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章 诡异女尸

    我是一名警察,刚刚队长打电话说巫水河旁的尚乡村发生了一起命案,要我先过去一趟。

    听他话里的意思,这个案子似乎有些不同。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命案,心里有些沉重。

    我快速挂断了电话,回到了警局,叫上杨大宇去案发现场。

    杨大宇是我多年的兄弟,也是尚乡村人。

    我们来到尚乡村,他们村长赶紧迎了过来。

    村长姓万,很忠厚的一个人,他告诉我们,村子旁的那条河是巫水河的分支,那个死人就横在他家正对门的河道里。

    他带我们到了现场,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议论纷纷的。我隐约听到有人说什么闹鬼、不吉之类的话。

    我心说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搞封建迷信这一套。

    我推开人群,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下,大声说:“大家让一让,不要耽误我们办事,没有关系的可以回去了,不要呆在这里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村长也在挥手让大家离开,我拨开人群,走到河边,顿时傻眼了。

    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停在了河流中间,她的头发在脑后随着河流淌动着,像是深黑色水藻,密密麻麻。

    最重要的是她苍白的面孔带着诡异的笑容,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心里一阵发毛,浑身颤栗,说话都不流畅了:“万,万村长,这是咋回事?”

    “什么咋回事?”

    我哆哆嗦嗦的指着河中的尸体:“她,她为什么不走了?还有,我为什么总觉得她在对我笑呢?”

    万村长疑惑的看了一眼,也惊慌的说:“这……该不会是鬼吧?”

    杨大宇大大咧咧的说:“都什么年代了,哪有鬼啊。我估摸是下面什么东西挡住了,这才没有被水冲走,她笑了吗?我怎么没看到?”

    我咽了口吐沫,对着村长说:“你们村有没有水性好的,得把她给捞上来。”

    万村长连连摇头:“不行不行,有水性好的也不会有人愿意下去捞尸的。”

    他指着深不见底的河水,颤巍巍说道,“这,这水有邪性,没人敢下去。”

    我看了眼杨大宇,他对我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我又问这水有什么邪性,万村长不再说话了,只是摇着头。

    我打算去问问别的村民,可看到我的视线,一个个都走了。

    我和杨大宇面面相觎,心乱如麻。

    看没办法,我撸了撸袖子,准备亲自下水。

    可刚靠近水边,看了眼那具女尸,又退了回来。

    那具尸体太可怕了,苍白的脸庞和珍珠般怒瞪的大眼睛让人不寒而栗。

    最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她好像在冲我诡异的笑,这恐怕是我这辈子以来遇到的最邪门的事。

    杨大宇看了眼河面吓得忙转移视线,停顿了片刻,这才再次问村长。

    “那你们村总有竹竿钩子之类的东西吧,我们得把尸体弄上来啊,这样搁着也不是办法。”

    万村长忙道,“这个有,你们等着啊。”

    我们两个站在这里,四周寂静无声,唯有冷风呼啸。

    我从兜里掏出烟点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抽了几口烟,顺便瞄了眼这条小河的源头。

    这条河流是从上游淌下来的,然后融入巫水河,上方地势颇高,高树林立,隐约有雾气从树林里冒出来,造成了虚无缥缈的幻象。

    我这一看便出了神,只觉得这高处山林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让我无法自拔,直到杨大宇拍了我一下,我才回过神来。

    这时香烟已经燃到了尽头,感受到灼心的痛感,我的猛地甩出了烟头,吹了吹手。

    杨大宇指着一旁:“明哥,万村长把东西带过来了。”

    我见万村长满面愁容的看了眼高处的山林,摇了摇头,随后对着我扬了扬手中的竹竿说道:“警察同志,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带过来了。”

    我看老人手中紧握的粗竹竿,竹竿头部绑上了一个铁钩子,又看了眼河中的女尸。

    我扭过头,看到装傻的杨大宇,恨不得现在就给他个大嘴巴子,明明是他要的竹竿,为什么现在变成我要了,哪有这样坑兄弟的。

    我接过竹竿,村长颤巍巍的退了老远,看这样子,也是准备置身事外了,可是我又不敢下手。

    正在我左思右想不知所措时,远处响起了警笛声,我被这声音所吸引,转过了视线。

    警车在不远处停下,我们队长走过来,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边走便问:“你们这边什么情况了?”

    杨大宇忙道:“队长你放心,我们就要打捞尸体了,明哥身先士卒,当仁不让,正准备上呢。”

    “我靠。”

    我一脸黑线,大宇拍马屁的当头不忘把我拉下水,够兄弟,这份情谊比山重比海深。

    队长走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给我一个我信任你的眼神。

    我无法推脱,顶着大家期待的神色,不情不愿的走到了河边。

    我咬着牙举起竹竿用钩子拽住了尸体,几乎是闭着眼把人拉上来的。

    女尸到了岸边,田大队长说道,“刘明,杵在那干嘛,把人拉上来啊,拉到岸上。”

    “我靠。”

    我的心里一沉,看来这事是躲不过去了,只好再次咬着牙走到尸体旁边,谁知佝下身体的时候,一不留神和女尸对上眼了。

    那双诡异泛着光泽的眼睛把我吓了一大跳,她的眼睛里似乎藏着一个人与我对视着,肆无忌惮的笑着。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心快跳到了嗓子眼。

    杨大宇忙问,“明哥,你咋了?”

    他嗓音发颤,在远处问,却不敢过来。

    我背对着他们摆了摆手:“我没事,不过尸体我是真的弄不动了。”

    田大队长看不下去了,发话说,“行了,就先放这吧,等会让人送到尸检所,让法医杜伟韬鉴定一下,检查一下这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闻到一股尸臭味,赶紧爬起来,跑到万村长家里,在水井旁洗起手来。

    直到把那小块肥皂用完,我才深吸口气,想到刚才那具女尸,我心有余悸,真是太可怕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