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四章 诈尸了

    我打量着女尸的指甲,倒是没什么发现,带回来的时候,也没见她的指甲到底有多长,至于头发就更难说了,我转过头看着大惊小怪的杨大宇,这家伙不会在这时候糊弄我们吧。

    杜伟韬严肃认真说:“大宇说的很对,这具尸体的指甲确实比带回来时长了一点。”

    我猛地抽了口气,这么说的话,这具尸体确实有问题,我不由得和杨大宇往后退了退。

    却见杜伟韬继续说:“你们不要怕,这是正常现象,你们不要以为人死了就不会动了,死人也会长指甲和头发,人死后部分组织细胞并没有完全死亡,依旧执行正常生理功能,头发和指甲就会生长,根据尸斑和体温等条件来判断,这具尸体死了有两天了,指甲是应该长一点的。”

    杨大宇看着女尸,咽了口吐沫,突然身体又是猛地一颤,他心惊胆颤的指着尸体:“你再看看,她,她好像吐舌头了,会不会要诈尸啊?”

    我扭过头,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我脸色惨白,心跳加速,我望着门口的方向,时刻准备着逃跑。

    杜伟韬继续说:“有时候看到一具尸体吐舌头,不要以为是诈尸,夏天死亡一周左右,腹内腐败的气体会将舌头挤压出来。”

    我大声说:“可是这不是夏天,刚才你也说了她才死了两天左右。”

    杜伟韬一愣,意识到不对,扭过头的时候,那具女尸脸上的白布不翼而飞,她歪着脑袋正对着我们诡异的笑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正朝外面流着血……

    这一幕极其惊悚,杜伟韬显然也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忙跑到他身边,把僵硬不知所措的他拉走,大叫:“都快走,这尸体有问题。”

    就在此刻,那女尸坐了起来,身上披着的白布落在了地面上,沉重呜咽的呼吸声传了过来。

    我扭过头见大宇还没过来,忙心急如焚的招手:“杨大宇,你特码的不想死的话就快点过来。”

    杨大宇僵硬在原地,话里已有哭腔,他打着哆嗦:“明哥,我,我双腿发软,走,走不动了。”

    “卧槽。”

    我快速赶过去,一把拽住杨大宇,见他还是无法行动,对着他来了一耳巴子:“你给我镇定点,快点走,要不然我们小命都得搁在这。”

    杨大宇没志气的哭了起来,在我的拉扯下,总算迈出了脚步。

    身后的那具女尸行动十分缓慢,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机械性的走着每一步,她沉重急促的呼吸和呜咽声如在耳边,让人听到了心跳加速,毛骨悚然。

    我们快速跑出了房间,来到鉴定所外的马路上,远处一片漆黑,巨大的恐惧感营造而来,我急促的咽了口吐沫,喘了喘气。

    转过视线的时候,那个女尸已经不见了,杜伟韬惊魂未定的看着那个方向,不时的喃喃:“这绝对是个奇迹,我从事法医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现象。”

    “什么奇迹不奇迹的。”

    杨大宇蹲在地面上,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声音哽咽的哭着:“我只知道,我们撞鬼了,我们撞鬼了。”

    我忍不住踹了他一脚:“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现在我们还在危险当头呢,那个东西搞不好就在某个角落里窥视着我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过来,你在这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不想要命了。”

    这时杨大宇突然不说话了,闷着头蹲在地面上,想是我的话起了作用,我环视一周,也不知为何此时的路面上竟然一辆车都没有,极致而又空洞的安静吞噬了一切。

    我们不敢乱动,手机也没了信号,这里的每一分一秒都是难言的煎熬。

    杜伟韬还算恢复较快,不多会镇定的说道:“这样也不是办法,我们还是试着朝着前面走走吧,过了这段路就是市中心了,那里人多,就算是我们真的遇到鬼了,她应该也不敢在这么多人前出现。”

    我觉得这话有道理,鬼属阴,活人属阳,阴阳相克,越是人多的地方,阳气就越大,她越不敢来。

    杨大宇还蹲在地面上,一动不动,我又踢了他一脚:“大宇,我们走吧,不能一直呆在这地方。”

    杨大宇突然嘿嘿笑起来,这诡异的笑声在黑夜的冷风里格外的诡异,我的心里猛地一凉,暗叫不好,可是为时已晚,杨大宇抓住了我的腿。

    他抬起了头,那是一张狰狞的面孔,血红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好像他的体内有两个人一般。

    他邪魅诡异的笑着:“想走,想去哪啊?”

    我猛烈的踹着他的手,以期望他能松开,可是他死死抱住,就是不松手,那张开的大嘴好像要咬过来。??千钧一发之际,杜伟韬抱住了他的脖子,杨大宇呜咽着,挣扎着,这已经不再是他了。

    我快速蹲下来,试图努力把他的手掰开,可是那双大手仿佛有千钧之力,像是铁铐一般禁锢住了我的腿。

    杜伟韬慌里慌张说:“你快点,身后的女尸来了。”

    我转过身,只见那女尸从路边晃悠悠走来,披头散发,鲜血淋漓了一地,诡异至极的场面让人头皮发麻,她在黑夜里摇摇晃晃走着,骨头发出了咔咔的声响。

    我使出全身力气挣脱杨大宇的束缚,可就是徒劳无功,不经意摸到腰间的部件,我快速掏出手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赶来的女尸就是两枪。

    两枪爆头,鲜血脑浆洒落一地,女尸摇摇晃晃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四肢抽搐着。

    此刻,杨大宇力道松了不少,我尽力一拉,终于挣脱了他的束缚,而他像是疯了一样,狂乱的呜咽着。

    杜伟韬都快控制不住了,心急火燎的说:“刘明,你快想办法啊。”

    我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面对这个情况实在手足无措,杨大宇这个样子好像中邪了,我总不能对他开枪吧。

    他可是我多年来的好的兄弟,从他调回警局,这几年帮了不少忙,我的内心强烈的挣扎着,眼看着他又朝我过来了,我只好拿着枪头对着他的头部来了一下,这一下起了作用,他顿时晕倒在了地面上,再也没有起来。

    我猛烈的喘着气,杜伟韬躺在地面上也在急促的呼吸着,今晚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了,若不是亲身经历,恐怕任谁也不会相信。
Back to Top