样。

    我忽然意识到,我得收拾一些有用的东西备着,万一那次我能出逃成功呢。

    想到这里,我连脸都没有洗,就麻利的翻箱倒柜。

    外面开门的声音传来,我有些惊讶,小护士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悄悄的从门缝里瞄了一眼,竟然是顾景舟。

    他手里拎着早餐,换鞋的时候顺带着朝我的房间瞥了一眼。

    我害怕的缩回了脑袋。

    因为缩的太快,脑袋碰到衣柜上,哐当一声。

    顾景舟听到声响,直接冲了进来。

    一看我捂着脑袋,挺拔的剑眉皱了起来。

    “你这是故意摧残自己?”顾景舟丢下袋子,大手伸过来……

    我以为他要打我,本能的偏过头去躲闪。

    却不料,他的大手轻轻的落下,只是想看看我的额头有没有事。

    “怎么会发烧?”顾景舟大手一触,又慌忙缩了回去。

    那深邃幽黑的眼睛里满是疑问。

    我的眼中也满是疑问。

    一向镇定自若的顾景舟,给我的感觉从来都是不食人间烟火,不懂人间情仇的大男人。

    可是,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他的一举一动都很接地气。

    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是有些烧,昨天晚上就有些烧,脑袋昏沉沉的,净想着睡觉了。

    这一早上温度似乎又高了不少……

    不过,对我来说,都一样!

    经常发高烧的人,已经对这些免疫了。

    只有小护士和顾景舟这样的人才会大惊小怪。

    顾景舟拿着手机打电话,我继续翻箱倒柜。

    “你干什么?”顾景舟打完电话,看到我在收拾东西,瞬间火冒三丈。我挑眉表示不解,顾景舟这暴脾气还真是说风就是雨啊。

    我不就收拾一下乱糟糟的房间吗?

    有必要这么大发脾气吗?

    “你收拾这些又要跑哪里去?”顾景舟显然是怕我再次离家出走。

    我是真心存了要出逃的希望,这我不否认!

    但是也绝对不会跟顾景舟明说啊。

    为了让顾景舟放下警惕,我将收拾好的东西都塞到衣柜里。

    走到餐桌前,径直拿出顾景舟买的早饭开吃。

    “木向晚,真的不想跟我说一句话?”

    顾景舟身上套的还是昨天的黑衬衣,这边没有他的衣服可以换,他把我手上的豆浆拿过去,帮我打开,塞到我跟前的时候,低沉着嗓音问我。

    我故意呼啦呼啦吸着豆浆,声音很大,弄得满屋子都是我喝豆浆的声音。

    “你母亲……”顾景舟欲言又止。

    我刚刚抬起惊喜的眼神,就又陷入平静。

    他是故意刺激我的!

    早饭过后,季皓远突然出现,听到他和顾景舟的对话,我才知道季皓远是顾景舟叫过来替我看病的。

    这一次,季皓远什么都没说,就连句安慰的话语都没有。

    给我挂了水,就自动消失了。

    不知道是在生我的气还是在生顾景舟的气。

    顾景舟一直晃荡到我吊瓶挂完,烧退才离开。

    不过,有了昨天的出逃经历,他再也不放心让我一个人在家。

    临走前,他给林秘书打了电话,直到林秘书赶到我这里,他才放心离开。

    “木小姐,外面冷。”

    我正坐在阳台上一边看书,一边晒太阳。

    因为觉得太闷,我便打开了窗户。

    林秘书见状,生怕我再有个感冒风寒,不卑不亢的就把窗户给我关了。

    我瞄了林秘书一眼,大概是跟着顾景舟时间久了,他身上有些习惯作风跟顾景舟一样,让我感觉不舒服。

    不得已,我跑到自己房间锁上门,给小护士发短信,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小护士很快回了短信,说她的事情还没忙完,可能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我问她有什么事情,她选择沉默。

    好吧,我实在是无聊,于是拿出手机再一个字一个字编辑:

    小护士我饿了……

    小护士我很无聊……

    你既然出去了,有空帮我找找我母亲吧!

    ……

    不过,依旧是等半天没有回复。

    我干脆扔掉手机,蒙上被子睡大觉。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我正睡得昏昏沉沉。

    开门见林秘书不在,心想他可能是出去买晚饭了。

    我抱着乱糟糟的头发,拖着拖鞋邋遢的开了门。

    门一看,我的头发就被人揪住,骂骂咧咧的声音紧跟着而来。

    “木向晚,我还以为你死心远走高飞了。”

    “没想到你还留在这里勾引景舟……”

    “你说,景舟昨晚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苏可沁像个泼妇似的拽着我的头发不放,手上力气之大,让我叹为观止。

    她扯着我的头发,将我一直拖到沙发边上,才松开。

    紧接着就对我拳打脚踢。

    我来不及躲防,只能抱着我的脑袋,任由他们拳脚相加。

    我这才发现,苏可沁是带了帮手来的。

    “听说景舟喂你吃了堕胎药?”

    “木向晚,景舟不喜欢你,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顾伯父报仇。你是有多贱啊,缠着一个杀死你孩子,逼死你母亲的男人不放?”苏可沁看着我被踢的毫无力气反抗,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些。

    她穿着一身大红旗袍,画着浓妆,红唇烈焰,长长的指甲割在我脸上,有种恶心的味道。

    “你不是一直在找你母亲吗?有消息吗?”

    “没有一点消息是不是?因为你的母亲早被送到了非洲,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我听到苏可沁的这句话,猛地抬头。

    “我母亲被送到了非洲?是谁做的?”

    “是你对不对?”

    我几乎是发疯似的把苏可沁拉下沙发,骑在她身上一顿乱打。

    她带来的两个女人,见状况不对,扑过来撕扯着我。

    而我是真的疯了。

    我一想到自己的母亲被苏可沁折磨,心里的火就往上冒。

    “苏可沁,我说过有什么事冲我来,放了我母亲。”

    “你答应过我的。”

    “苏可沁,你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

    我一边大骂苏可沁,一边用劲力气扯她的头发,抓她的脸。

    苏可沁刚刚对付我的招,我全部如数还给了她。

    她带过来的两个人根本靠近不了。

    “不是我做的,是顾景舟,是景舟把你母亲送出国的。”

    苏可沁被我抓得怕了,大声喊出了真相。

    “你说是谁做的?”

    我突然住手,又问了一遍。

    “原来你就是个傻子。”

    哈哈哈,苏可沁笑得疯狂,笑得痴癫。

    “你真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景舟设计好的,把你送到小混混手里,把你母亲送出国……”

    苏可沁看到我茫然的表情,笑得更加得意。

    顾景舟?

    真的是顾景舟做的?

    我平静已久的心再次跳动起来,只是这一次,为复仇而跳动。

    苏可沁见我傻呆着不动,示意两个女人再对我动手。

    这一次,我没有反抗,任由她们乱踢乱蹿。

    ……

    “你要是识相,就赶紧消失,否则别把自己也送到非洲了。”

    苏可沁这骂也骂了,气也消了,扔下伤痕累累的我走人了。

    林秘书进来的时候,我还躺在地上,身上、脸上都是伤痕、

    眼角和嘴角都流着血,看起来很吓人。

    “木小姐?”

    “木小姐?”

    林秘书大概是以为我七窍流血死了,吓得伸手在我鼻子底下触摸。

    见我还有呼吸,这才打了120,又给顾景舟打了电话。

    “木小姐,你说句话吧。”一向老城的林秘书都快要急哭了。

    “是你告诉苏可沁,我在这儿?”现在的我,就是个刺猬,谁都让我怀疑,我不敢相信任何一个人。

    “是苏小姐把你打成这样的?”林秘书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

    可是我对人全部的信任都被一个叫顾景舟的男人给打碎了。

    “当初我被告关在监狱的时候,你送给我的那份离婚协议书也是苏可沁改过的,对不对?”

    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怀疑这个林秘书。

    顾景舟当时说离婚协议书让林秘书给我送过去,然后就出了离婚协议书被修改这一茬,不是林秘书在捣鬼,就是苏可沁在捣鬼。

    结果怎么样,我已经不在乎了。

    我只是想说句话,想把我心里的委屈释放出来,我怕我一个闪失撑不住,连质问顾景舟的机会都没有。

    “木小姐,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林秘书好像有点生气,可是关我什么事呢?

    我被顾景舟已经害得够惨了。

    “那你刚刚干什么去了?”我躺在地上,冰冷如冬,林秘书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希望我就这样死掉。

    他就只是跟我说话,却不肯把我送到一个暖和点的地方。

    “木向晚,你又自残?”顾景舟来得很快,比120还要快。

    可是他见我的第一句就是我这么多的伤是我自残的后果。

    “顾景舟,我已经生不如死了。”

    “你让苏可沁,让林秘书不要再找我麻烦了,好不好?”我哭丧着脸,泪水和着血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少了几份可怜,多了几份恐怖。

    顾景舟本想抱起我的,听到我出声说话,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半响才偏过头问林秘书,声音凌冽冷酷,“你把她怎么了?她怎么浑身都是伤?”

    林秘书看起来也是气愤不已,却还是规规矩矩回了顾景舟,“有人敲门说楼下有人找木小姐,我不敢让木小姐下去,就自己下去看了。”

    “我找了半天,没找到人。回来后木小姐就伤成这样子了。”

    “木小姐说是苏小姐带人过来把她打了……”林秘书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大概是觉得我在胡说八道吧。

    “可沁?”顾景舟听到苏可沁的名字也是一脸的不相信。

    呵呵呵……

    “顾景舟,你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大笑着。

    已经死了的心在这一刻跳动的无比欢跃。

    这一刻,我渴望新生。

    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但是我相信苏可沁的话。”我这一句话一出,顾景舟和林秘书都看向了我。

    “你杀了我的孩子,害死我的母亲,然后再假惺惺的过来恕罪?”

    “你为了逃避责任,一味的来指责谩骂我,那样你就心安理得了?”

    “顾景舟,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我已经被今天得知的事实真相逼疯了。

    顾景舟也一定以为我是疯了,所以才会说这些毫无逻辑的话。

    “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我带你去医院。”顾景舟强忍着怒气作势要抱我去医院。

    “boss,还是等120过来吧。木小姐浑身是伤,不知道严重不严重,万一挪动伤了筋骨就不好了。”林秘书提醒顾景舟。

    顾景舟急的头上冒汗。

    “看吧,被我说中了,一向镇定的顾少竟然也有流冷汗的时候,哈哈哈……”我用最伤人的话语来指责顾景舟。

    我要把他给我的所有伤害统统还给他!

    我也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什么叫猜忌怨人!

    “木向晚,你需要看医生。”顾景舟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需要看医生的是你。”

    “你准备把我送到精神病院?也好,精神病院也比你这破公寓好……”

    “免得苏可沁像个泼妇一样殴打我,你像个刽子手一样扼杀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