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三章 诡异片段

    我走进办公室,刚走两步杨大宇在我身后拍了一下,提醒:“明哥,嫂子过来了。”

    赵婷婷从信息房间里走出来,拽着我出了门。

    看到我血红色的左眼,她显然一愣,随后严肃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干笑了两声:“没事,可能就是发炎了。”

    她站在那埋怨了我半天,说我不该去那个地方,还说那里连着灵水村,凡是和那个诡异的村庄联系在一起都不会有好事情发生的,还说如果我再去,就和我断绝关系。

    我的脑子一团乱麻,为什么他们都知道那个诡异的村庄,唯独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看我的眼神如此奇怪?那个神秘的村庄里到底有着什么?难道说我多年前的失忆与之有什么关联?

    一连串的疑惑就像一粒破土而出的种子,瞬间茁壮成长,巨大茂密的枝叶覆盖了我整个心脏。

    我在口头上答应了赵婷婷,可是心里却是蠢蠢欲动,下班后,我和她回到了家里,这一下午都在护理眼睛。

    她做饭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窗前胡思乱想,落日余晖的光线照进了窗户里,我只觉得视线恍了下,脑子快速闪过一个支离破碎的片段。

    阴冷诡异的大山深处,几个人步履蹒跚的走着,恐惧、绝望、血腥把我们吞噬,大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似乎在躲避什么追踪。

    那满眼惊慌和凌乱的脚步中可以看出,一定有个令人敬畏的什么东西,突然一张惊悚溃烂的面孔从头顶上方呈现了出来,身边响起了刺耳的尖叫……

    我死劲的揉着太阳穴,额头处已经流出了大量汗水,喘息声越发急促,等了会才安静下来。

    这时,赵婷婷刚好走过来,打量着我说:“你的左眼眼色恢复正常了。”

    “那不是好事吗,你干嘛这么奇怪。”

    “可是,可是你的双眼一直以来都是单眼皮,现在你的左眼变成了双眼皮,而右眼依旧是单眼皮。”

    她惊讶的捂住嘴:“太奇怪了。”

    我无所谓的笑了下:“可能是用了消炎药之后,火气散发,左眼皮肿了,才会看上去像是双眼皮吧。”

    她狐疑的看着我没有作声,吃完饭,我接到了杜伟韬的电话,他说有事让我去尸检所一趟。

    当他说出那具女尸的时候,我的心头不由自主的颤动了下,因为女尸的事情,引出了我心头所有的疑惑,我必须要去一趟,顺便请教一下杜伟韬今天发生的离奇事情。

    等我到达尸检所,杜伟韬已经在法医鉴定室等我很久了,他穿着白色大褂,带着一次性手套和口罩,正好整以暇的看着我。

    等我走进了,闻到房间里有一股奇怪的香味,具体什么味道我也说不清楚。他看了看手表,调侃着说:“你终于来了,整整半个小时,简直可以用龟速来形容。”

    室内透露着一股血腥味和福尔马林的味道,还好通风够好,要不然真能把人呛死,听说人的尸体里有毒气,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的。

    我摆了摆手,无奈的说:“还不是堵车了,这个点你是知道的,交通拥挤啊。”

    杜伟韬表示理解,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我把视线转移到了一旁的解剖台上,那具女尸冰冷的躺在那,分外安静。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的瞅着那边,轻声问:“你觉得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杜伟韬严肃地摇摇头:“鬼神之说,虽然自古已有,但是那都是传说,不可信的,不过……”

    像是想了良久,他补上一句:“灵魂可能是有的。”

    他这样说,自然应该有根据,毕竟他可是刑事警察局的名法医,从省城调过来的,和很多尸体打过交道,难免会有怪异的遭遇。

    但是真的没有鬼吗?想到今天奇怪的遭遇,我看了眼躺在那的女尸,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有些莫名的心虚。

    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我们纷纷转过头,只见杨大宇走了进来,似乎没有想到我也在,杨大宇稍愣了下,随后兴奋:“明哥,原来你也来了。”

    我诧异的问:“你来干嘛?”

    杨大宇指着我身边的杜伟韬:“这不是我们局伟大的杜法医让我过来的,说要有事问我,这对他的工作非常重要。”

    杜伟韬咳嗽了下,指着旁边的女尸:“我现在让你们过来呢,确实想问一些事情,因为我从事法医行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奇怪的事情,这具尸体我检查了很多遍,觉得它的死因很可疑。”

    只见他指着女尸脖子处一条青黑色的手印:“我最诧异的是这里,你们看,这里有一道手印。”

    这手印呈青黑色,仿佛烙上去一般,已经渗透进了身体里,十分醒目,非常诡异。

    杨大宇盯着女尸的脖颈处:“据我观察,这并不是掐痕,这道手印就好像融进了血肉一样,既不是毒液造成的,也不是挤压造成的,怎么说呢,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浑然天成的胎记。”

    他转过头盯着我们:“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

    杨大宇点了点头,怔怔看着这具冰冷的女尸,已然说不出话来,就连拍马屁也不会了。

    我说:“你叫我们来到底是想问什么?”

    杜伟韬犹豫了会,说:“我想知道这具尸体从哪里捞上来的,她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以及你们在此过程中有没有发现什么别的线索?”

    我随口说:“这具尸体是在尚乡村发现的,听那里一个村长说这不是他们村的,好像是从上游灵水村冲下来的。”

    “灵水村?”杜伟韬闻言脸色阴沉,默默念了两三遍,有些恍然若失,似乎提到这个村子,大家脸色都变了,唯独杨大宇和我一无所知。

    杨大宇是近几年申请回调回来的,而我前几年因为一起意外事故失忆了,对很多事情都不清楚。

    我忙问:“伟韬,你和我说说这灵水村是怎么回事,为啥一提起这个村子,你们大家都像变了个人似的,好像很可怕。”

    杜伟韬深呼了口气,正准备说,这边杨大宇惊慌失措的指着尸体说:“你,你们看,这尸体太邪门了,她,她的头发和指甲好像比我们带回来时长了一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